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芷昕

90後,愛創作。 網誌

生活

《就算世界與我為敵》:我也要做個不說假話的人

《就算世界與我為敵》:我也要做個不說假話的人
廣告

廣告

(劇透慎入)

這是一個屬於壓迫者與被壓迫者的故事。

電影一開始就刻意展現男主角瑞扎正直不阿的個性,他為償還銀行貸款,寧賣車還罰息,也不肯向銀行職員行賄延長還款期。連銀行職員也不明白,給了你這麼好的條件,你竟選擇自討苦吃?故事發展下去,便愈為男主角憂心,因為他這種個性在貪污腐敗的伊朗,實在太吃虧了。你不選擇同流合污、或向當權者道歉投降,麻煩自然會找上門。

於是,電影花了好大篇幅,講男主角如何與這些當權者周旋角力。在伊朗北部郊區養金魚維生的瑞扎,一天起來發現池水被人抽乾,原來是隔鄰住了叫當地人民和政府都要忌其三分的大財主,他覬覦瑞扎的土地,為搶地無所不用其極。剛直的瑞扎當然懶理財主的背景,誓要「同佢死過」。可惜,小人物又豈能打敗財雄勢大的敵人?瑞扎逐漸發現,與他為敵的不只是這個財主,還有警察、醫護人員、法官、甚至是鄰居。他打的這場仗,根本是雞蛋對高牆。

面對強權壓迫,人該如何自處、又如何選擇?故事發展下去,不難發現瑞扎在與惡勢力對抗時,也開始與自己的家人和自己的良心對抗。起初,他選擇放棄再作徒勞無功的掙扎,選擇向財主道歉,甚至讓出土地。然後,他更收買政府官員,賜上財主販毒的罪名。成功使計消滅敵方後,財團負責人竟邀請瑞扎接管財團。故事至此結束,我們不知道到底瑞扎有沒有答應加入這個財團,成為第二個作威作福的財主。但原來這部電影想帶出的是:在這個國家,你不壓迫人就會被人壓迫,沒有其他選擇。即使是最正直的人,最後也選擇了同流合污,甚至臉不紅眼不眨的,從被壓迫者變成壓迫者。

我們不禁細想,真的沒有第三條出路嗎?導演當然有想過這個問題。原來瑞扎之所以來到偏遠的北方郊區養金魚,是因為年輕時的他曾是個為爭取工人權益入獄的知識分子。為了守住內心一片淨土,他決定遠離罪惡的城市,歸隱田園。但這就可以獨善其身嗎?導演就是想告訴你:強權就是一個龐大的機器,你別想要逃。你想離開政治?偏偏政治無孔不入滲透在我們的生活之中。同時,如美國社會學家C. Wright Mills所說:「人畏懼強權,反而會使他們向強權靠攏。」

雖然故事背景在伊朗,但放諸四海皆準。電影其實也不是電影,連導演Mohammad Rasoulof本人也因拍政治敏感電影而在伊朗被判入獄6年。今次這部電影,其實也是他一惜犯禁以戲喻己。拍完電影後,他需要用USB將作品偷運出境,才可放到康城參展。

所以你話,灰唔灰?到底身處威權時代,人還可以怎樣?筆者想起上星期到香港書展,聽曾因支持八九民運而入獄的中國自由作家野夫先生講講座。席上有不少內地聽眾,其中一有在港留學的內地學生觀眾,請野夫為內地青年指點迷津。野夫說:「我們做一個不說假話的人,彼此敢說真相,彼此敢傾訴真情,你已經為這個時代做了很多貢獻。聖人英雄是只能自己賦予自己,不能期許別人。」

現在,我仍不時把這段說話銘記於心。世道甚艱難,我們甚至不期許大家勇於說真話,只願大家都不埋沒良心說假話,足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