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借《私運書的人》致香港獄中志士

借《私運書的人》致香港獄中志士
廣告

廣告

大馬士革,叙利亞的首都,差不多兩千年前,有一個「掃羅變保羅」的逼迫故事。

目前,叙利亞已戰火連天多年,死傷無數,流離失所,逃亡外地破收留為難民的高達數百萬,感人電視新聞雖然時有出現,但很快就被其他事故淹蓋,「遺忘」與「記憶」旋出旋沒。

《私運書的人》,是叙利亞砲火中產生的書。一位資深記者偶然看見「叙利亞人」F B,原來是小城達拉雅Daraya青年阿瑪德所建,兩人由初次聯繫再到其他人用Skype的無數次交談,電腦上彼此的影像時而清晰時而破碎,就如所有被轟炸蹂躪的大小城鎮,破碎支離。

正在讀土木工程的阿瑪德被朋友叫去「救」書,他們從一間間破爛的空房子找尋書本,感到應該保護所有見到的圖書,於是,找到一處地下室,把第一批書的主人一一不知生死,也不知去向一一只知道是一位「校長」的書籍,成立了「秘密圖書館」,然後,他們擴展為三、四十人,他們到處「搶救」「思想的結晶」,藏書達六千部。

意味深長的是,這班年輕人在每一本書都寫上原來主人的名字和地址,以便將來歸還原主,不但不「佔有」而且也不「擁有」,他們關心的僅僅是「搶救」和「庇護」,讓「思想結晶」完整存在。更妙的是,包括第一個青年到其餘「同志」,平常都不大看書,現在卻一個一個來借各種圖書,包括一般人容易被吸引的「自我實踐」類,至於運動、文學、藝術、政治、科學,乃至數理、哲學都有愛好者,他們坐在這「地下圖書館」細讀並交流,或者拿回家慢慢品嚐研究,最多的一天竟有25人次。

梅天想起古代儒將,帶兵坐鎮軍營時,依然手不釋卷。 ( 反應快的讀者大概想到關公看春秋 )

2003的七一,香港人用50萬遊行向「回歸」嗆聲,自此六四和七一雙劍合璧,同為不平凡的日子。

2012 八月,各界的反對「偽國民教育」本已氣若游絲,因十幾歲少年的堅持而感動了全城,但梁特首以「五年任內不列入課程」騙得包圍政府總部的十二萬人瞬即散去。

2014 九月,「事先張揚」一年半的「佔領中環」意外地出現在金鐘政總附近,範圍擴及銅鑼灣和旺角,兩個多月的「依法」(?)「不取締」,吸引了全世界注意。

2017 農曆新年初一二,旺角騷亂案,加上之前的新界東北事件,港府全都一一「依法追究」,曾經挺身的青年陸續判刑。

「出得嚟行,預咗要還」,大家早已有心理準備。好在香港不至於有「黑獄」,各位有名無名的仁人志士,請把握囚禁牢房的時機:
沉澱思想
進修閲讀
鍛煉體魄
自古至今,監獄都是英雌好漢的磨礪場,請用自身的蜕變,證明掌權者的謬誤!

*以社團條例威嚇民主運動之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