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運動公社

發佈和討論有關運動與政治/社會/經濟的議題 https://www.facebook.com/sportscommune 網誌

體育

克羅地亞足球迷的好與壞

克羅地亞足球迷的好與壞
廣告

廣告

文:wing

早前本專頁發表了一篇有關克羅地亞足壇亂象的文章後,有網友留言指文章只集中論及克羅地亞球壇的黑暗面。網友的觀點,版主不一定完全同意。但事實上,近年克羅地亞球迷確有積極爭取淨化球圈。所以本專頁特撰此文,希望略盡綿力,讓有興趣的讀者再多了解一下克羅地亞足球。

雖然在西方世界,克羅地亞民族主義多數被視為比塞爾維亞民族主義善良正面,但克羅地亞國家隊球迷近年卻多次因為展示極右訊息而令克羅地亞足協被罰。2006年,克羅地亞作客意大利,比賽地點是意大利左翼陣營根據地利禾奴。當日有克羅地亞球迷用自己的身體砌出納粹符號。

極端民族主義立場

上屆世界盃外圍賽,施蒙歷帶領球迷高呼「為了祖國,準備好了」的口號。該口號與烏斯塔沙運動相關。烏斯塔沙運動是昔日極端克羅地亞民族主義運動,在二戰期間納粹德國曾支持烏斯塔沙運動領袖成立傀儡政權。國際足協因此重判施蒙歷停賽十場,令他無法參加2014年世界盃決賽週。施蒙歷一直都沒有對自己當日的行為感到後悔。他其中一個辯解是,他經常聽到球迷高喊這句口號。由此可見,克羅地亞國家隊的熱血球迷中,似乎確有不少是極端的民族主義者。

這不難理解。九十年代克羅地亞獨立期間,首任總統圖季曼刻意將足球員以至運動員演繹成克羅地亞民族主義重要象徵。在這氣氛下,不少激進球迷亦走上參軍之路。施蒙歷被罰後,克羅地亞足協亦曾因為球迷在2015年主場對挪威的歐洲國家盃外圍賽高呼有種族歧視訊息口號而被罰閉門作賽。但克羅地亞閉門對意大利時,球場草地竟被人劃了一個納粹符號。克羅地亞足協甚至因此被扣一分。但這一判罰無阻克羅地亞出線兩年前的歐洲國家盃決賽週。然而,克羅地亞兩年前在法國留下予觀眾最深的印象,卻是在分組賽對捷克一役,克羅地亞球迷將大量煙火拋到球場,令球賽一度暫停。

反貪腐鬥爭

這次事件表面上是球迷鬧事,但背後卻是克羅地亞球迷爭取淨化球壇的行動。如之前那篇文章所說,Zdravko Mamic被認為是克羅地亞足球界最具影響力的人,也是克羅地亞球圈貪腐集團的核心人物。現任克羅地亞足協會長蘇加也是他的好友。而當日克羅地亞球迷在歐洲國家盃賽場上干擾比賽舉行,就是要抗議Zdravko Mamic集團。早在前年歐洲國家盃前,克羅地亞球迷早已試過球會賽事和國家隊賽事抗議Zdravko Mamic集團和克羅地亞足協。例如2013年,克羅地亞足協引入客場球迷不得自行前往觀戰的規定,就引起支持不同球隊的球迷聯手反抗。連本身是死敵的薩格勒布戴拿模球迷組織Bad Blue Boys和夏德球迷組織Torcida都合作反抗,令看台上出現雙方球迷聚集一起齊心反Zdravko Mamic集團的場面。最後克羅地亞足協在壓力下收回原來的決定。球迷小勝一仗。

球會民主化

克羅地亞足協不是球迷唯一的鬥爭對象。夏德和戴拿模的球迷都希望自己的球隊能夠以更民主、更透明的原則運作。2009年,有夏德球迷發起了一個叫「我們的夏德」的組織。他們後來成功爭取球會修改會章,球會引入良好管治守則,而且球會的督導委員會(負責選出會長的架構)九名成員中,有七名成員可以由「我們的夏德」成員選出。

由於Zdravko Mamic本身是戴拿模高層,該會的鬥爭可能更加尖銳。除了有Bad Blue Boys長期抵制球賽外,亦有球迷發起了一個叫「一起為戴拿模」的組織。這個在2010年成立的組織希望透過司法程序革新球會,令戴拿模可以以民主原則運作。但Bad Blue Boys和「一起為戴拿模」的鬥爭成果卻不如夏德球迷那麼理想,部分球迷索性在2012年成立戴拿模五人足球隊(Futsal Dinamo),以球迷民主原則運作來與薩格勒布戴拿模的專制貪腐分庭抗禮。

今天,Zdravko Mamic已被判刑並逃往波斯尼亞。但他的集團並未瓦解。蘇加依然是克羅地亞足協會長,被判刑三年的Damir Vrbanovic仍是足協高層。隨著國家隊在世界盃過了一關又一關,我們在媒體既看到克羅地亞人為球隊瘋狂,又讀到有克羅地亞球迷不想國家隊成功的消息。這些矛盾的訊息出現並不出奇。因為球迷本身就不只有一類,而且同一個球迷也可以有矛盾的心態。就算只將我們的焦點集中在Bad Blue Boys,我們也可以同時批判他們的極右民族主義立場,也同時欣賞他們爭取球會民主化的訴求和昔日就球隊名字與圖季曼對著幹的歷史(詳見此)。

或者不同克羅地亞球迷僅有的共識,就是球隊的成功,不會成為貪腐集團維護其既得利益的資本。

主要參考資料:
Loïc Tregoures (2017), ‘Beyond the Pattern: Corruption, Hooligans, and Football Governance in Croatia’, in Borja GarcíaJinming Zheng (eds), Football and Supporter Activism in Europe, pp. 165-86.
Loïc Tregoures & Goran Šantek (2018) A comparison of two fan initiatives in Croatia: Zajedno￿za￿Dinamo (Together for Dinamo) and Naš￿Hajduk (Our Hajduk), Soccer & Society, 19:3, 453-464, DOI: 10.1080/14660970.2017.1333679
Dino Vukušić & Lukas Miošić (2018) Reinventing and reclaiming football through radical fan practices? NK Zagreb 041 and Futsal Dinamo, Soccer & Society, 19:3, 440-452,
DOI: 10.1080/14660970.2017.1333676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