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啊樂

修讀新聞傳播系學生,未曾有一股改變世界的作氣,但寄望以所知所能分享自己看法,或許不是見解獨到,仍盼我的文字與聲音在社會中可有一番作為。 網誌

生活

灣仔

灣仔
廣告

廣告

我不是住在港島,但自畢業後工作的地方也集中在這邊,一個融合中西方的地區,亦是個見證香港上班族腳步急速的地方。至於這一年我的工作地方,位於具歷史價值的藍屋和灣仔地標的合和中心和胡忠大廈之間。工作時我不時凝望窗外景象,俯瞰街上的風景,總給我不少思考,關於香港的變遷,關於都市人的工作文化。

合和中心曾經是亞洲和香港最高的大廈,相信那是有不少人慕名而來一睹「最」高。除了高度上的標誌,也正好印證了人類內心喜歡比賽的野心,因為「一山還有一山高」的道理從來沒有隨時代變遷而脫色,反而更見鮮明。未幾,隨住中銀大廈等高矗嶄新的建築相繼落成,記錄被打破,歷史也翻開了新一頁。情況就如我們,內心很怕被社會淘汰,尤其那一撮曾攀升過高位置的人,嘗過優越的滋味,就更怕被落後,所以我們都想不斷向上游,一步一步地加快,最後變成疾跑,然後花光一生的氣力,才發現光景的逝去,自己卻窮得剩下一大堆「曾經」。

雖然時光是個壞人,幸而人類仍然有一抹惻隱,不忍把年華老去的人和事寂靜地埋沒。旁邊的藍屋或許是把舊事物復古保育的最好證明。曾經貴為「華陀醫院」,救濟百姓的地方,隨時間流走,帶走了多少的悲歡離合。在90年代被當時政府用物料庫剩下的藍色油漆粉飾外牆,成為今天眼前被活化的藍屋,也是今天用作介紹香港民間的博物館。在平時匆匆忙忙的工作環境附近,總有不少來自世界各地的旅客駐足,以不同角度從鏡頭中窺探藍屋的外貌,用快門留住最美一刻,周遭的一樹一物都是見證其變遷,見證香港轉變的最好旁觀者。

我們沒有能力留住時間,只有一段段既模糊又真實的回憶在腦海呈現。然而,關於「追逐舊日時光」的命題,不知不覺地成為近年商業味甚濃的噱頭。曾經叱吒一時的仙后旋轉餐廳,今年打住復古的主題,進駐胡忠大廈的一隅,為灣仔一帶增添不少人氣。可能是活於這個時代的我們,對刻下的生活充斥不滿和控訴,所以寧願尋找一個能暫時逃脫今天環境的空間,甚至去認識一個今天我們只能一知半解的時代。

至少,這裡能給我們得到片刻的幻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