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政經

劍指民族黨的卑劣意圖

劍指民族黨的卑劣意圖
廣告

廣告

香港民族黨開宗明義鼓吹的「香港必須獨立」,最終能夠得到幾多香港人的認同,本身就很值得懷疑。就算是在二戰後全球的非殖民地化浪潮下、在六七暴動引發反共意識瀰漫的那個階段、甚至在香港回歸爭議導致民心極度不穩之時,港獨這個說法都從來未曾引起個過香港人的共鳴。

香港民族黨的命題是認定了香港人本身已經構成一個具有獨特民族性質的社群,這一點就更難引起香港人的共鳴了。香港固然有其獨特的社群特性,但這並不構成獨突的血緣及民族特殊性。大部份香港人,就算是支持高度自治,甚至是對香港獨立有所想像的,可能都不會否認,也不能否認,在血緣上與中國大陸的最大族裔漢族人有著同一民族源流。

香港有近半人口並非本地出生,主要都是在過去幾十年因為各種理由從國內不同地方移居香港。把香港與中國大陸作比較,主要分別不在於種族的構成,而是在於香港社會經過百多年的發展,已經成為了一個外向形的國際城市,在生活方式、社會價值、社會制度上都與國內有差異。九七回歸及重新融入大中華主體過程中,其中一個主要的着眼點,在於如何保持香港的國際性、尊重香港人的生活方式、維持香港既有的制度,而不是要把香港人與中國人從血緣上區分出來,實際上也區分不了。

近幾年,特別是在前特首梁振英挑動之下,確實令部份人,特別是年輕人,覺得港獨應該可以成為香港未來發展的一個選項。部份人對香港獨立有幻想,主要是中共對港政策長期錯誤及那一些治港代理人的無能與傲慢造成。中共自己一再食言違反一國兩制承諾、侵蝕港人治港,也確實引起部份香港人的逆反意識。

有部份香港人及組織堅持以港獨作為政治旗號以宣洩對現實政治的不滿,但絕大部份香港人都是現實主義者,很難想像香港可以脫離大中華。似乎北京當局也刻意把港獨這個議題咬住不放,以港獨這個由當權者自編自導自演的政治稻草人,作為掩飾其政策錯誤及言而無信的遮羞布,也以此作為壓抑香港人政治訴求的藉口。

把爭取落實基本法承諾過的高度自治與政治發展,與有人認為香港要獨立劃上等號,基本上是沒有必要的。這樣做也是令政治對立加劇,中港矛盾加深的主要原因。當權者別有用心的刻意誤導,才是令港獨議題揮之不去及令香港內部政治爭議不斷升級的真正原因。

香港民族黨宣示港獨的立足點,是建立在香港人具有民族獨特性這一命題之上,與其他所謂港獨組織的起點有所不同,其因此就算這個組織搭上了港獨意識被刻意挑起這一輛政治順風車,香港民族黨在整個政治光譜中其實是立足點模糊,而且也引人不起多大共鳴的一個邊緣小組織。其號召的活動,從來也只是小貓三幾隻,更引不起傳媒的注意。每一次大型的示威遊行活動,都很難見到這個香港民族黨的身影。而它發表的言論,又曾經往台灣出席什麼研討會這類活動,如果不是這一次政府要引用公安條例把它封殺,也根本沒有多少人知道。

政府自己搜集的資料,也說不準這個組織有幾多人。公眾能夠見到的,其實來來去去就只是那一個。無論從那個角度看,看不到這個組織在政治上有任何吸引力或殺傷力,也實在看不到這個組織能夠有什麼政治前途。

如果說這樣的一個組織也能夠危害國家安全,這個國家在宣揚「大國興起」及「民族復興」的口號下,未免是顯得太脆弱了吧?特區政府及那些政治嘍囉竟然這樣說,如果不是泄露國家機密,就肯定是對國家的矮化及惡意抹黑了。

除了反映這個國家、這個政權、香港這個特區政府心胸極之狹窄,也太抬舉了這個邊緣小組織。也只是暴露了當權者者要利用這個小組織來抽水搵着數。

極權政治要就是扼殺言論自由的,要向人民展示肌肉,只許政府講廢話,不許平民發謬論。所謂危害國家安全只是藉口,只是大阿哥容不下多元的意見及政治取向,連一個引不起共鳴的,完全沒有殺傷力的政治命題也也要封殺,政府就是要連法律賦予了的基本人權也隨意剝奪。

為了達到這個卑劣的目標,作為幫閑的特區政府,竟然要大費周章,把這個組織的一言一行作鉅細無遺的追蹤與記錄。現在更要有把這一個連一個普通青年中心中的自務小組也可能比不上的組織描繪成危害國家民族的洪水猛獸。而更可笑兼可恥的是那些唯當權者馬首是瞻的政治幫腔及幫閒,他們可以完全不理自己的身份,有些更是貴為大律師的,竟然也刻意混淆言論自由與行為,要為政權籍此進一步破壞香港制度及法治做幫兇。

香港人就算不認同港獨,甚至是對香港民族黨高舉的旗幟感到反感,也絕不可以就此接受政府這一次混水摸魚,刻意製造話題來破壞香港法制,以致長遠扼殺香港言論自由的政治圖謀。

原文刊在蘋果日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