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曾鈺成唔知乜嘢係國家安全

曾鈺成唔知乜嘢係國家安全
廣告

廣告

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說,香港民族黨聲稱港獨是香港的唯一出路,已等同實踐港獨,故政府考慮禁止其運作,是相當審慎的決定。

聲稱港獨是唯一出路已等同實踐港獨,曾鈺成語不驚人死不休,香港遊行亦經常有人高呼「打倒中國共產黨」,佢哋是否已等同實踐消滅共產黨?關鍵時刻就歸隊,曾鈺成兩面不是人。要睇真啲曾鈺成真面目,用心細讀佢有關議員宣誓風波以及常委會「釋法」的評論,你就會一清二楚。

曾鈺成回應香港民族黨問題時說,該組織並非單純討論港獨可行性,而是有綱領和計劃,以及經常舉辦活動,宣揚香港脫離中國的主張,不能說他們無行動。

香港市民享有言論自由,討論同主張港獨都不算犯法,煽動叛亂以武力令香港獨立的實際行動先至犯法。「民族黨」只有港獨綱領,曾鈺成將「民族黨」舉辦活動宣揚香港脫離中國,說成是港獨具體行動,名符其實以言入罪。香港根本不存在獨立條件, 陳浩天「玩港獨」純屬搏出位,「民族黨」只有三十幾人,亦根本冇能力推動和實踐港獨,曾鈺成唔係詐傻扮懵咁簡單。

曾鈺成又指,有人質疑國家安全意思含糊,正好證明香港需要盡快就《基本法》23條立法,明確界定國家安全。

國家安全定義仲未界定,點樣立23條?國家安全意思含糊,1990年全國人大又點樣制定《基本法》,中央同香港又如何劃分職權?曾鈺成語無倫次。

《基本法》第十四條規定, 中央人民政府負責管理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防務,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負責維持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社會治安。特區政府只有維持香港社會治安的職權,並無維護國家安全的責任。

《基本法》第十八條第四款訂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因香港特別行政區內發生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而決定香港特別行政區進入緊急狀態,中央人民政府可發佈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

「香港發生特別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就是「國家安全」的定義。中央人民政府可發佈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維護國家安全是中央人民政府的責任,點會意思含糊?曾鈺成鬼話連篇別有用心。

特區政府只有維持香港社會治安的職權,並無維護國家安全的責任,臨時立法會於《公安條例》同《社團條例》中引入「國家安全」條文 ,絕對違反《基本法》。曾鈺成是臨立會主將,罪惡滔天係香港沉鉛。

《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 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第二十三條只是禁止危害國家安全立法,並不是維護國家安全立法,維護國家安全是中央人民政府的責任,香港市民並無角色。中央、特區政府、「憲制派」同「民主派」以及傳媒界法律界等,一直以二十三條是維護國家安全立法恐嚇香港市民,回歸20年來香港都是暗無天日。

關於國家《憲法》適用於香港問題,曾鈺成強調,人大常委會權力源自國家憲法,北京的看法是香港無權審查人大常委的決定,亦不能說人大常委會的決定違反基本法。常委會權力源自國家憲法, 常委會權力適用於香港由《基本法》規定,曾鈺成是過來人,冇可能唔知規矩。

前日下午經深圳返香港,看見羅湖火車站附近一帶有關習近平及中共十九大的宣傳品已經全部落畫,《習近平新時代》可能只是歷史的短暫,曾鈺成瞓醒未?

《香港電台即時新聞》曾鈺成認為政府擬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是審慎決定

臨立會專做污糟邋遢嘢

警方以國家安全為由,引用《社團條例》,向保安局長李家超建議禁止提倡港獨的「香港民族黨」運作。1997年回歸前,臨時立法會通過在條例中引入「國家安全」條文的修訂,並列明社團若與「外國政治性組織」及「台灣政治性組織」聯繫,可被禁止運作。有臨立會議員表示,沒想過條例在現時會被用作「打擊」政治團體。

又係臨時立法會,成立臨立會就是要做嗰啲污糟邋遢嘢。《基本法》第二章是劃分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職權的關係,關於維護國家安全,第十四條訂明, 中央人民政府負責管理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防務,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負責維持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社會治安。

特區政府只有維持香港社會治安的職權,並無維護國家安全的責任,臨時立法會於《公安條例》同《社團條例》中引入「國家安全」條文 ,絕對違反《基本法》。不抗爭就會沉倫,香港人從未維護《基本法》捍衛自治權,今日自食惡果。

歷史的痕迹清晰顯示, 97回歸前後,奴才都忽然愛國,壞人都忽然民主,范徐麗泰和譚惠珠就是奴才忽然愛國的典範,湯家驊同吳靄儀亦是壞人忽然民主的一對活寶貝。今時今日,心清眼亮的市民都明白,「民主派」大部分都是壞人,佢哋從來不會對焦抗爭,乜春都係食住上。

「民族黨」事件,民陣又搞遊行食住上,冇人會司法覆核《社團條例》同《公安條例》。唔抗爭就會沉倫,「民主派」好多人都係香港沉鉛。

政府引用《社團條例》取締香港民族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