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朱凱廸

新界西立法會議員 網誌

規劃

行之有效:《何處是吾家——橫洲》序

行之有效:《何處是吾家——橫洲》序
廣告

廣告

在香港,當市民感覺受屈而大聲疾呼時,政府九成九的回應都是:制度「行之有效」,沒有改變需要。
打工仔有返工冇收工是行之有效;
強積金不夠退休是行之有效;
醫院專科門診排期兩年是行之有效;

立法會選舉繼續有一半撥給功能組別,和777票選個特首出來,更是有效中的有效。

橫洲是一個例外。

2016年9月,梁振英說,房屋署官員跟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曾樹和幾次「摸底」,然後決定將17000個公營房屋單位減至4000個,也算是一種「行之有效」的機制。記者和市民異口同聲大表反對。

什麼都可以行之有效,但「官商鄉黑」不能行之有效。

這觸及香港人的底線。

守護底線凝聚起來的力量,支撑着橫洲綠化地帶居民之後一年多的反逼遷抗爭。關鍵的問題是,如果「官商鄉黑」勾結不應是香港城市規劃的答案,那香港應該用什麼原則決定事情?

村民相信,只要細心看看橫洲一帶的環境,就知道應該用已經嚴重污染的露天貨倉地帶建屋,而不是拿位於綠化地帶的村落開刀。此乃「先棕後綠」,環境永續的原則。

村民又相信,城市發展涉及龐大利益,由一小撮既得利益者私下講掂數,再由全委任的城市規劃委員會拍板,結果只會是逼遷時就欺善怕惡,杮子挑軟的吃,發展出來的空間分配,也是首先維護地產商和投資者的利益。規劃和發展的決定,必須由民選機構在充分諮詢後作出,此乃「民主規劃」,利益共享的原則。

不要「官商鄉黑」,香港人有共識;「先棕後綠」和「民主規劃」的推廣,我們仍需努力。

這本書紀錄了「先棕後綠」和「民主規劃」的爭取過程。也許,橫洲一役未能竟全功,但村民和組織者/支援者的努力不會白費。城市運動的後來者,必會按橫洲立下的標桿繼續抗爭,讓香港人不再受困於「行之有效」的吃人制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