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曾焯文

Chapman Chen, Ph.D.(曾焯文博士)香港綠色行者、政論人、翻譯家,語言學者 網誌

政經

港美槍械管制談

港美槍械管制談
廣告

廣告

十六歲香港學生劉康去年十二月因涉嫌管有仿製槍械(氣槍/玩具槍)而被捕,地點近乎抗議修改立法會規則的示威,目前正在東區裁判法院受審。該罪行的最高刑罰乃係兩年監禁。舊年十一月,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訪問劉康的學校,拍大合照時,劉康展示了香港獨立標誌。香港異見兒童可因藏有玩具槍而被監禁廿四個月,但美國左翼就身在福中不知福,一直積極爭取禁槍,亦即廢除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該修正案確保國民藏有及攜帶武器的權利,以自衛及反抗暴政。美國左膠既然經常抱怨美國警方濫用權力,何解要剝奪平民保護自己,免受當局侵害的手段?

所有獨裁政權都希望解除臣民武裝,以便可以輕易剝削,操縱甚至消滅他們。《史記》秦始皇二十六年因而「收天下兵,聚之咸陽,銷以為鍾,鐻金人十二」。納粹德國亦從國內猶太人、波蘭人、同性戀者和異見人士奪走了所有槍械,然後輕易將其殺死或困入集中營。此外,如果手無寸鐵的話,一四年內華達州農民Cliven Bundy的鄰居就不可能組成民兵,嚇走當權者,他們欲於其農田上起中資太陽能發電廠。另一方面,二零一零年,香港政府想要剷平菜源村,起貴但無當的高鐵,村民及左膠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完全無用。同樣,八九六四天安門屠城之夜,劉曉波堅持非暴力抗爭,盡毀學生及市民的槍械,結果大家都知。

法律學者和歷史學家Robert Cottrol道:「一千一百萬的歐洲平民如果全副武裝,負荷過重的納粹戰爭機器能否輕易殺之,同時對抗蘇聯和英美軍隊?三百萬柬埔寨平民如果有槍,幾萬赤柬游激隊成員能否輕易屠之? 今年二月,美國共和黨眾議員唐揚提問:多少猶太人因為無武裝而被人推入毒氣室?」

美國左翼人士禁槍理由係校園槍擊事件經常發生。但為何要從良民手中搶走有效的自衛武器呢? 支持墮胎的左膠話,無論是否合法,想要墮胎的人都會墮胎。言則,壞人或精神病患者無論藏槍是否違法,都會有辦法取得槍械。(Fox News的Tucker Carlson和Tomi Lahren以及Infowars的Owen Shroyer都提出過這些觀點。)

另一個例子是Cliven Bundy邦迪先生的農場保護戰。參議員Harry Reid一直想發展內華達州農民Bundy農場周圍的地,引進中資太陽能發電廠。但邦迪拒絕合作。警方隨後沒收了他的牛並毆打他兒。邦迪仍然不肯投降。聯邦當局一四年於是派了九架直升機和二百多名警察來清場。然而,邦迪的武裝牛仔鄰居組成民兵隊伍,為自由愛自由,勇武嚇退大軍。最終,奧巴馬總統不得不下令取消對邦迪農場的行動。如果內華達州的牛仔既無槍亦無彈,那麼他們將不得不去華盛頓上訪、抗議、靜坐、陳情,永無止境,而一無所得。

這教人想起了香港的菜園村。二零一零初,香港當局想要將村民趕出家門,以便起天價無用高鐵。村民及其左膠支持者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抗抗。他們無武器,在立法會門前和平抗議靜坐,甚至苦行,但當局從未認真對待他們。他們又組成一支無武裝防衛隊巡邏村莊。結果不出所料,全部被警察抬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