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生活

從臉紅的思春期到 MeloMance……定義變得模糊的「韓國獨立音樂」?

從臉紅的思春期到 MeloMance……定義變得模糊的「韓國獨立音樂」?
廣告

廣告

不少人對於韓國音樂的印象,只停留於風靡全世界的K-pop組合,甚至有人會錯誤地以為韓國的音樂只有流行組合的歌曲。其實不然,韓國的音樂工業在過去及現在均百花齊放,K-pop背後還有不少類型的音樂,例如抒情歌曲、搖滾樂、Trot歌謠、獨立音樂等。這次想特別研究一下韓國的獨立音樂,皆因近年韓國樂壇出現的新風氣,值得讓人回想一下本身「獨立音樂」的標籤及其定義出現的轉變。

這一兩年,韓國有不少以「獨立音樂」的團體都變得非常受歡迎,他們的歌曲一直在收聽排行榜上取得席位,例如從2016年起就廣為人知的女子獨立團體「臉紅的思春期」透過多首歌曲佔領了排行榜榜首位置,至今仍然相當受歡迎。而2017年男子獨立團體「MeloMance」推出的歌曲《선물(禮物)》於今年重新流行,成為逆襲排行榜的歌曲,其後他們推出的新歌亦非常受歡迎。隨著他們的知名度大增,猶如經紀公司培訓後推出的流行組合後,值得再思考的議題是,究竟他們造的音樂還是獨立音樂嗎?是否能夠歸類於流行音樂?

如果問韓國人對於「獨立音樂」的看法,大抵會有如此想法,就是視之為地下樂團或酒吧上活躍的樂隊及其推出的作品,同時視已當紅的獨立團體已脫離「獨立」的標籤。他們對於「獨立音樂」的想像,與大眾所思考的一樣,「非主流」、「自立音樂」、「地下(underground)」等。這三種特徵均能夠與韓國的流行音樂清楚劃分,皆因他們認知的流行音樂,猶如法蘭克福學派(Frankfurt School)對流行文化的批判——狹窄風格、流水作業、膚淺媚俗。而他們認為,韓國「獨立音樂」所展現的特色較為多元,在編曲、創作、宣傳等都與流行音樂成對比。

若利用此理論去看「臉紅的思春期」、「MeloMance」、「10cm」等為人熟悉的獨立音樂組合,他們當初製作音樂的形式,的確與流行音樂大相徑庭。例如他們沒有透過社交媒體、電視音樂節目等渠道大量宣傳歌曲,公開演出的地方主要包括街頭表演、地下Live House,形式上亦與流行音樂不太一樣。

若要細數韓國獨立音樂的發展史,亦可以從首爾城市內,消費地下及藝術文化的興起說起。於90年代開始形成大學生娛樂圈子的弘大區,開始興起合乎年輕人品味的酒吧、Live House等消費場所,形式猶如香港的「Hidden Agenda」。而1994年,弘大開了第一間名為「Drug」的Live House,從而培訓出深受年輕人歡迎的獨立團體,如「Crying Nut」、「Gosrock」等,其後這地下文化一直在大學圈裡廣傳,從而在90年代起開始出現不少獨立音樂團體,如「紫雨林」、「No Brain」等。來到現在,不少獨立團體都以「地下、非主流」的形式活動,雖在音樂網站上放上歌曲讓人下載,但主要的宣傳方式亦走向如上述的「地下」風格。

在90-2000年代,縱使那些獨立團體深受歡迎,但其歌曲均未出現過在收聽率排行榜之中,更不會成為電視節目上的冠軍歌。來到現在,不少獨立團體在排行榜上佔一席位,營銷上亦開始變得公式化及流水作業。若仔細留意「臉紅的思春期」近年的作品,風格上與昔日未紅時推出的歌曲較為一樣,這也許關乎到她們本身作曲的風格,以及經紀公司的音樂營銷及包裝策略。在「速食音樂」尤其嚴重的韓國樂壇,獨立團體逐漸引入了這些流行曲的策略,去成為著名的團體。

當然,個人而言認為這些現象沒有好壞之分。不過,若重新審視「流行音樂」及「獨立音樂」的對立面,那些批判能夠讓我們重新反思韓國樂壇這種新現象。喜歡「獨立音樂」的人會批評「流行音樂」以娛樂(entertainment)及吸引消費(consumption)為主要目的,大於音樂本身的功能。同時,他們認為獨立與流行音樂應有一定的分界線(boundary),去把根本的不同發揮最大的作用。

而上述的例子中,獨立團體的音樂在轉變為流行音樂的過程中,有否失去音樂人對音樂真摯性(authenticity)的追求,這真的不得而知。不過,在討論兩者之間的音樂之中,能夠從其功能、價值、意義進行闡述,「和而不同」,大抵能夠解釋不少。大家都能夠發揮社會功能,形成不同的情感範圍,當中包括「公共(public)」及「私人(private)」,甚至能夠形成時間上的集體意識(collective consciousness)。兩者的宣傳策略不同,但在音樂功能上絕對能夠同時相互輝映,是否一定要造成兩種音樂的對立?個人認為不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