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羅冠聰

香港眾志常委 網誌

政經

講「警察都唔一定個個係好人」都要道歉?

講「警察都唔一定個個係好人」都要道歉?
廣告

廣告

警察陀槍就威,有支炮,就能用武力威嚇。想不到警察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更利害,執筆就有股霸氣,義正辭嚴指責發展局局長黃偉綸的一句「警察都唔一定個個係好人」打擊警隊士氣,最後黃局長「跪低道歉」,直指自己言論不當。要是以上言論不準確,難道要說「警察都一定個個係好人」嗎?Come on,你唔骨痺我都打冷震。抑或是「警察都一定無個好人」?協會主席,我相信這不是你的心聲吧。

「警察都唔一定個個係好人」就如「阿媽係女人」,都是挑一萬次骨頭都不可能找到錯處的普世道理。為何人要為擲地有聲的事實道歉呢?因為霸權、威脅,因為不得不低頭。由此可見,警隊氣焰高漲到好像掐著局長的咽喉,令他像太監般被使喚。而香港市民看到心內,只覺淒涼——堂堂一個三十幾萬月薪的問責局長,竟然連捍衛一句真理的勇氣都無?連一句「警察都唔一定個個係好人」都無法挺起胸膛講,面對北京,更可肯定只會是唯命是從。黃局長的言行代表了一種心態,每逢遇事都愛大事化小、小事化無,蒙混過關,怎料我們珍愛的價值和原則都會隨這些不起眼的退讓付諸東流。面對惡勢力,要懂得說不呀。

回過頭來,黃局長又是何許人,講句說話就能打擊警隊士氣,「大大傷害警務人員的信心」呢?反正警隊都我行我素慣,甚麼港大民調評分長期敬陪未席、數萬人公開問候別人母親都不放在眼內,更何況只是俱俱一個局長所言?「阿SIR做野唔洗你教」,看來生安白造,都唔洗我教。協會所做只是將小事化大,殺雞警猴,告訴所有公職人員,警隊是如何都碰不得的單位,容不下任何丁點的批評,哪怕是最淺白最客觀和最挑不到骨頭的。

長輩教落,玻璃心最好自己收埋,人在外,要表現得大體大方才能博到別人信任——看來有些人已不需要人信任,有槍、有政治任務,就可橫行天下。在《無間道》經典的天台戲中,飾演古惑仔潛入警察的劉德華講了句「我只想做個好人」,要求梁朝偉不要揭發他的卧底身份。今日看來,甚可玩味:到底成為警察,是否就能做個「好人」?你想做個好人,可能離開警隊比較容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