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羅冠聰

香港眾志常委 網誌

國際

科技鋪墊的文明回頭路——Google重返中國

科技鋪墊的文明回頭路——Google重返中國
廣告

廣告

在金權至上的社會,談社會責任好像太天真太傻。但世界就是因為有蠢人的不懈奮鬥,才可突破不可能,扭轉世界最牢固和封閉的規則。

自從中國引入社會信用和天眼監測系統,十多億人將會生活在全面監視的狀態,由剝奪私隱到由身心全面改造每位國民,成為維穩社會中的穩定劑,撲滅任何在不公義下被壓逼的人的反抗。科技由千禧伊始被視為顛覆強權、突破封鎖的工具,社交媒體於阿拉伯之春所扮演的關鍵角色更令大家對社群通訊抱望希望,科技卻漸漸開始被強權所掌握,反過來成為控制人民行動、思想的最強武器。

這些被用作惡的工具背後,必然有龐大的體制和社群支持。香港有所估值超過15億美元的科技公司,提供冠絕全球的人工智能和人臉識別系統,用於中國大陸的公安監控系統,一秒監視幾萬人。在香港的遊行作人流管制時也有用到該公司的科技,相關資訊會否流到中國政府手上?創辦人始於沒有回答。

當林鄭月娥矢言發展創科,一年投放500億到創科產業,市民有想過這筆錢是用來行善,還是作惡?我們都太相信市場,然而市場的不會篩走對地球有害、對社會有害的產物,只會篩走消費者和政權不喜歡的產物。科技是一股力量,而力量永遠都不會是中性的,只會隨著用者的立場而變質,正如政權落在向市民負責的政治家手上會造福人群,讓自私自利、權慾薰心之人掌管,就只會為禍人間。金錢不會代替人的良知說話,自由是屬於恆久警剔的每位市民。

正如Google,我們一向相信它是科技巨企的「良心」,2010撤出中國,守護資訊自由,堅守道德底線。然而,最近不同的新聞網站亦爆出知情人士透露,Google即將重返中國,更配合當局的審查制度,推出為中國度身訂造的搜尋引擎,會自動識別和過濾比大陸當局防火牆攔下的網站。我們不會對百度有期望,無論它們幹得有多低劣,我們都不會有甚麼失望;但這可是Google 呀,我們一度以為有社會責任、促進人類進步的企業。我不是股東也不是甚麼有影響力的人,可能會被視為不應就「商業決定」置啄;但為了市場而放棄原則,為了擴展而萎縮良心,促進極權國家的穩定,協助他們剝奪市民的知情權,這就是利用自己的能力促使世界往文明的回頭路走,難道你和我都不應該出聲嗎?

「我反對大型企業與政府和壓迫人民的一方合作⋯⋯我害怕在中國所做的事,將會成為其他許多國家的遵循範本。」一個要求保密的Google員工對《The Intercept》說道。(註1

由世界巨企回到個人,假如自己的才能有一天要淪落到替不公義說項、協助不公義的蔓延,你會如何以良心行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