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羅冠聰

香港眾志常委 網誌

生活

《非同凡響》 令人動容又貼地的樂章

《非同凡響》 令人動容又貼地的樂章
廣告

廣告

含超基本劇情

歐導在映後座談說,對他而言,拍電影和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責任感。這話說得真好──香港需要更多有才能和資源的人,對社會抱有責任心和使命感。在紙醉金迷的石屎森林,替冷冰的城市注入人文氣息和關懷的藝術工作者太難得了,這種視野注定他能拍出平實又感動人心,與城市脈動絲絲入扣的作品。爆破廝殺、官能刺激或者能使票房大賣,但能提振和溫暖社會的,始終是能讓人觀看後有種精神抖擻、滿腔熱誠的作品,能喚醒到你的抱負和使命。《非》就是一套有非凡感染力的作品。

《非同凡響》是取材真人真事,拍出特殊學校與傳統學校合辦音樂劇的經歷。曉以大義的故事最著重的是那畫龍點睛的通俗比喻:有特殊需要的學童,就像盆栽的每一塊樹葉,看起來無甚分別,仔細觀察才會發現形狀、紋理不同,不要將不能曬的植物放在陽光下,不必追求像工廠「啤」出來的模組單位。

搵食、耍小聰明、崇尚叢林法則,是「小香港」最典型和具代表性的城市性格,我們在教育中,不論貧富都被教育成為踩著別人上位的優勝者。掉隊的,就像掉進無盡的垃圾堆中,被一個個黑影睥睨凝視著,搖頭嘆息。邊緣弱勢就在這樣的背景下開始他不斷被環境、甚至自我排擠和眨低的歷程──看Fermi的自傳《公義的顏色》,原來香港千禧之初還是在行歧視南亞裔學生的教育政策,弄得他們自我認定是無上流翻生之路;在《非》中,有學童明明通過入學試卻因特殊學校的出身不被取錄,爸爸因為害怕兒子智障被人嘲笑而拒絕帶他出席酒會。如此天真爛漫又單純的他們在成長中會發現自己與別人的不一,受到閒言閒語、差別對待而開始懷疑自己,最壞的情況,是將自己放逐,就像那位找不到工作的畢業生自我反鎖,拒絕世界。

滔滔的媽媽說:「始終有一日我會老,我會死,我唔知佢可以點。」同樣的說話,張超雄的議員也說過。他們真的可以擺脫被囚禁和排拒在主流的生活嗎?香港,有沒有足夠的胸襟容納能力比較差、腦筋不夠快,時常因禮教不善而得罪人的他們?

非同凡響,本義是形容傲立同儕,但放在導演的視角底下,異於正常,又何足懼怕?人本就多元,你想做廚師,他想讀好書,面對被標籤的一群弱勢,為何要覺得他們是醜的代表?所謂傳統名校生,與學童首次碰面時,握手都覺他們有特殊病菌,是外星來的異類──無知,總是人類偏狹和歧視的最大根源,不論貧富、不問出身。流行文化最大的優勢,是能夠將艱澀抽象的概念以直通人心的共同語言描寫出來,更多人了解,社會就能更容納他們因為缺憾而帶來的不完美。

電影承接著歐導平白的電影語言和貼地的寫實風格,你會覺得電影所發生的一切都會在現實發生,劇情的起承轉合沒有因為要製造戲劇張力而夾硬「扭」過來,現實會發生的悲劇,不會以BBQ來取悅觀眾。但正正是題材如此鮮活、貼近、重要而被忽視,貼地的感覺反而變成切身之痛,電戲播放途中紙巾聲、哭泣聲不斷──明明沒有矯情的橋段,現實的殘酷,足夠令你心碎。就像一條小溪,每一個轉彎、每一聲潤水,都來得自然和流暢。貼地,自然貪心,電影內也涉及貧富問題、講及智障人士照顧者的辛酸和掙扎等等,充滿野心又和諧的設定,讓人覺得煙火眾多又互相映襯。

值得一提是劇中三位主角的表現都非常出色,余香凝完全捕捉到女主角的神緒,拿捏到青春期的壓抑、身不由己及無奈。珈琪重演在《大丈夫》和林嘉華的父子戲,也是演得駕輕就熟。FISH的演出也是令人眼前一亮,沒有對白,以肢體語言交代一切。

由社聯資助的這套《非》可能會無聲無息地飄過香港的電影市場,但我認為如果你想支持一下這群對社會有抱負的電影人,想觀看感動人心又帶出社會意識的電影,我非常推薦你去觀看;以戲論戲,《非》的處理也是非常高水準。還未睇的朋友,記得在《非》在九月上映,或者仍在《香港兒童國際電影節 2018》上映時入場支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