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黎則奮

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 現任政治經濟學網頁創辧人和節目主持人。 網誌

政經

公開加入香港民族黨以身試法真抗爭

公開加入香港民族黨以身試法真抗爭
廣告

廣告

終於有所謂「港獨」KOL如王岸然之流將一人政黨香港民族黨等同黑社會相提並論,認為早已存在及活動多時,禁之不絕。表面上,有關言論好像很挺嚮往獨立自主的新世代,實際上,其實是為統治者提供一個以言入罪的借口,因為不約而同,中共及港共政權的辯護士亦有同樣主張,認為港獨份子就是黑社會份子,危害社會及國家安全,必須繩之於法,予以取締。

港獨和黑社會在本質上有相同的地方,就是同是反建制、反統治階級的反社會邊緣份子,帶有革命的性質,在改朝換代的時候,不失為革命力量。不要忘記,香港的各門各派黑社會,都是源於晚清時期的三合會,洪門(天地會)、青幫也是反清的秘密結社,而香港在回歸前後被中共收編的最大黑社會組織新義安,始創人向前更是國軍的抗日名將。因此,中共公安頭子陶駟駒說黑社會也有是愛國的,其實言之有據。

不過,誠如一代梟雄杜月笙所言,黑社會只是蔣介石用完即棄的尿壼,所有政黨一旦成為當權者,便會狡兔死、走狗烹,用法律將黑幫界定為非法組織,予以打壓。黑社會當然禁之不絕,在任何國家社會都會存在,有民主也解決不了,因為他們有一定社會功能,尤其是經濟功能,養活了不少社群,政治上,統治階級甚至會繼續利用和勾結黑社會有效管治國家和社會,教他們由反社會份子變成維護建制的穩定力量。在民主的台灣,黑社會介入和影響選舉已是公開的秘密;在不民主的香港,港英政權在六七暴動前利用警黑合作的流氓管治模式操控民間社會、689政權在雨傘運動期間明裏暗裏公然實行警黑合作鎮壓民眾,也是眾所皆知的事實;至於中共是最大的黑社會,更是民間共識,因為口說「依法治國」的中共,一旦行事依法無據,便會以比流氓更流泯的方式對付異己者,無所不用其極。

港獨的主張卻屬思想和言論自由的範疇,同意不同意不重要,因為是法律賦予的自由和人權,而且禁之不絕,但用民主卻可以有效解決,因為倘若港獨主張真的是人民的自由選擇,港獨份子自然可以順理成章通過選舉上台,用公投決定一個地方能否獨立。當然,一旦公投,便會涉及現實的考慮,所以魁北克和蘇格蘭的公投都反對獨立,加泰隆尼亞公投獨立成功,卻不為西班牙、歐盟和國際承認。原因很簡單,經濟上根本沒有獨立的條件,有民主民意支持也是徒然。

㐂婆政權在港獨思潮已經奄奄一息的時候突然用「社團條例」取締只有一人的香港民族黨,當然是中共的決定,項莊舞劍,其實意在沛公,企圖通過司法覆核,迫令仍然以為自己司法獨立的終審法院政治表態,在行政機關、立法機關相繼淪陷後,全面跪低。如果陳浩天是黑社會的話,警方早已拉人封艇,以其獅子搏兔的能力,通過監視和利用卧底滲透,要抖出香港民族黨黨員的名單,還不客易?可以斷定,香港民族可以最終「依法」取締,但陳浩天一定不會被捕,因為正如李家超所言,「一人以上」才是社團,陳浩天永遠一人(他不參加民陣聲援他的遊行,並非無因),根本不是社團,何能繩之於法?

要支持港獨,不要狗噏,最好身體力行,公開加入香港民族黨,讓它成為名副其實的社團,以身試法挑戰㐂婆政權打壓之同時,讓香港的司法獨立面對終極考驗,屆時失敗也是成功,因為中共在舉世面前親自摧毀「一國兩制」,全世界民主自由的國家,便振振有詞干預香港的事務。

台灣的鄭南榕以自焚燃點台獨的聖火,至今不滅,香港怕死的港獨KOL不須犧牲性命,只須公開表態加入香港民族黨便可歷史留名,成為「革命英雄」,還不一定要坐牢,十分划算,為何不立即坐言起行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