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令狐台

台灣資深新聞工作者,歷任台媒地方記者、撰述委員、言論部主筆,主任記者,文史欄目主編,長年關注兩岸政經新聞,從事時政評論。近年受產業環境所迫,流浪於八卦傳媒,未忘情於專長領域,文章散見兩岸三地,期待華人知音。 網誌

國際

從姚元潮和紀政看東亞青運會遭停辦

從姚元潮和紀政看東亞青運會遭停辦
廣告

廣告

原本明年將由台中市主辦東亞青年運動會遭到停辦,台灣朝野上下一片激憤,其中有兩個人物比較特殊,其一是早年的知名國手、也是此次發起東京奧運正名公投的紀政,其二則是發信給國際奧會的前中華奧會國際組長姚元潮。非常巧合的是,筆者數週前才在北市東區某咖啡館與姚元潮初識,想不到這位退休多年、近九十高齡的老人竟一舉而為新聞焦點。

蔡英文總統雖說得漂亮,要選手繼續練習,又說此事無關藍綠,但其實骨子裡這事仍然是個統獨相關的議題,難以迴避;可惜的是,由於理盲濫情而民粹,台灣社會一遇到中共打壓,很容易分兩種思維:一是罵台獨,一是罵中共,好像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即使全台人民都不舒服,但面對事實則無能為力,接著看到的便會是「轉化」,各種政治勢力試著將這股「氣」移轉到可運用的政治議題,積累為能量,從中得到政治好處。說白了,中共打壓的實質結果是「台灣分化」。

大陸的邏輯很簡單,就是國台辦發言人安峰山書面回應台媒所稱,原因在於台灣一些政治勢力和台獨分子,在民進黨當局縱容下,推動東京奧運正名公投,公然挑戰「奧運模式」,「他們要對自己的言行承擔全部的責任。」

發信的姚元潮,由於筆者有近距離的接觸,加上他在臉書自爆,吾人可以解讀出他對近來台灣社會內部的若干事件憤憤不平,例如中正紀念堂遭台獨潑漆;出身軍旅,以上校翻譯官退役的姚,英文極佳,苦學有成,他在臉書上強調國軍是反台獨最力的力量,而台獨向蔣公銅像潑漆,他認為蔣是國民革命軍之父,此舉其實是對國軍的羞辱。

至於發信給國際奧會的行動,姚元潮也有解釋,以他退役後在中華奧會服務十四年的經驗說,國際奧會曾有強烈的發文指,如我國再有違背一九八一年洛桑協議之行為,懲處將不是針對選手或單項運動協會,可能影響我國奧會會籍。由此可知,姚元潮不以為然的,一是台獨猖狂,二是東奧正名之舉背後的台獨意識及其伴隨而來可能令我國保之不易的奧會會籍遭到撤銷。

相對於姚元潮本是默默無聞的市民,發動東奧正名的紀政在台灣體壇則是風雲人物。她在事發後再三強調,自己曾以台灣名義參加奧運三次,似乎是說已有前例,未來再以台灣之名參與國際賽事並不稀奇;紀政曾任立委,如果她不是故意忽略,那麼只能說她的政治意識不足,要知道,蔣中正當總統的時代,中華民國是在摸索國際出路,當年的國際處境與今大異其趣,島內對台獨的容忍也今昔難比,所以奧會模式是在各方妥協下的最後選擇,紀政怎麼可能不知這點呢!

現在,無論基於何種理由,東奧正名,要以「台灣」名義參加下一屆在東京舉辦的奧運,這不是不能努力的目標,但不能不計算代價。民進黨一方面在島內對過去以蔣家父子政權為代表的中華民國向來不友善,持否定立場,另一方面又默許台獨推翻中華民國立國的各種價值,東奧正名就無論如何不能以純體育視之,「公投」本身就是極強的政治象徵意義,這背後是「去中」(去中華民國、「興台」(台灣民族主義)紀政等發起人沒有負責任地告訴國人,此舉勢必付出政治代價,等到事情發生,再作指責,這不僅是徒勞的,也更像是一場內銷的秀。

是不是沒有姚元潮的信,就能進行東奧正名公投,台灣就能揚棄「中華台北」參加奧運?現在要看的是,這場公投還辦不辦;更慘重的代價咱們還付不付,還有,打破爭取不易的「中華台北」,換個更獨味道的名義,到底遂了誰的心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