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言論自由

民族黨被取締 標誌著鎮壓的新階段

民族黨被取締 標誌著鎮壓的新階段
廣告

廣告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政府取締規模細小的民族黨以試水溫

社會主義行動報導

保安局和香港政府打算使用《社團條例》取締尋求港獨的民族黨。民族黨是一個規模細小的種族主義組織,政府利用它來打開先例,以圖進一步打壓言論及組織自由。這是自主權移交以來該條例第一次被用來打擊政治組織,標誌著中共和傀儡港府對香港民主權利的攻擊愈演愈烈。一旦保安局發出禁令,以民族黨成員身分參加活動或者向該組織捐款均會是違法行為,最高可被罰款十萬元及入獄三年。雖然政府名義上給民族黨三周時間提出申訴,但法律已經成為威權政府打壓香港民主權利的工具。

社會主義行動完全反對民族黨的政治立場,尤其是它的種族主義立場和對歐美帝國主義的幻想。但政府的目標不是民族黨,而是為了打開先例,以便日後展開更廣泛的打壓。民族黨並非本土派主要組織。它因為「除了發聲明,什麼都沒做過」而被其他港獨支持者稱為「聲明黨」。政府將這樣一個沒有實際威脅的組織作為第一個打擊目標,顯然是在打開先例,為將來使用同樣的方法禁止其他反對派組織作準備。2016年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也是如此,當時先取消梁、游兩名本土派議員資格後,再取消另外四名激進民主派議員的資格。因為主張「民主自決」而導致其成員被禁止參選的香港眾志有可能是下一個目標。可見政府已經在變相實行廿三條,再一次證明法律和司法制度已變成打壓民主的工具。

根據民族黨公開的擬禁止民族黨運作的文件,民族黨被定性為將會使用武力,只是因為曾聲援旺角騷亂入獄者,以及其網站未提及抗爭行動必須是非暴力及合法。

取締民族黨,以及政治檢控、操縱選舉和《國歌法》等壓迫性法律,是在打壓反對中共的香港年輕人。這是獨裁政權對年輕人的「戰爭」。但是就像在中國大陸一樣,威權政策不可能消滅民主訴求和反抗鬥爭,從長遠來看反而會推動年輕人更加激進化、政治化,進而引發更多抗爭,但在反民主攻勢面前不堪一擊的本土派和他們的右翼思想無法為這些年輕人提供出路。相反,本土派狹隘的民族主義、種族主義和親資本主義的立場,是青年政治反抗的絕路。

今次威權政府的打壓表重建戰鬥性的群眾民主運動的迫切性。我們必須反對每一次的打壓,並了解到建制當局準備發動更多的打壓。政治打壓不會自動停止,而需要由有組織的群眾運動來抵抗。民主鬥爭須要聯繫到反資本主義的鬥爭,與內地及全球工人連結起來,共同親富人和專制政策。只有將這些鬥爭連繫至社會主義替代方案,才能令群眾運動可以撼動各國政府,包括中共獨裁政權。

當前的「土地大辯論」以及沙中線醜聞表明,資本家將不民主的政治制度當做自己的保護傘,他們會竭力對抗基層群眾的民主訴求,從而保護自己的利潤。因此民主運動必須要有反資本主義綱領和能夠實現這一綱領的社會主義工人群眾政黨,才能擊敗中共和富豪的獨裁統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