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職工盟

香港職工會聯盟(簡稱職工盟)1990年成立,現有90多個工會成員,代表近20萬打工仔。我們堅守的使命:凝聚集體力量,推動自主工會運動,改變社會以達至工人的尊嚴生活! 網誌

勞工

【工運背後】以電話線與工友連結 成工會橋樑 動員十七年的工運小人物

【工運背後】以電話線與工友連結 成工會橋樑 動員十七年的工運小人物
廣告

廣告

「原來打電話俾我果個係你」,遊行、聚會時,阿Cat不時聽到這句話,心中泛起一份暖意,一條電話線將她與工友連結起來,亦成為了工會與工友之間的橋樑。

阿Cat幫各工會於「大時大節」電話動員已經17年,所謂電話動員就是打電話予工友,向他們推介工會的最新動向,邀請他們一齊參與活動。這看似簡單的工作,但當中大有學問,絕不是「照紙讀」的工作,用心與否,對方亦能從聲線、語調中感應。

結緣於培訓課程 「估唔到時間過得咁快」

阿Cat與工盟結緣於培訓中心,修讀辦公室助理課程,因而成為義幹(即義務幹事),工作由行政事務到探訪時有涉獵,「一直做,做做做⋯⋯就做到依家,無諗過做到咁耐,估唔到時間過得咁快」。

後來,她又修讀了培訓中心的家務助理課程,家務助理工作相對「無咁困身」,所以更容易方便安排時間幫忙電話動員。問及是否喜歡電話動員工作?她淡然:「無所謂」,又問她是否愛與人聊天,她坦言平時話不多,愛在旁觀察;再笑問動員工作是否難為了她,阿Cat即時說不,「我的諗法好簡單,我覺得邊度需要人,咁我咪去幫手,呢個崗位需要人去同會員溝通,咁我就去做橋樑,去打電話」。

這些電話,一打就打了十七個年頭。

由碰碰撞撞到摸出竅門

不過,初時打電話動員,她亦不時碰壁,她遇過粗口相待、假裝打錯等,她亦摸出竅門。曾經她打電話動員,說罷「XXX先生,你好」,對方即時回應:「你打錯喇!」,阿Cat禮貌回應:「唔好意思,咁我就再打過」,掛線後,她再撥同一號碼,電話裡頭出現同一聲音,說:「話你打錯電話」,阿Cat倔強地回答:「我無打錯,電話號碼是XXXXXXXX。」對方不耐煩補充:「咪話你打錯咯,無呢個人呀」,阿Cat回嘴:「無呢個人同打錯電話係兩回事,無呢個人係無呢個人,而唔係我打錯電話」。現在回首,阿Cat自嘲當時太有原則,隨著年月,她亦摸出打電話的竅門。

有時電話名單或有錯漏,例如:寫錯姓氏、字體潦草等,對方會略生氣地說:「我唔係姓什麼什麼」,再追問:「你貴姓?」,對方怒氣未熄說:「總之就唔係姓X」,阿Cat便會筆錄下來,過幾天再致電,這回她會親切地直叫對方名字,寒喧一番,收線前再問對方,「唔好意思,電話嘅字寫得唔清楚,介唔介意話我知你貴姓」。她也試過遇上對方報以粗言穢語,她就要出絕招——極速收線,「無辦法,如果唔係,佢就會機關槍咁掃你,鬧鬧鬧」

變成聆聽者 變成朋友

偶爾,阿Cat亦會成為聆聽者,接收工會會員的苦與樂。阿Cat的動員工作一般會在黃昏、晚間進行,正是打工仔女的放工時間,所以她曾經致電動員時,對方喋喋不休地向她控訴老闆的無理對待。阿Cat默默聆聽,再筆錄予工會同事稍後跟進。這類電話動輒就得花上15分鐘。另外,有些工會頻繁舉行活動,幾乎每月都會電話動員,打得多就自然變得相熟,會與她分享大壽、抱孫等樂事,又邀她參與蛇宴等活動。大家不知不覺地成為朋友,當對方生病、喉嚨不適,她會放心上,再打電話時,亦不忘問候對方。

阿Cat坦言這17年來,工友們對打電話動員的回應變得略為冷淡,她也不言棄:「其實有時工友只要提提佢,鼓勵佢叫朋友一齊嚟,佢都會嚟,當打電話俾佢,佢係會用心聽」。或許有些人覺得遊行太多、成效不大,不過阿Cat還是覺得:「成果係需要時間修成⋯⋯雖然時間可能漫長,但我們還是要走出來」。

原刊《工盟團結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