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區議會劃界】深水埗近半改動涉民協 譚國僑轟遭重點整治

【區議會劃界】深水埗近半改動涉民協  譚國僑轟遭重點整治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選管會昨日公佈明年區議會選舉建議選區範圍,民主派另一橋頭堡深水埗有多項改劃。來屆將新增兩個選區,包括在長沙灣及荔枝角一帶再次改劃,新增「碧匯」選區及重建落成的蘇屋邨及填海區一帶的多幢公屋、居屋及私樓的新區,全區議席增至25席。在11項改動中,共有5項涉及民協現任區議員。民協目前在深水埗擁有七名區議員,民協中常委、深水埗區議員譚國僑認為民協是遭到當局重點整治,狠批選管會有政治目的。

IMG_2361

民協深水埗區議員譚國僑(資料圖片)

「南山、大坑東及大坑西」變四條邨

選管會建議將「石硤尾」的美如樓及美映樓撥入「南山、大坑東及大坑西」,並將「南昌北」區內的唐樓劃入「石硤尾」。前區議會主席、選區在「南山、大坑東及大坑西」的譚國僑首當其衝,他表示對改劃感到奇怪,認為破壞了社區的完整性。

經民聯石硤尾現任區議員陳國偉在2015年區議會選舉大勝,民協秦寶山以759票的差距落敗;今年3月的九龍西立法會補選,姚松炎在石硤尾的票站亦相距民建聯鄭泳舜多達801票。民協及其他民主派政黨至今仍未有地區工作者到當區進行地區工作。翻查資料,美如樓及美映樓目前共有2千2百多戶,住有近5千多名居民,譚國僑斥改劃含有政治目的,「民協係遭到重點針對吧。」:「經民聯對手(陳國偉)由當選前到依加,已經派咗5年嘢,加上區內多長者。鄭泳舜個區根本唔一定要加到石硤尾,依加咁樣劃對南山、大坑東及大坑西嚟講係好大影響。」

IMG_7930

民協深水埗區議員衛煥南(資料圖片)

南昌西又多兩座唐樓 衛煥南:對方有備而戰

另一建議則是將「南昌南」區內近醫局街的兩座唐樓改劃入旁邊的「南昌西」,民協現任區議員衛煥南形成此舉是「專登拖後腿」,認為當局是要藉著劃界趕走民主派。

廣西社團聯會屬下機構南昌關愛社在上屆區議會選舉「接棒」,參選南昌西的香明孝報稱獨立,但被揭發和廣西社團聯會有密切聯繫,選舉前更要求當局強硬肅清區內露宿者。南昌關愛社今屆將改由九十後、深水埗區議會環境及衛生委員會增選委員夏泳迦參選。衛煥南重申不論如何劃界,都會繼續認真及細心服務街坊。

值得注意的是,南昌關愛社過去三年更曾多次申請區議會撥款,早前便申請高達47萬元撥款舉辦名為「耆珍易寶」的長者社區共融促進計劃。衛煥南指對方是有備而戰,加上區內的長者年紀漸長,「過一年就有一批老人家走咗,對民主派票源影響不小。」

深水埗區議會現時僅一席之差,在表決時常常出現12票對11票的情況,一旦有建制派缺席,更經常要由主席張永森投下第二票「改變賽果」。在新增兩席下,戰況預期會更見激烈。另一改劃牽涉「富昌」、「幸福」和「荔枝角南」,「幸福」選區目前包括長沙灣邨、幸福邨、幸進苑及私人屋苑碧海藍天及星匯居,新建議剔走碧海藍天,只保留幸福邨、長沙灣邨、幸進苑和星匯居。

IMG_9979

民主黨深水埗區議員鄒穎恒

鄒穎恒擬轉戰新選區「碧匯」 私樓公屋居屋混雜

新選區「碧匯」的範圍則包括碧海藍天、南昌站上蓋的匯璽及連翔道以南的範圍,即新落成的公屋海盈邨和居屋凱樂苑。民主黨的鄒穎恒預料將轉戰新選區,她認為今次改劃是預算之內,指旁邊的「荔枝角中」沒有改劃,形容是相對正路,但認為星匯居可以撥入「碧匯」,強調幸福的人口已達到平均數,已向選管會提交申述。

針對四小龍等多幢私人屋苑,鄒穎恒現時和袁海文每月出版《四小龍時報》,用郵寄通函的方式入屋接觸選民。「點解兩個係四小龍的區議員(包括荔枝角北的袁海文)喺區內都開不到office,你話奇唔奇?」

記者曾聯絡在碧海藍天進行地區工作、經民聯的黃永威,但僅獲其助理回覆,指黃因為外出公幹不在香港,未能回應劃界。

IMG_9989

民協社區主任徐溢軒

幸福成兵家必爭之地

2015年仍為民協成員的鄒穎恒在上屆區議會選舉以2,137票擊敗民建聯張德偉的1,898票,張德偉將會捲土重來參選「幸福」,該區將成為民主派和建制派兵家必爭之地。「上屆兩個票站,其實公屋係輸7票,係碧海藍天贏返。新屋邨係難處理,對方幾(建制)好易做。」鄒穎恒在去年退出民協,在今年年初加入民主黨,她對記者表示,因為考慮到街坊反應,普遍對民協有感情,「自己離開民協是有點過意不去,所以道義上交返俾民協。」

F12為新選區「碧匯」,F11為幸福

民協的徐溢軒在去年年初接棒在幸福選區進行地區工作,他認為選區夾雜公屋、居屋和私樓,在經營時更困難。「我自己係社工,享受和基層街坊建立關係。」他原本在民社工作,後來接受民協區議員江貴生邀請,遂去年5月開始落區。但如上曾言,民協去屆在長沙灣邨及幸福邨兩個公屋均不敵民建聯,今年3月立法會九龍西補選,姚松炎在該個票站得票相差鄭泳舜達260票。

「冬天派羽絨,夏天派健康鞋,飯仲日日都派」,徐溢軒表明唯有將勤補拙,以跟進區內議題扣連街坊。「今次劃界係要劃到劃制一定贏,上屆掃低麗閣,今屆繼續向西。」

IMG_2381

深水埗區議會在表決時常常出現12票對11票的情況,一旦有建制派缺席,更經常要由主席張永森投下第二票「改變賽果」(資料圖片)

社區完整性存疑 蘇屋邨都要變「李鄭屋」

除此之外,新落成的蘇屋邨的茶花樓及原屬「寶麗」選區內保安道兩幢私人住宅喜雅同劃入「李鄭屋」選區。民協李鄭屋區議員江貴生指這是歷史問題,但選管會卻一直沒有糾正。「由2011年開始已經係屬於李鄭屋,但到今屆都去劃返啱。」江貴生認為,改劃對地區工作有嚴重影響,指除了要服務租置屋邨的選民,「過隔離邨做一幢,仲要同喜雅開法團」。

他批評選管會今次的改劃是忽略社區完整性,不排除有政治考量,質疑會影響李鄭屋邨及蘇屋邨的完整性。他表明會就改劃作申述,「茶花樓下星期就入伙,而且都撥咗喜雅入李鄭屋,已達到一萬二千人吧(人口下限)。」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