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文在寅與三星副會長李在鎔會面,為何社會間反應這麼大?

文在寅與三星副會長李在鎔會面,為何社會間反應這麼大?
廣告

廣告

韓國總統文在寅自南北韓首腦會談、實施標準工時制起,支持率一直居高不下,最近文在寅得到正面的評價都較多。不過最近他在印度進行國事訪問時,卻因為與一個人的會面已軒然大波,甚至引起別人對文在寅的不信任。為何社會各界對文在寅在印度與三星副會長的見面,會有如此負面的反應?

文在寅於7月9日在印度進行國事訪問,其一行程為參加三星電子印度諾伊達第二工廠竣工儀式,以及參觀三星在印度的工廠。而當中尚有朴槿惠干政官司的三星副會長李在鎔亦一同進行儀式,儀式後更進行了單獨會談。當文在寅公開表示讚揚三星作出的經濟貢獻,並希望李在鎔能夠加大對韓國本土的投資,同時創造更多就業崗位。恰巧的是,李在鎔在二審被判緩刑後首次的露面,就是與文在寅共同出席活動。

第一個最值得懷疑的,除了三星集團如何成為政治騎牆派之外,還有李在鎔刻意跟在文在寅背後的用意為何。雖說李在鎔已被減刑,但法律程序上還涉及最終審判的過程,所以李在鎔仍有官司纏身,再加上事件主角朴槿惠與崔順實更未到二審階段。值得質疑的是,以三星一直以來在政治及經濟上的影響力,李在鎔會否借單獨會談與文在寅進行秘密交易,以求脫罪的同時,把所有罪名推向已失勢的朴槿惠及崔順實。為何三星是騎牆派?當初依靠朴正熙成為一大財閥,然後透過朴槿惠推一把才能穩坐繼承人之位,但現今要靠攏左翼的文在寅來挽回實力。可見三星財閥如何試圖透過騎牆,去試圖繼續騎劫韓國的政治及經濟發展。

諷刺的是,文在寅上任後一直強調要改革昔日政府的貪腐問題,要整治官商勾結及財閥勢力,甚至連特赦都刻意把工商界排除在外。不過,這次本身不在行程當中的三星副會長會談,卻充分展現文在寅始終未能擺脫「向財閥靠攏」的管治體,先有李在鎔被改判緩刑,民生政策上尚改善到財閥階層剝削的情況,再而在公開場合稱讚醜聞纏身、蠶蝕國家的財閥發展。除了展現了政府無能為力的模樣,還展現文在寅仍希望以「大財閥」的角度出發改善國家經濟。縱使這會面有機會被過份演繹,但若以文在寅一直以來的處事作風比較,此舉動的確並非正常。

證明此會面與文在寅作風相反的證據,還有最近施政的政策如何令財閥的經濟活動受到限制。除了制定標準工時,讓勞工的福利受到一定程度的保障之外,還有推動法案限制大企業的持股,同時在修改憲法上推動土地公有,以防止過熱的炒賣及企業囤積土地。左翼的思想中包括對資本家剝削勞工的批判,文在寅亦是當年社運的一分子,這與其政治觀相反的行動,無疑讓人看見昔日總統靠攏大財閥的影子,這不但令部份韓國人失望,而且亦令我感到失望。

縱使上述有機會是陰謀論作怪,但若分析這件事如何引起爭議起,就可以推測到現今文在寅在施政上遇到的困境,既難於完全打壓大財閥,又未能整體改善經濟。究竟日後他的施政方向會否重新向大財閥傾斜,這是絕對值得關注的議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