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煙士打淫

麥浚龍的歌,崑南寫散文,黃子華棟篤笑: 情色文化無處不在,最緊要係,佢在你腦海。 網誌

媒體

書展到底有幾多書卷味?

書展到底有幾多書卷味?
廣告

廣告

會展人頭湧湧,有人拖喼、有人捧住。

商務以「閱讀盛宴」為主題,把書本放在餐碟上,頓時香港好像真的成了一個閱讀之城,人們只看書、不吃飯般,有極高超的文化道德修養。

這個「極高超的」「文化道德修養」到底有幾高呢?傳統儒家思想也許就是這樣的境界。捨利取義、捨生取義是常見的口號,孔子七十二門徒之首的顏回,一生安貧樂道,「一簞食,一瓢欽,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即使窮到死了,是真的死了,也會快樂。

聽唔入耳嗎?我見到商務印書館將書本放喺餐碟上,明明無咁高修為,又扮到真係會睇書當飯食,我都覺得好反感。

在此,我想介紹一位文學家:他叫川端康城,是第一位取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日本人,出書超過40本,他在日本文壇以至全世界的地位是無庸置疑的。

可惜的是,香港書展遲遲未見大師的影蹤。中、英文譯本都沒有,筆者失望而歸。

村上春樹的《刺殺騎士團長》又被要求下架。淫褻物品審裁處要做野,大家無得怨,要怨個社會唔開放,都唔係呢一刻黎怨喇。不過點解係書展期間先黎評佢為二級?你書展前黎評,大家都無咁嬲啊。

村上春樹亦獲諾貝爾文學獎提名,外界只是揣測他何年會得獎。而且他另外的著作《揶威的森林》與《1Q84》等等也同時涉及性愛橋段,卻未被評為二級不雅作品。《海邊的卡夫卡》當中,男主角更在夢中與姊姊性交,其實性幻想:係人都有。至於性交:比錢就有。性愛呢?就要睇你的樣子如何。

首位中國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的名作《豐乳肥臀》也有大量關於女性性徵及暴力情節的描寫,可見文學涉及性元素,是正常不過的事。想問淫審處為何又不把《金瓶梅》封膠?

因為性行為的確是人之常情,是動物的本能需要,過多的扼殺、特別是在書展期間才評級,則讓人覺得有點不對。

同時,三聯、商務及中華書局均無出版《刺殺騎士團長》,遭殃的只是大眾書局與其他小店。這也很令人產生遐想。

至於大家都見到楊思琦索爆寫真集,又係幾多級?貿發局指:原來書展由1998年起只可銷售第一類書刊,任何出版物包括o靚模寫真只要符合規定便可發售。所以大家行過見到嘅寫真,係就係包左膠,不過只係費事你睇完唔買咁解:大人細路只要磅水就有。但係純文字嘅小說,居然唔可以喺書展出售。

真係好ridiculous囉!

另外,不得不談的也是政治。三聯、商務和中華書局每年均被獲配對著1D及1E的位置,即是市民在街外排隊、然後獲分配的入口,貿發局解釋「有很多入口嘅」,但大眾和明報出版對著的1C門口,只是供由高層入來的人進入。

以面積大小、及過去書展的參展紀錄作為評審準則(即以去年展區位置參考),這有甚麼問題呢?我們都習慣了壟斷式市場模式,我們愛逛大集團、大企業,我們是很麻木的,沒有問題。

那麼全場租金都一樣,又有無問題?精精靈靈的香港人幫手計計,如果樓上舖同地下舖位的租金一樣,咁樣點會係公平?壯大大財團、壓搾小商戶,我們已經習慣。

商務標榜做「閱讀盛宴」,但書展卻是一場無乜修為(川端康城)、無乜文化(村上春樹)、又無乜公平性(租金與地段)的展覽。

請讓小書店與我們一起唱句:「書展註定難,我已經習慣」,真令人感到無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