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政經

「仲出現港獨」其實有乜好奇怪?

「仲出現港獨」其實有乜好奇怪?
廣告

廣告

除非你過去二十多年完全不問世事,否則點會覺得香港出現港獨係好奇怪的一件事?講真,如果香港年輕一代對中國沒有分離情緒,才可以算是奇怪。

先戴番個頭盔,我從來都不支持港獨,也不認為港獨有可能。我是典型的大中華膠,當年支持民主回歸也有我份。但到了今時今日,不能否認香港有一些人確實對港獨有幻想。但港獨意念由無到有,完全是中共自己造成。因此,我會從理解的角度看為何會如此。我也會建議大家小心,中共正是利用這一個由梁振英主動挑起的港獨議題,作為一個「政治稻草人」,用以打壓香港人的民主訴求,也用來作為中共政權反口覆舌,不依基本法的承諾去推動落實香港民主改革的藉口。

剛獲得特區政府頒授大紫荊勳章的港大榮休教授楊紫芝說,難以理解點解香港會出現港獨,覺得「仲出現港獨好奇怪」。這一點,我也曾經深有同感。特別在回歸十多二十年之後,才出現港獨訴求,確實似乎「奇怪得很」。

還記得上世紀80年代初期,當香港前途問題被正式提上議程之後,當時社會各界的反應不一,有人認為中國不會收回香港這一隻為中國「生金蛋的鵝」論;也有人提出「蜜桃理論」,即是只要不斷為中國提供好處,中共便會打消它收回香港這個念頭;有人提出「三條條約有效論」;也有人提出「主權換治權」論。但就似乎從來沒有認真提出過「香港獨立」論。就算有人口頭說過,也根本沒有人作出過積極的反應。

對於當年的年青一代,特別是年輕的知識分子,鼓吹香港獨立可以說是離經叛道,也不符合反殖及國族認同的倫理。當年在大學生的圈子裏,其實很快便出現了一種較為主流的支持「民主回歸」論,認為1997年把香港的主權交回給「中國人」是順理成章、理所當然的事。

因此,到了主權移交了一段時間之後的今天,竟然有少數年輕人鼓吹香港獨立,也有不少較沉默的年輕人對香港獨立有盼望及幻想,表面看來確實是十分奇怪的。

須知道,在80年代的那一批年輕人,都是在港英殖民地管治下成長,接受殖民地教育,晚上電視台都會在停止當天廣播前按慣例打出事頭婆的俏像,輕奏英國國歌。 但他們卻是從一開始便絕不含糊支持九七回歸。反而今天對港獨有幻想的,絕大部份都是在升國旗、唱義勇軍進行曲中長大的特區新世代。這樣矛盾的反差之所以出現,真的很奇怪嗎?

其實,只要認真想想這幾十年之間港人的經歷,大抵又沒有什麼值得特別奇怪之處。當年中國剛在改革開放初期,所講的四個現代化及開放改革,確實能夠給予香港人盼望。談到香港回歸的種種安排,北京當局基本上對香港殖民地原有制度有着一種相對較為尊重的態度,也作出了各種承諾,保證香港人的生活方式不會改變。就算當年在談判過程中沒有把香港人的角色給予適當的重視,但總算是做戲做全套,所作的承諾也是實牙實齒,白紙黑字寫在各種文件及後來的基本法上。

但自從1989年六四事件之後,到回歸這21年情況就又是如何?一方面,這幾十年來中國的經濟確實發展急速,但政治上毫無寸進,政權的行為越來越霸道,在國內侵犯人權的事件屢見不鮮,與香港人關期望中的現代文明價值不斷抵觸。遠的不說,709大搜捕、對劉曉波及劉霞的迫害、以至最近對秦永敏的判刑等等,都令人難以對這個代表中央的政權心悅誠服,要認同就難上加難了。偏偏這個政權卻要透過種種手段,強迫香港人把認同這個政權與認同國家劃上等號,不認同這個政權的就扣上各種政治帽子予以打壓。

另一方面,是二十一年來對港政策越來越偏頗越來越強硬。除了政改進程一再拖延,顯示根本無意落實港人治港之外,對基本法寫得清清楚楚的條文也不斷扭曲,作出全新的解釋與演繹,甚至作無中生有的引伸。近年又發明了基本法內完全沒有說過的所謂「全面管治權」,又不斷透過中聯辦及得其他國內駐港機構插手兩制界線內的香港事務。這等行為,在效果上都是把香港人推向中共政權的對立面。

香港始終是一個能夠接觸世界各地資訊及有言論自由的地方。中共政權在國內的胡作非為,香港人看在眼裏,難免心存反感、失望,甚至是產生逆反的情緒。再加上對香港政策的持續錯誤,在殖民地時代都沒有出現的失望、反感、甚至是離心,可以說是多行不義自造的惡果。

事實證明,回歸後在新設的通識科加上了幾個認識中國經濟發展的環節,沒有把香港的年輕一代騙到。電視台天天奏國歌,學校個個星期都升國旗也沒有用。就算很快就會重設中國歷史科,也似乎必然會重推國民教育科,看來也不會扭轉這一種趨勢。所謂國民教育,有什麼材料現成及有說服力得過政權的行為?只要香港人繼續知道這個政權的貪污腐敗,及各級政權機構的胡作非為,也看到在不合理的體制下對社會價值及人性的嚴重扭曲,要今天的年輕世代尊重這個中央政府可以說是難矣。加上連寫得清清楚楚的基本法條文及各種承諾都可以一再扭曲,就算是當年曾經相信過的,到今時今日也不能不慨嘆被搵笨。

如斯光景,有人意圖與這個政權甚至是與被這個政權代表了的國家割離,其實又有什麼出奇。

應對年輕一代的質疑,作為師長的,再說什麼「順理成章」、「理所當然」,其實都是徒然。難道這可以靠中聯辦那一位所謂法律部長的胡言亂語?一條唔識法律嘅法律盲毛變咗基本法權威,如何叫香港人相信中共會尊重基本法及一國兩制?

也根本不需要其他人鼓吹或煽動。看到理應由香港人選舉產生,去代表香港人的特首如何不怕核突公開擦習近平鞋,又如何把拘禁以至釋放劉霞說成是符合人道主義,都只會叫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一代,更加離心離德;加看看那些處處忙不迭向中共政權表忠的建制派的奴才嘴臉,當年講「蜜桃理論」、講「主權換治權」論、講「生金蛋的鵝」理論,千方百計要延續英國人殖民地管治的,正是這一類人。靠這一類人來支持中共,幾乎可以說注定中央政府與港人難結善緣。

而且,也應該知道,把港獨問題拿出來炒作,本來就是前特首梁振英。中央政府也借題發揮,以這個自己製造出來的港獨稻草人來打壓香港人的民主訴求,這一個狐狸的尾巴也是路人皆見了。

所以,有人對港獨有幻想其實有什麼奇怪之處?我不支持港獨,但我也覺得沒有需要如楊教授一樣指斥港獨,因為港獨情緒是中共一手造成。跟着政權的指揮棒起舞,公開質疑港獨及再在這個稻草人上做文章,只會為中共政權打壓香港人政治訴求提供藉口。我才不會再上當。

原文刊在蘋果日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