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生活

從另一角度解讀韓流:去政治化與政治化下的韓流文化異同

從另一角度解讀韓流:去政治化與政治化下的韓流文化異同
廣告

廣告

從事韓國研究多年,身邊總有人與我討論韓流作品,但大部份的討論及話題均與韓國的政治時局脫軌,只側重於談論韓星形象及K-pop的星光點點。我並不對這些看似「沒營養」的討論生厭,反倒讓我不斷思考為何過去十年韓流能夠鼎盛至今,但來到這一兩年,好像有些減弱的趨勢。對於不談政治的人來說,這篇文大抵會被略過,因為接下來要討論的,就是要探究韓流與政治如何成掛勾。

雖然韓流開始於2000年代初,但要談到韓流不同類型的產品真正傳播到全世界的,就要數到2007-2008年間K-pop樂壇的發展,不少流行組合在世界取得知名度,亦令開始不少人注意韓國的流行文化發展,到了2010年代更掀起追看韓劇及綜藝節目的熱潮。

偏偏韓流有著十年的盛世,不少人享受著韓流的光芒的同時,卻是保守派執政的時候,李明博與朴槿惠的保守政治,令國民應有的自由及人權逐漸受到侵蝕。種種貪污、控制傳媒、打壓異見聲音的行為不斷在該十年發生。韓流成功給予韓迷一種錯覺,把韓流的成功,與韓國社會發展的狀況劃成等號,以為韓國是一個金光燦爛、紙醉金迷的國家。只可惜,我們在消費偶像、韓劇的同時,卻未能看見他們當時的政治及社會狀況有多麼的不堪。

無可置疑,李明博與朴槿惠在位時,在進行文化上的改革,投入不少資源發展文化及觀光產業,例如透過觀光公社舉辦多個以韓劇為主題的旅遊行程,立法以振興文化產業的同時,在財政預算中亦把投資文化產業的預算比例不斷增加。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他們倆可謂利用了韓流的鼎盛,去強化自己的施政,成功把整個國家局勢去政治化,向外界構造一個美好國家的形象。同時,強化的過程對傳媒作出不成文的限制,限制流露社會現實的內容在韓流中呈現出來,看看MBC及KBS昔日的政治立場及內容輸出就知道了。與此同時,在國內進行失敗的施政,種種向商家傾斜的經濟政策,造成多重的社會矛盾。

偏偏,只從韓流作品吸收韓國資訊的韓迷,正正被這種「去政治化」式建構出來的韓流論述影響,灌輸了一種「愛韓星、愛韓劇就可以,何必理會韓國發生什麼事?」的意識形態。我開始韓國研究的動機,除了韓劇的威力之外,還有於2014年4月16日發生的世越號事件,在我身邊的人都對事件一無所知之下,觸發了我想研究韓國的心,把內裡鮮為人知的社會現實呈現出來。只可惜,這種「去政治化」的韓流威力太強大了,讓我變成了曲高和寡的研究者。大眾很深愛的「去政治化」韓劇如《太陽的後裔》、《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等都不是我杯茶。

來到政權更替的時代,意味著文藝創作終能夠迎來更自由、更開放的時候。不少影視作品都能夠貼地反映社會問題,更直接批判箝制韓國管治體的大財團及政治人物。只可惜,文在寅上台後,能取得大部份國家注目的韓國作品卻顯得越來越少,要數最近的,亦是「去政治化」的韓國電影《與神同行》,能夠在世界取得知名度韓劇作品在這一兩年亦減少很多。可見時局的變遷,但韓國的文化產業仍停留於以「去政治化」的模式吸引消費者,然而更本土、更能諷刺時弊的作品,卻未能得到政治冷感的韓迷支持,因為他們始終仍抱著「娛樂歸娛樂,政治歸政治」的心態。

韓流的背後本質,早就已是政治化,皆因它被當時的當權者利用,作為建構其政權的其一手段,成功吸納海外朋友融入於「去政治化」的韓國。所以韓流文化今昔異同,並非只從產量中比較,反而更在乎於政治手段之中。若你要我選擇韓流哪一面較值得關注,我固然會選政治化的韓流,皆因「去政治化」的韓流,從來是昔日所建構的一種論述,該「去政治化」,本質就是「政治化」。看得通的話,自然明白我在說什麼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