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長者無力行樓梯被迫「足不出戶」 電動樓梯機帶長者落街

長者無力行樓梯被迫「足不出戶」 電動樓梯機帶長者落街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繁華的街道,可望而不可即?在沒有升降機的唐樓中,有行動不便的長者無力穿越長長的樓梯,結果只能「足不出戶」。社聯聯同多間社會服務機構推出樓梯機服務,令有需要的長者終於可以落樓落街。

全港有不少只設有樓梯的舊式樓宇,居於其中的長者因為疾病或身體機能退化,未能自行上落樓梯,影響日常及社交生活。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社聯)本年五月,聯同四間社會服務機構合作推出為期一年的「落得樓樓梯機服務」,提供樓梯機服務,協助他們走出社區。

「落得樓樓梯機服務」共有十部從德國及美國購入的電動樓梯機投入服務,樓梯機能運送行動困難人士「行樓梯」落樓,在平地亦可當作輪椅使用。服務使用者可致電機構預約,機橋會派員實地考察並試行樓梯機,確定可行後再在預約時間派出一至兩名受訓逾十多小時的操作員運送服務使用者下樓。服務每程收費定價為港幣十元,經濟困難者可向服務單位申請豁免。

李婆婆 (4)

樓梯機克服唐樓天梯

負責計劃的社聯長者服務總主任梁凱欣向獨媒表示, 2007年世界衛生組織首次推行長者友善城市計劃,社聯則於翌年2008年12月開始於本港推行,至今十多年,計劃其中一個最注重的環節就是長者室內建設。她指現時香港長者面對的問題之一,便是上落樓梯時遇到困難。梁凱欣指,不少長者年老後關節退化和氣促,以致他們除了覆診外都不願上落樓梯。「唐樓同村屋都必須要上落樓梯先出到街,其實唔多唔少都影響咗公公婆婆外出既決心,因為始終un下un下落樓梯對佢地黎講好辛苦」。她指曾有嚴重者甚至五年內不出家門,失去社交生活。「唔出街會令佢地(長者)慢慢衰退。」因此推出計劃,鼓勵長者積極與社區聯繫。

HKC_5329
社聯長者服務總主任梁凱欣

除了長期病患和身體機能退化外,不少長者亦因處於手術過渡期而外出困難。梁凱欣指,如果需要照顧者們合力搬患者和輪椅下樓,不但非常吃力,更容易令照顧者在搬抬過程中受傷,而樓梯機則可以同時減輕長者和照顧者的壓力,安全運送長者下樓。

梁凱欣亦指,近年香港正積極推行「在家終老」,滿足長者最後一個心願,讓他們能離開醫院,在熟悉環境和家人陪伴下渡過人生最後一段日子。「落得樓樓梯機服務」能作出配合,協助長者外出約見舊朋友和覆診,安享晚年。

計劃推出時,原只覆蓋中西區、深水埗、元朗以及屯門,但不少居於觀塘、油麻地等唐樓密集的長者均申請使用服務,因此計劃已擴充至全港十八區。

對於每次收費十元,梁凱欣指是希望能貫徹「用者自付」原則,要求長者繳費及費用在長者負擔範圍內,能鼓勵長者積極使用樓梯機。她感恩計劃能切實地幫助長者,盼有更多人認識樓梯機服務。

不過,梁凱欣亦坦言樓梯機的服務量未及預期,主要問題在於不少長者不想麻煩別人。她舉例指過往有長者需要定時下樓到日間中心訓練,然而長者擔心會給操作員和陪診員等帶來麻煩,因而拒絕使用服務。梁指會多作公眾宣傳,讓長者能安心使用服務。

長者行動不便困守家中以年計

樓梯機使用者之一,曹淑粧婆婆年屆八十,居住於元朗唐四樓,。她年輕時曾多次跌倒,導致腿部膝股關節撕裂受損,步行能力隨年紀增大而逐漸減低。曹婆婆自言性格活躍外向,以往尚能步行時會積極外出參與社區活動,更有恆常回教會的習慣。然而曹婆婆於2016年11月因關節嚴重疼痛,被迫留在家中,亦無法到醫院就高血壓覆診,「連行級樓梯都腳軟無力,個下好想死,但係自己對腳痛到連死都無力。」

雖然經樓梯出入對曹婆婆而言非常吃力,但她坦言從未想過要搬走。自1970年起,曹婆婆和已故丈夫搬入現址,對她而言此處除了是住所外,亦是有著深厚感情的家園,她不想搬離人生中擁有最好一段美好回憶的地方。

IMG_2107
曹婆婆

曹婆婆過往曾申請其他社福服務,例如上門送飯,但輪候需大排長龍,遲遲未能安排。直到她於本年三月因氣管炎到急症室求診,及後留院診治,當局才安排醫務社工送飯予婆婆,減輕她日常負擔。

樓梯機服務出現後,曹婆婆今年終於可以重投社區活動,和家人外出飲茶,並以樓梯機接送外出覆診,還可以落街逛超市,自行購買生活用品。她感恩樓梯機服務改善自己晚年生活,亦期望政府能投放更多資源到長者社區照顧服務。

照顧者:終於唔洗抬落樓梯

受惠者除居於唐樓外,亦便利住於村屋的服務使用者。另一名樓梯機使用者許太今年四十多歲,居於元朗村屋,患有長期病患,需定期到醫院覆診和洗肚,平時需要坐輪椅出入。對於許生許太而言,每次上落樓梯都是挑戰。在許太尚有能力走動時,許生會扶著許太慢慢上落。及後許太的身體狀況日漸變差,甚至難以站立,許生則需花上逾小時抬許太下樓梯。

IMG_2112
不願出鏡的許生及許太

許生身為照顧者,直言感到十分無奈:「村屋條樓梯真係好窄,仲要每一級樓梯都向入斜,每次揹佢落樓真係好辛苦。」許生曾嘗試不同方法抬太太下樓,直至有一次揹太太下樓途中不慎跌倒,於是下定決心向社福機構尋求協助。

起初許生曾嘗試為太太申請政府的非緊急救護車服務,然而不時因需求太大而「滿籌」。對此許生表示無奈,擔憂「book唔到就落唔到樓覆診」。

在機緣巧合下,許生透過社工接觸到社聯的樓梯機服務。首次目睹樓梯機實物時,許生坦言對樓梯機結構不抱信心:「部機望落好單薄,一開始都懷疑(樓梯機)係咪真係得。」但在首次目睹操作員使用樓梯機帶許太上樓後,許生則對樓梯機充滿信心。現時許生定時使用樓梯機帶太太到醫院覆診和洗肚,「有樓梯機幫到佢(許太)落樓去醫院複診已經係恩賜」。

與社聯合作提供樓梯機服務的機構之一,基督教香港信義會社會服務部計劃主任鄧小舟指,不少居於唐樓和村屋的長者和殘疾人士,因為一條樓梯令他們難以出入,要困在家中度日,認為對他們很不公平。

鄧小舟本身亦受訓成為樓梯機操作員,她認為樓梯機的實際運作比一般人想像更為安全:「有啲用者望落我咁瘦削,以為會搬唔到佢地落黎(樓梯機),但其實樓梯機既電動原理係唔需要我地用力㗎。」鄧亦指希望社會上能有更多人認識樓梯機服務,協助到更多有需要的長者和行動不便人士。

IMG_2117
基督教香港信義會社會服務部計劃主任鄧小舟

社聯獲凱瑟克基金和利希慎基金的支持,並聯同香港明愛、香港基督教服務處、基督教香港信義會社會服務部及聖雅各福群會,於本年合作推出「落得樓樓梯機服務」。當中四所服務機構分別負責四個主要服務區域,包括中西區、深水埗、元朗以及屯門,進行為期一年的試驗計劃。

李婆婆 (1)

實地視察樓梯機 (4)

記者:何雪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