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張知行

個人網誌︰http://wings-of-obscure-desire.blogspot.hk/ 網誌

生活

在這一刻,青衣山上

在這一刻,青衣山上
廣告

廣告

突然決定去青衣行山。

青衣沒有去過多少次,只知這小島比想像中大不少,若乘坐地鐵到旺角或銅鑼灣,便可步行到旺角或銅鑼灣任何地方;但若乘地鐵到青衣,基本上除了青衣城外,所有青衣的地方你還要乘車接駁;到了青衣站月台,便擺放著易拉架,指示到某地鐵出口會有接駁巴士到某幾個私人屋苑。

選了到曉峰園的接駁巴士,曉峰園是香港絕少名乎其實的豪宅,因為確實身處在山林之旁,而行山徑的入口就在曉峰園側邊;而側邊也是名乎其實的側邊,因為入口一段小路如寄生般圍著曉峰園高高的圍牆,一旁是隔著鐵絲網的會所泳池,另一旁則是依然有人居住的鐵皮屋村,行山徑彷彿在二者之間苟存,走在這段路高牆之下壓逼感很強,很不舒服,直至開始上山才感受到繁囂城市中自然山林之幽靜。

青衣小島上一片山林遠比想像的翠綠而深邃,要幾乎到山頂才可看到較廣闊的風景,只差幾步,便可一睹風景會如何,身後的同伴突然停下來呼喚著我,她將同一句說話,說了三遍,每一遍我也沒有聽得太明瞭,我又回後走近她幾步再聽清楚,上落一小段,回身走完上山那十餘級,眼前張望出去,是青馬大橋的風景,內心自然響起的是黃耀明所唱的《暗湧》,那是電影《愈快樂愈墮落》怎也洗不去的記憶,舊記憶夾雜著剛聽到的消息,盧凱彤她走了。

《愈快樂愈墮落》的結局,曾志偉和陳錦鴻二人,清晨突然驅車駛往青馬大橋,曾志偉問了一個很無聊的問題,「1984年9月16日,你記唔記得自己做過些什麼?」,這絕對是一條沒有明顯意義的問題,亦沒有人解釋得到為何有這條問題,甚或你走去問導演關錦鵬,也不會給到你信服的答案,這個問題就是浮現在腦海中不會消失的一串句子,我當刻也不禁在想,驅使人一躍而下的,會不會是某些不會在腦海中消失也解釋不到的句子、片段或者畫面。

下山,乘巴士回青衣站,買了一點食物和像藥水般的有汽梅酒,坐在青衣的海傍,跟荃灣只是隔著很窄的海峽,頭上是三條駁向荃灣葵涌的大橋,左面較遠方是C Alltar獻唱宣傳的長實海之戀,最接近眼前的是醉酒灣和華人永遠墳場一排排的墳墓,香港的墳場比房屋排得更擠更密,是城裡遺棄的角落。

穿過一列平原
穿過一列長街
宇宙溫暖寂靜 沒有花

車在車站停留
窗外一列黃花
渴睡的你睡着 沒見它

慘綠青年
你短髮密且軟
誰給你剪
誰給你剪
如你出走那一天 沒人看見

車上一路紅霞
終站不是回家
配樂只有練習 電結他

慘綠青年
你短髮密且軟
誰給你剪
誰給你剪
明天你預算 將翻過天邊 地平線

慘綠青年
你比我沒底線
行裝更多
年資更淺
離家更是遠
竟可以支撐到目前

誠心祝福你 捱得到 新天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