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一個不被信任的國家

一個不被信任的國家
廣告

廣告

前幾日,在一個飯局中提到在美國置業的問題,有一位廣州的親友說了一句,這個價錢,在廣州都買得到,可能我飲了點酒,我就一句回敬他,我從來都唔信共產黨,點會係佢的地方置業呢?當時,大家都靜了一靜,我好像是講錯了什麼,原來,他們一直都不知道,我為什麼今天廣州沒有一個物業。事實上,我一直以來,都不會放一分錢在大陸作投資,所以,有朋友覺得我是錯失了機會。

在過去幾年,遇上很多同齡的朋友,無論是在香港,大陸或者是國外,無論是否同一個地方長大,但思想上的差異都很明顯,就這次美加遊見了好幾位的朋友也是如此。當他們看到我的臉書或者報章專欄(雖然是幾篇),他們都知道了我的政治傾向,在他們心目中,我被指是反共,反政府,更直指我是「反中亂港」。和他們飲咖啡傾計,可以聽得出,他們好像是扮善意的勸告和提醒。

很多時,和這些朋友討論問題,其實是出現一個共通點,就是對今天的中國的信任度問題,他們也知道,一切的問題就是出現於大家不信任,而最重要就是香港人無辦法信任現在這個政權,另外就是法律和管治的問題,暫時,兩地政府的法律還是有兩套,你做你的,我行我的,很多事情都不能銜接,這點對於很多朋友都不接受,原來,他們認為,香港都已經回歸,跟隨中共的做法並無不妥。

和一位定居美國的朋友談到「一地兩檢」的問題,他就舉了很多國際例子,包括歐洲,美加等的國家,因此,他認為,香港和中國都是屬於中國的連體,像外國的「一地兩檢」有何不可,事實上,從一些外國的實際例子是行得通,例如,在美國或者加拿大都可以做一地兩檢。但當我解釋一國兩制的時候,更加提醒,這是跨境執法的問題,他認為,香港已經是中國一部份,怎會有跨境的說法。

另一方面就是假東西的問題,近日又爆出假疫苗的事件,是對小孩子有影響。而其中在飯局的親友,之前就帶同小孩到港打針,當時我不知道,還以為他們是貪香港的夠真,我無計錯,那次小孩子打針連住房,都花了不少錢。大陸人是可愛的,他們不會罵國家一句,只會靜靜地向外尋,原來,假疫苗不是今天的事,去年已經發現,到今天才爆出。這個就是大陸人習慣了不相信國家。

從很多話題看得出,很多到了外國的香港人根本就沒有在地香港人的想法和憂慮,也不知道香港人在過去的一段日子被強權所壓迫下,所有事情都不能得到寸進,也沒有話語權,就以單程證這個題目,沒有人說要修改,只是討論如何去改善都沒有,主要當然是來自香港政府的管治問題,他們事實就如我這些朋友想法一樣,以中共的調子為主軸,這樣的話,矛盾就會一天一天的加深。

我不能稱這些會是親共,因為他們並未有任何讚揚共產黨的表現,他們深知道,共產黨怎樣操作中國大陸,在香港,他們就認為我們這些人是搞亂香港,又或者說成和政府不合作。因此,他們在外國是感受不到和不明白到,我們面對這個不被信任的政權那種壓力和態度。

曾經在加拿大和美國逗留過,若果你看到他們看的是什麼電視和報紙,答案就會出現。而更多的就是參加了統戰旅遊,或者回到香港就由一些賺了大陸錢的人帶他們到中國旅遊,相信,要他們改變過來,一定要他們承受過被一個沒有認受性的政權欺壓才知道和明白。

其實人與人之間互相信任是很重要,更遑論人民要相信國家。我不敢說大陸人低智,因為我認識的部份大陸人是知道發生什麼事,他們拼命將下一代植根於外國,完全不會將國家放在眼裡,這個包括多位國家領導人。而香港的權貴更偽善,下一代差不多都持有外國護照,更大聲疾呼的叫年輕人上大陸住,上大陸發展等,更面不紅,耳不赤的將愛國叫出來。看到這些,真的令人納悶。

小弟今年六十三歲,香港變成點,對我都不會太大影響,但如我一位亦師亦友的前上級所講,我們這輩人都上了岸,只是為下一代香港人擔心。不過,若果不能改變的話,也希望他們都不至於我們想象的差,因為,世界正在變。若果有一天,國家是得到人民信任,這個就是最佳的變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