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前首席法官李國能「配合」中央顛覆一國兩制

前首席法官李國能「配合」中央顛覆一國兩制
廣告

廣告

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又發噏瘋,佢話國家《憲法》全部適用香港,「凡是基本法沒規定的,憲法的有關規定就自動適用香港」。王振民舊調重彈,只為強調中央對香港擁有全面管治權,強調常委會對《基本法》全面而不受限制的解釋權。中央可能就「一地兩檢」司法覆核作出「釋法」,《習近平新時代》黑太陽遮天蔽日乜都做得出。

1990年4月4日第七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通過:「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後實行的制度、政策和法律,以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為依據。」《基本法》第十八條訂明:「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的法律為本法以及本法第八條規定的香港原有法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機關制定的法律。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

「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的法律」,就是特區政權運作所依據的法律。《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規定香港只實行《基本法》,而香港法院亦只有基本法解釋權並無憲法解釋權,《憲法》根本不能自動適用於香港,中央對香港有條毛全面管治權。

常委會對《基本法》的解釋權限由第十七條第三款規定,解釋機制由第一百五十八條第三款訂明。「常委會對基本法擁有全面而不受限制解釋權」,其實只是香港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的「解釋」,不是 《憲法》同 《基本法》的規定。歷史的痕迹清晰顯示,釋法問題是終審法院「配合」中央顛覆一國兩制實現全面管治權。

1999年,終審法院首先在《吳嘉玲案》的判決,犯下法官不應該犯的錯誤,提供機會讓常委會第一次行使「解釋權」,對涉案基本法條文作出效力一次性「下不為列」的解釋。 其後首席法官李國能通過《劉港榕案》及《莊豐源案》的判詞,確認常委會「效力一次性」的解釋是「一國兩制」憲政的新秩序,是《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第一款賦予常委會全面而不受限制的解釋權。「一國兩制」實踐變形走樣,香港司法罪惡滔天。

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在《吳嘉玲案》判決書第63段表示:「根據《中國憲法》(第57及58條),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其常設機關是常務委員會,二者行使國家立法權,故此其行為乃屬主權國行使主權的行為。特區法院審核上述二者之行為是否符合《基本法》的司法管轄權是源自主權國,因為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是根據《中國憲法》第31條而制定特區的《基本法》的。《基本法》既是全國性法律,又是特區的憲法。」

《中國憲法》第五十七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它的常設機關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全國人大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全國人大的常設機關是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五十七條共有兩項規定,是用句號分隔。

李國能的表述,是將第五十七條分隔兩項規定改為逗號,意思就等於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都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故二者行為乃屬主權國行使主權的行為。從判決書第63段已經清楚看到,李國能是「配合」中央顛覆一國兩制實現全面管治權。

全國人大與其常委會是兩個性質不同的機關,最高國家權力機關不是機關名稱,而是全國人大的法律地位。全國人大的常設機關常務委員會,只是全國人大的常務工作機構,常委會是全國人大的附屬機構下級機關,常委會不是國家權力機關,不是「一言九鼎」。

什麼是國家權力機關?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機關就是國家權力機關。《憲法》第二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機關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

國家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最高機關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憲法》第三條訂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由民主選舉產生,對人民負責,受人民監督。」

常委會是全國人大的常務工作機構,《憲法》第六十五條訂明:「常委會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選舉產生。」第六十九條規定:「常委會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負責並報告工作。」常委會不是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機關,而是和中央人民政府性質相同,都是依照《憲法》規定及全國人大授權行使國家權力的機關。

香港有冇權審查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 ?有,《基本法》第八十四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依照本法第十八條所規定的適用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審判案件。」《基本法》是香港實行的法律,當常委會的決定加入《基本法》附件三之後,香港法院就有權審查其決定是否抵觸第十八條。

香港有冇權審查全國人大的行為?冇,《基本法》第一百五十九條規定修改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全國人大修改《基本法》屬行使主權行為,香港法院無權管轄。

《中國憲法》奉行人民主權,國家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全國人大是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最高機關,主權行為只能夠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行使。常委會不是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機關,其行為不是行使主權的行為,常委會無權制定主權性法律。

行使國家主權就是主權行為,例如決定國家實行的制度,決定國號國都國旗國歌等都是主權行為,只有全國人大有權決定,其常委會無權過問。《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訂明:「國家在必要時得設立特別行政區。在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按照具體情況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法律規定。」設立特別行政區及決定其制度就是全國人大行使國家主權的行為。

高鐵西九站實行「一地兩檢」屬主權行為,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合作安排」的決定無效,純屬「一言狗鼎」。

終審法院《吳嘉玲案》判決書全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