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唇亡齒寒,避免切割,本土派民主派旗幟同處飄揚 獨派學生堅拒改變主張

唇亡齒寒,避免切割,本土派民主派旗幟同處飄揚  獨派學生堅拒改變主張
廣告

廣告

圖 1 學生動源 鍾翰林

鍾翰林說面對打壓,學生動源會企硬堅持五大綱領。包括「建立香港共和國」,「支持所有有效嘅抗爭,包括勇武抗爭」。

「以前我地冇去改,未來我地都唔會改。」

鐘說哪怕改弦易轍,警方一樣會深文周納。「唔再做都冇用。加上我地唔會唔再做,啱嘅就會做落去。」

02

圖 2 學生獨立聯盟 陳家駒

陳家駒強調他們不會退縮,堅持追求香港獨立。「勇武」或「和平」非先決條件,關鍵在於是否「有效」,只要有效他們就願意付出。他亦有最壞打算的準備,來日會成為政治犯。

03

圖 3 香港大學學生會 黃程鋒 

學生會長黃程鋒說,此事關乎全港市民的福祉,所以要企出來。他們一定竭盡所能維護結社自由。

04

圖 4 戴耀廷

戴耀廷說若不司法覆核,開啟先例,其他本土政黨乃至香港眾志,可能都會被如法炮製。惟一旦覆核,官司可能長達數年。

戴說解散政黨是嚴重的最後手段。歐美法官解釋法律時傾向保障人權,須確認政黨言行帶來明顯和即時危險,方能證明解散之必要。

至於香港法官的考量或緊或鬆,在原訟庭、上訴庭都難言勝算,或須到終審庭才可解決。

05

圖 5 青年新政 梁頌恆

梁頌恆說政府沿用同一路數,先找一對象測試水溫,若湊效便株連下去,清除所有威脅。

梁說提倡「勇武抗爭」不同實質行動,前者不構成罪行。他認為本土派乃至整個反對派,都要有準備轉向地下化。

「可以繼續諗,繼續討論,甚至繼續做,但唔可以喺檯面上。」

有否想過可能只因結社而犯法?「一個禮拜前你問我,我都未諗過依個問題。」

(因現場拍照失準,採用其他場合照片,祈諒。)

06

圖 6 香港眾志 林朗彥、黃之鋒

黃之鋒說政府不過重施 DQ 故技,逐一撃破,幾時輪到眾志中招,可能只是時間問題。

黃強調不會更易政綱。即使矢口否認,政府也會像 DQ 般誅心,不屬真誠,羅織罪名。

他擔心取締還不是最壞情況。他朝出外旅行,或因「危害國家安全」,無法入境返港。也許終有一日,香港民主派會一如大陸異見人士,被迫海外流亡。

07

圖 7 王先生

王先生說公然取消結社自由,是全香港人的事。儘管不支持香港獨立,依然不避諱攜子出來。

(圖為王先生兒子)

08

圖 8 符先生

符先生一樣攜子同行。「唔係幫民族黨,而係幫香港人嘅權利。」

09

圖 9 衝突

本土派在遊行隊伍殿後,行至警察總部,一度與警察衝突。

綜合遊行人士 Lance Yan 和鄭俠所言*,獨派持旗到警總之際,警隊防線後有一男人說,應該「落去拉哂佢地」(大意),惹來獨派憤慨。惟此說無法證實,亦無法知悉該男士身份。

鄭俠等人籲群眾克制,如有更多人被捕,將來更少人為港獨出力。香港獨立之後,他們會十倍奉還。

(註:goo.gl/TvaD88)

10

圖 10 民協 何啟明

何啟明公開向《大公報》喊話,要求認清他的樣貌。

11

12

13

圖 11 - 13 本土派發言

學生動源鍾翰林呼籲,民主派與獨派應有更多合作,整合香港「非建制」的力量,希望港人能夠團結一致捍衛自由。

鄭俠則說香港人是世界公民。共產黨統治下不可能有自由民主法治,為保香港的自由土壤,唯一出路是香港獨立。

說罷,他們效法上海女子董瑤瓊,塗鴉習近平的肖像,以示不屈。

14

15

16

圖 14 - 16 民陣 區諾軒

區諾軒說是次集會,不同陣型的旗幟一起飄揚,和而不同,正代表香港價值。他們同時為共產黨註冊社團,要求警方一視同仁審視共產黨在香港的運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