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體育

傳奇小巨人——蘇拿

傳奇小巨人——蘇拿
廣告

廣告

車路士傳奇球星蘇拿落實重返藍軍出任助教,對藍軍球迷來說絕對是期待已久的消息,亦相信會讓人再次記起他以往的驚人表現。在當時相當體力化、身體碰撞強烈的英倫足球,對於一名身高只1.68米的球員來說,這種比賽方式簡直是人間煉獄。然而,蘇拿並沒有半點畏懼,更以超乎常人的球技,成為了車路士永遠的傳奇。

蘇拿無論在青年軍時代還是初踏入職業生涯都是出身於意大利的低組別球隊,名不經傳的出身非常配合蘇拿的個性。90年代的意甲有著「小世界盃」的美譽!那是意甲最美好的時代,更是意大利足球繁華盛世的時代。當年意甲的巨星多不勝數,巴迪斯圖達、雲巴士頓、巴治奧、馬圖斯等等全部都把他們的黃金歲月放在意甲當中。在一個球星如雲的年代,其貌不揚、身材矮小的蘇拿根不就不能引起別人對他的注意,尤其是他出生在「型男」當道的意大利。1989年,在低組別球會闖蕩了5年的他終於迎來了人生第一個機會,他被當時意甲的強隊拿坡里相中,並隨即加盟。

來到拿坡里的首季,球隊奪得了聯賽冠軍,而他卻只為球隊貢獻了2個入球。縱然處子球季的表現不理想,但在這裡蘇拿認識了一位改變了他一生的人,就是「球王」馬勒當拿。馬勒當拿與他身型相若,打法和位置都非常相近,亦因這樣他們成就了一段「亦師亦友」的關係。那時候,蘇拿每天練習時都在偷看「球王」如何射罰球,而「球王」亦非常樂意教導這位後輩。只是一年多的時間,驚人的天賦加上積極的操練讓蘇拿的球技帶來極大的蛻變,此時此刻,他已坐穩了拿坡里的主力位置。但他並沒有因此而忘記了恩師,他在當時的訪問就曾經說過:「我所學到的一切都是從馬勒當拿來的。」確實地,蘇拿的罰球技巧、盤球、傳送能力和埋門觸覺等都因著馬勒當拿而得到不少的提升。

1993年,拿坡里面臨極大的經濟危機,球會急需出售球員套現。就這樣,蘇拿轉投了另一支意甲「黑馬」帕爾馬!雖然帕爾馬不是甚麼豪門球會,但也擁有布連及艾斯派拿等球星坐陣。蘇拿很快便融入了球隊,更成為了隊中的神射手,此時國內開始關注這位「小巨人」。令人意外地,蘇拿得到了前往美國的機票,入選了1994年世界盃意大利的22人決選名單。當年25歲的他蓄勢以待,迎來人生第一次的世界盃,準備在這個大舞台表現自己。那時候,相信他怎樣也想不到,原來有一種世界盃悲劇叫蘇拿。那一年,意大利主帥沙基沒有把兩位巨星維埃里和文仙尼選上,但前鋒線上仍有三位充滿球味的「型男」領軍,「神奇小馬尾」羅拔圖‧巴治奧、「天使」薛洛尼和1982年世界盃冠軍成員馬沙路三人都是沙基麾下前場的絕對主力,更遺憾的是後備席上還有一位力量型前鋒卡沙拉基,名氣最弱的蘇拿只能淪為第五前鋒。任誰也知道,作為一名球員是絕對不想只坐在板凳上「睇波」,尤其是像世界盃這樣的大賽。但無奈地「小巨人」沒有選擇的權利,他只好等待。機會在16強時終於來到,意大利面對「超霸鷹」尼日利亞,戰至63分鐘意大利仍然落後一球,沙基決定放手一搏用蘇拿入替薛洛尼,希望能反敗為勝。但悲劇也在此時預備好上演,不過令人意料不及的是,這齣戲只短暫的上映了12分鐘。75分鐘,因為球證一次極具爭議性的判決,蘇拿被出示紅牌直接趕離場。那一刻,蘇拿的心被重擊,一切都被破碎!他不能接受這判決,他跪左地上痛哭,對判決感到憤怒和無奈。但足球就是這樣,在未有VAR的年代球證判決了就不能推翻,任他的心如何傷痛,也只能夠接受。這張紅牌,不單止把蘇拿從那場比賽中趕了出來,更間接地終結了他在世界盃這個舞台表現的機會。那場比賽,意大利最後在加時以2比1戰勝了尼日利亞,最後更打入決賽迎戰王者巴西。可惜,沙基並沒有讓停賽復出的蘇拿在決賽中有任何上陣機會,而意大利最終亦敗於巴西腳下,以第二名完成賽事。就這樣,「小巨人」的世界盃旅程帶著期待開始,抱著淚水結束。蘇拿第一次參加世界盃換來的是12分鐘的上場和一張紅牌,但這是起初、也是終結,往後他再沒有機會踏足世界盃的大舞台。

路還是要一直走,因為無論多痛,也要重新站起來,除非你決定了放棄自己。經歷了世界盃的慘痛後,蘇拿返回意大利後重新振作。他在帕爾馬繼續維持良好的表現,亦連續兩年成為了球隊的首席射手。1996年,安察洛提走馬上任,並引入了基艾沙和基斯普兩名鋒將。蘇拿不再是隊中的主力,於是他提出了轉會要求,並與兩位同鄉維埃里和迪馬提奧一同前往英倫碰碰運氣,加盟當時由古烈治帶領的車路士。來到倫敦,蘇拿穿起的是25號球衣,一個成就傳奇的號碼。當時的車路士只是中上游球隊,縱然隊中有不少星級球員,但因穩定性不足而未能染指錦標。蘇拿加盟的首季便立即以極佳的個人技術和不少精彩入球俘虜了車路士球迷的心,同年他更帶領車路士奪得了足總盃冠軍,而他亦成為了英格蘭足球先生,這是車路士球員奪得這榮譽的第一人。其後一年,蘇拿協助藍戰士奪得了英格蘭聯賽盃、歐洲盃賽冠軍盃及歐洲超級盃三料冠軍。對於當年油王仍未入主的車路士來說,這個戰績確是難能可貴,而這也是當初令筆者喜歡上藍戰士的主因。奪得無數冠軍後,「小巨人」在車路士把自已的職業生涯推上了高峰,而他亦己經成為了車路士不可或缺的一員以及球迷心目中的傳奇人物。

時日過去,「小巨人」年紀漸大,亦開始慢慢退下來,多以後備身份上陣。但他依然竭力地為車路士打拚,每次落場都付出最大的努力去為球隊爭取佳績。直至2002年,也是蘇拿在車路士的最後一個球季,年屆36歲的他已是球隊的「老黃忠」,但這球季雲尼亞里卻一改常態讓這位老將多在正選名單中出現。縱然年邁,但蘇拿在這季以16個入球再次成為了球隊的首席射手,更多次拯救了球隊,對他來說也可以算是一個不錯的告別。蘇拿在車路士7年,得到了2次球會年度最佳球員、英格蘭足球先生、英超十大最佳外援等個人榮譽。而在2004年,英國王室就向他授予了大英帝國勳章,以表揚他在英國帶來的貢獻。他在英國得到的,遠超他在意大利得到的更多更成功。雖然車路士從來沒有公開把蘇拿的25號球衣退役,但時至今日仍未有任何球員再次穿上這件傳奇的25號球衣,他在藍軍的地位無人能夠取代。離開英國後他重返了意大利,卡利亞里成為他職業生涯的最後一站。他協助球隊升上意甲後,再踢多一季後就在2005年宣佈退役,那時,他已經39歲了。

退役後,他選擇了最「正路」的方向,成為球會領隊,於韋斯咸展開其主帥生涯,帶領球隊兩季後,球隊的成績並不如意。2010年以第17名的成績僅僅護級成功,而蘇拿亦在季後被解僱。之後蘇拿輾轉執教過意大利U16、屈福特、卡利亞里、艾阿拉比和伯明翰,但執教能力始終未被認同。在離開車路士15年後,今天蘇拿終於重返史丹福橋球場,以助教身分再為車路士效力。闊別多年,老朋友能夠再次相聚,對於支持了車路士多年的球迷來說,必定比當年摩連奴重返藍軍的感受更深。

Photo: Chelsea FC

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