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阿恩

曾任中學教學助理,文字工作者 90後教育工作者看香港 網誌

動物

【授權轉載】慈善機構假慈善 涉嫌只准有錢人領養 不准基層愛動物

【授權轉載】慈善機構假慈善 涉嫌只准有錢人領養 不准基層愛動物
廣告

廣告

原文連結

即將來到的星期六是某動物保護界別(以下稱動保界)非牟利機構(化名ASS)賣旗日。ASS在動保界十分著名,應該是繼「愛護動物協會」(常稱愛協或SPCA)外第二大的非牟利慈善機構。大家又有沒有想過ASS只是一個「貨不對辦」的「假NGO」呢? 「慈善機構假慈善,涉嫌只准有錢人領養,不准基層愛動物」,正是ASS的最佳寫照。

筆者是一名愛動物人士,本身有工作,所以只能在工餘時間為動保界出一分力。筆者於ASS當了約兩年半的領犬員義工,本身亦是另一大型NGO的會員及義工,及後因為與ASS有合作計劃,便開始於ASS的義工工作。ASS義工範疇包括帶狗兒散步(需清潔大小二便)、梳毛洗耳等,每次必到會內貓舍與貓玩樂、梳毛、按摩等,亦有參與近兩屆的百萬行及曾隨會到校舉行講座。

「白鴿眼」

筆者於約年半前曾申請一隻患有輕微腎病的貓兒,當時負責審批領養的為L小姐(化名,已離任),與本人會面審批領養時,對於貓兒的狀況作出懷疑虛假陳述,懷疑誇大貓兒病情及皮下水價格(五日港幣一千元)。但經過長時間筆者透過不同照顧員收集關於該病的資料,估算每月只需約港幣一千一百圓(已計算貓砂、食糧為法國皇冠腎病濕糧、皮下水為IR 0.9%Sodium Chloride每天50ml、針等)及每半年作身體檢查費用六百元,該貓兒亦不需服用腎藥。但當時對話中,筆者曾詢問貓兒的情況,L小姐卻回答甚麼也不知,詢問一下照顧員也毫不願意。究竟是L小姐當時有意誤導、無知還是掩蓋事實,或質疑筆者無經驗能力照顧?筆者當時已當領犬員一段日子,亦平均每星期探訪該貓兒兩次,她不可能亦不會不了解筆者的能力。以下就「白鴿眼」細說一番。

個案一:根據ASS守則,所有申請者在入紙後需要重新到ASS會址探訪四次,才符合領養要求。然而,在本年度的「百萬行」前,ASS狗兒波莉(化名)及波娜(化名)的申請者向ASS交表後,向筆者指剛遞交申請表,並希望可以在百萬前可把兩隻狗領回家中。由於丈夫行動不便,所以不能參與是次百萬行,夫婦們當日會駕車與狗上山。這對夫妻誠意十足,為了領養狗兒,特意從大角嘴搬到ASS附近。但當時據妻子透露,ASS負責人並沒有提及探訪四次的「金科玉律(入紙日到百萬行中間ASS開放時間是不足四次)。(圖K1-K4) , 但這兩隻狗兒回家出現食慾問題,ASS竟改口稱是次為先試養(圖TT1-TT4) 。在動保界中,從來都沒有所謂「試養」的。如果讓領養者「試養」,難道所有申請人都可以先「試養」,到厭了然後又退回嗎?再者,如果ASS認為「試養」沒有問題,為何其他個案卻沒有此機會?

個案二:ASS另一隻狗兒小壯(化名,失去左前肢)的申請領養者為夫婦,最初ASS要求領養者需自置物業。夫婦們達成後,ASS竟然追加要求家中至少有600尺的活動空間才會批出領養。既然如此,ASS因何不一開始直接要求領養者需要有「600呎自置物業」?退一萬步說,ASS自己可否長期提供600呎的空間予小壯嗎?當自己不能達到,竟然要求申請者達到,是否不可思議?不過據我說即使申請人家有600尺亦不一定批准,因為會內眾所周知老闆應十分喜愛小壯,而且它是一隻會「生金蛋」(剛與香港最大規模紀律部隊在活動中籌得104餘萬港元的狗兒,詳細可自行查證過往的宣傳、活動等在此不詳細提及)。而且ASS在審批中經常需要申請者特意聘請外傭為考慮條件,包括剛才提及的波莉&波娜(圖K1),本人於兩年半內曾多次親耳聽前線負責接受申請的職員,親口說出:「沒有請傭工及租住物業是一定不會批准的。」當中包括筆者的拍檔狗兒,但公道說筆者知道某些領養成功批出是沒有傭工,讀者可自行選擇相信筆者與否。更有趣的是如果申請失敗某動物後,申請者主動提出申請另一選擇,或者原來希望兩隻但相處後還是一隻較好的情況下,筆者暫未見成功批出例子,但如果是ASS主動提出另一隻動物卻多數批出。性質相同的決定為何有不同的結局?這現象又是離任、現任員工皆知的潛規則。種種例子足以證實ASS或對有錢人士可能心存另一把尺,說是內部溝通不足絕對說不過去,由接觸申請者、家訪、審批等程序的均是老闆及有相當年資的員工。

尺度不一

對於申請者,ASS審批領養究竟會考慮甚麼因素?早段日子ASS審批一個家庭就狗兒「咖啡」(化名)的領養申請,申請者很快便完成申請及家訪領養回家。ASS快速審批,是否認為申請人家有4000呎的活動空間、家底豐厚,就代表該家庭與對貓狗的愛十分之大?早前「BillBill」(化名)及「波波」(化名)被退回的失敗例子,不正是顯示家底豐厚不等於愛心爆棚嗎?在咖啡領養人其中一次領養訓練時,申請者一家四口在領牠於會外馬路散步時,走甩並跑回ASS內(約三百米),負責領養審批的N小姐(化名)不是應該要緊張狗兒的安全嗎?她卻沒有任何表示。然而,較早前另一富經驗的領犬員義工J小姐(化名),於只離ASS門口約十米距離走甩狗兒(圖J1),她卻立刻找J小姐興師問罪,立刻責罵J小姐並命令立刻停止領犬及要求導師再培訓J小姐。這,不是顯得尺度不一嗎?是否因為某些領養者家底豐厚,就將尺度放鬆?或是剛才提及的白鴿眼態度?

隨意更改規則與嚴人寬己

以下是早前被領養的貓兒「呀Did」的領養故事。從辦公室員工E先生(化名)的Instagram得知,在該領養人送回生活片段中,頗清晰看到有窗戶疑似沒有安裝ASS一直要求的蚊網,亦沒有基本格網,當時筆者於Instagram詢問亦沒有回覆,其後亦於Whatsapp詢問前線負責職員(圖C2&C3)。另一辦公室員工A小姐(化名)在申請領養幼貓「高媽」時, 對本人稱下星期便會帶回家。當時筆者立刻追問A小姐家中是否安裝了蚊網她說只有格網,亦對ASS要求申請人必須於家中窗戶安裝蚊網(包括承諾不會開啟的窗戶)全不知情。ASS於每年大概批准狗兒領養約十隻,而貓兒卻未必有一隻,因對申請者極為嚴格,即使符合所有要求亦有時會無故拒絕,此點在ASS員工中無人不知,為何對上述兩貓的申請卻如此寬鬆?筆者就此事曾向某職員詢問,並希望能與ASS會面以了解箇中因由,該名員工稱會代為轉達予老闆。但及後筆者在會內遇見兩名老闆,該職員只表示ASS的老闆將離港未知何時會面。因此筆者正式以書面提出要求,然而再被拒絕。對於一個服務了兩年半的義工,ASS竟然採取此態度,是否希望趕走義工們?(圖C1-C6-> E1-E3對話從下而上)圖C中為該名轉達的前線職員,兩年來亦數次以質疑筆者不會願意負責貓兒的醫療費用及日用品,即使肯付費亦不願意抽空負責。筆者服務了長時間,對該貓兒視為家人,義工們及前線照顧員皆知,卻被該職員無理取鬧實屬失德。而當日ASS將要求申請貓兒領養人由安裝格網提升為安裝式蚊網的要求時,亦花了數月的時間才把會內的格網改為窗網,ASS沒有以身作則,嚴人寬己,對待不同的申請竟然可以拿著不同的標準。老實說,有時筆者在當義工時被探訪者詢問為何未裝上蚊網,也感到尷尬萬分。

一「女」子因素

筆者想申請的貓兒現不是寄養在ASS的貓舍,而是被困於辦公室內的「隔離貓房」。這個房內有約十隻的貓,每天起碼被困於高身籠23.5小時以上,但ASS長期都沒有足夠的照顧員打理)工作環境不理想、薪酬偏低、人事問題)。筆者於不同時間探訪貓兒,內裡只有約100尺空間(已放置約十個高身貓籠、文件櫃等),最初有兩至三名的照顧員打理,到現在基本也看不到一人,這些照顧員大都被調至其他工作崗位以應付人手不足的問題。筆者曾向ASS質問,以現時的人手狀況,ASS如何保證貓兒放在會內能照料得比交予筆者好? 筆者本身是一名自由工作者,比一般人有較多時間在家中,自然能投放更多的時間在牠們身上。相反在ASS本身已經人手不足(勞工處網頁常看到招聘數名照顧員),會內平均一隻貓能分到員工的十分鐘、廿分鐘已經是天荒夜譚,還未計算員工下班後與被領養後有人在身邊的分別。貓兒本身的病患對潛在主人的負擔不是很大,然而ASS員工卻多次誇大其病情,更多次以會內動物患病不接受申請。但是,ASS卻有「老有依歸計劃」,鼓勵市民照顧老弱動物,領養計劃中指定的貓狗。

員工多次拒絕市民申請領養,不是與此背道而馳、自打嘴巴?尤更甚者,即使ASS有自己的動物醫療診所,但ASS會內的動物如生病,卻要待診所完成所有「街客」後才會被送到診所醫治。以貓舍兩隻貓為例,「BB」(化名) , 出現傷風在會內可憐地單獨困籠兩星期不能外出也等不到醫治,最後像人類一樣自然康復;「呀U」(化名) , 排出大便不健康,於ASS等待了一個月也排不到送往診所檢查,最後是獸醫定期到會檢查才得到適切醫治 ; 「小赤」(化名), 被發現性器官出現紅腫, 關在會個多星期後才送到診所 , 最後很快因癌症至全身往彩虹橋……種種例子不忍闡述。ASS安排為會內的動物作定期抽血檢驗,筆者絕對明白因資源及人手問題不可能逐一半年檢查 。筆者曾向職員表示願意為個別動物支付檢查費用,卻多次被職員拒絕。其實,筆者家下已有兩間動物診所,而乘的士到ASS診所只不過是五分鐘。事實上,筆者絕對能提供一個優質的生活環境予貓兒。那麼,ASS辦公室員工多番表示貓兒必需留在會內是有甚麼根據?究竟是感情用事、上司指令,還是個人喜好?筆者認為,ASS在收到住址證明一刻高層已有決定,審批者不是前線照顧員工,而是一名數次也說不出貓兒名稱的老闆,亦不會親自接觸申請者,反正就是個人主義。

「Old seafood」與搬龍門

ASS某些「Old seafood」及高層其實對家底相對不太好的申請者蓄意留難。當年筆者在申請時,為符合其領養條款,合共更換了三次窗網。然而,筆者申請後獲會面時,L小姐竟然一改口風,指有長期病患的貓兒不接受領養。那麼,為何不直接就在第一次申請時就告知,要三番四次的要求筆者符合規定後,才突然拋出這條「金科玉律」?用常理分析,ASS相關負責接受申請表的同事不可能不知道這條「金科玉律」,而且根據網頁上,該貓兒是在可領養貓兒頁面上有名。正常人一看之下,就肯定會得出貓兒是屬於「可領養」的類別。然而,L小姐竟然可以如此的回答,龍門仿如搬上火星。而提到「隔離貓房」,此房間內的貓兒大多是長期病患,聲稱不接受申請領養。但早前「小黑」,一隻患有長期感冒的黑貓,卻接受申請,而且據照顧員及辦公室職員稱申請者已安裝好所需的蚊網,一切準備就緒隨時可回家,當時我們都討論的十分興高彩烈。但約十多天後,結果申請卻突然被否決。首先,ASS一直聲稱長期病患動物不接受申請,又為何會接受此申請,到最後卻又突然否決,會內無人知因由,是否一女子因素?筆者很感興趣如果是ASS的眾多明星大使申請長期病患貓狗又會否批准?

ASS會內照顧員嚴重不足亦是一直問題,ASS一直把應由護理員負責的工作,推給每星期固定到會的義工(圖S1&S2)。雖然義工們毫不介懷,都希望為沒有家的毛孩付出,但說穿了,老闆就是看穿義工們的善心,並加以利用。試問浮動的領犬員義工又怎能計算在ASS的人力資源內?雖然的確ASS有投資一些改善工程,如購置風扇,更換空調以改善護老房,裝修狗隻洗澡位置,但其實大部份空調更換用於辦公室及接待處;而裝修狗隻洗澡位置是疑似為了方便領犬員義工以取代狗隻照顧員不足的問題。更甚是據ASS財務資料,2016年及2015年6月到年末總盈餘為$5659052港元。遠超五百萬港元的盈餘,卻要會內患病的貓狗得不到急切的治療,請不要忘記ASS是非牟利機構,沒有以身作則卻對申請者諸多阻撓,態度甚為囂張。

因為人事關係、薪酬待遇、工作環境等種種原因,很多私營牟利公司都會出現人手短缺的問題,何況只是一個非牟利的動保機構。私營公司都懂得改善工作環境,營造良好的氛圍去吸引員工留下。除非ASS的老闆們有足夠自信認為自己是一個充滿個人魅力的人,否則理應都不會如此對待員工。這名老闆竟然夠膽公器私用,用公眾捐獻聘請回來的司機,和用政府及一眾籌募回來的人力資源、水資源、清潔用具去清潔自己的名貴寶馬X系運動型多用途車、豐田SIENTA(圖WC1&WC2)及另一寶馬218d。這種行徑多次被筆者撞見,卻仍然毫不避諱,除非該車是公司名下,但卻從未見任何公司用途。

圖片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