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就算世界與我為敵》——在伊朗,唔係你欺壓人,就係人欺壓你,冇第三條路

《就算世界與我為敵》——在伊朗,唔係你欺壓人,就係人欺壓你,冇第三條路
廣告

廣告

幾個楔子先,呢幾個故事我都成日提,亦得到好多共鳴,當然同正文都有關。平時睇開我文嘅必定聽過,可以跳去正文。

先係關於緬甸:

緬甸有這麼一個傳說:有一條惡龍,每年要求村莊獻祭一個處女,每年這個村莊都會有一個少年英雄去與惡龍搏鬥,但無人生還。又一個英雄出發時,有人悄悄尾隨。龍穴鋪滿金銀財寶,英雄用劍刺死惡龍,然後坐在龍屍身上,看著閃爍的珠寶,慢慢地長出鱗片、尾巴和尖角,最終變成惡龍。 -緬甸尋找奧威爾

然後,係關於英殖當年總警司葛柏貪污:

貪污就像一輛巴士,你可以上車跟大夥兒同流合污,否則只能夠站在路旁默不作聲,若有人試圖擋在巴士前面,只會被巴士「撞倒」

最後,就係我成講嘅屈原故事(咁淺唔使語譯啦?):

屈原既放,遊於江潭,行吟澤畔,顏色憔悴,形容枯槁。漁父見而問之曰:「子非三閭大夫與!何故至於斯?」屈原曰:「舉世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是以見放。」漁父曰:「聖人不凝滯於物,而能與世推移。世人皆濁,何不淈其泥而揚其波?眾人皆醉,何不餔其糟而歠其釃?何故深思高舉,自令放?」屈原曰:「吾聞之,新沐者必彈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寧赴湘流,葬於江魚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塵埃乎?」漁父莞爾而笑,鼓枻而去,乃歌曰:「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遂去,不復與言

有時真係唔係話扮文青扮非主流,但啲「小眾」片往往都不少好嘢(當然啦,唔係因為康城又未必有人理)。情況就係港產片有地利有親切,鬼佬片有軟實力有龐大發行宣傳機器有慣性收視,但其他片呢?千揀走得出嚟嘅,好多都係好嘢。

呢套《就算世界與我為敵》,我知道時已經相當遲,得返一星期一場特別放映,但我都仆去睇(聲明:無任何利益,張飛我都自己買,唔係優先場之類)。嚟緊都仲有場,記得去睇。

我地先睇官方簡介,其實都劇透咗大半(本文都係,唔想劇透嘅唔好睇):

面對強權壓迫,人該如何抉擇?瑞扎為人正直不阿,因替工人爭取權益而丟了工作,唯有遷到伊朗北部郊區養金魚維生。他以為生活從此平靜,怎料大財團覬覦其家園,為搶地威迫利誘無所不用其極。他漸漸發現,與他為敵的不只企業,還有政府、法庭,甚至鄰居……導演自2010年起被伊朗政府下禁拍令,今次不惜犯禁以戲喻己,成果震撼人心,一舉勇奪康城影展「一種關注」單元大獎。

個人認為,套戲嘅中文戲名唔係好掂。原本嘅波斯語戲名,我冇理解錯就係個地名,故事發生嘅地方,咁當然冇得直譯。但英文戲名A Man of Integrity 就好,開宗明義,首尾呼應。中文名呢?《就算世界與我為敵》唔知點嚟,聽講係歌詞定乜,但,個中文戲名好似幾正能量,不屈不撓,而套戲唔係嗰回事。可能譯《當世界與我為敵》會好啲。

咬文嚼字完,講個母題。導演亦好成功,差不多所有討論呢套戲嘅,都會提到呢個母題: 「在伊朗呢,唔係你壓迫人,就係人哋壓迫你,冇第三個選擇的」(亦所以我貼屈原同葛柏)。

同樣地,唔怕劇透,話埋你知,我自己對號入座嘅母題就係:人總會變成自己起初最討厭嘅人。(所以我貼緬甸屠龍嘅傳說)

故事其實唔複雜,唔使點 「用腦」畢竟唔係推理劇。但起初用咗少少嘅倒叙法,你睇官方簡介就知主角在德黑蘭原本係知識份子衣食無憂,但搞抗爭被迫去到伊朗北部,歸園田居做陶淵明咁滯。咪講笑,真係養金魚咋!幸好仲有賢妻(錢冇咗可以搵返)同埋生性嘅仔,都算小確幸。戲入面呢?一開始就係在北部,去到好後先話你知點解主人翁搞到咁。我覺得呢個手法係好的。

然後講過啦。有人話 「你討厭政治,但政治會找上門」,不完全正確,亦唔係導演真係想講嘅嘢。我諗起嘅係;

在金融界工作的時日愈長,愈明白這世界能令你生活更好的人很少,大部份人只會為你生活添加麻煩,甚至當你只想自求多福,做好本份時,都會有人惟恐天下不亂,故意走過來為你增添煩惱。

導演想講嘅,唔只係伊朗強權,而係小人物,唔止係政權,係每一個人,鄰居朋友,都同你為敵。當然亦都幾肯定導演避重就輕,話晒呢套戲都係拎咗官方批文先拍(所以有出晒啲工作人員名單,以前呀伊朗的士司機啲片冇的,只出自己名)。你班友在香港梗係把口勇武,但人哋在極權之下拍戲,一定要小心。踩過界呢,自己收監事少,以後冇得拍戲話畀人聽事大。所以好多導演都係刷邊球:千錯萬錯呢,都係地方政府錯,制度錯。拿,千萬唔好質疑中央。你見伊朗片係咁,大陸片《嘉年華》,《我不是藥神》都係咁,總之係地方政府/前朝嘅錯。你可以話滑頭或者跪低,但,定你寧願冇得拍?《戰雲密報》(The Post)話頭, The only way to assert the right to publish is to publish

主角好簡單,就係死牛一面頸,有原則,不同流合污,A Man of Integrity。一開始講佢在北部養金魚嘛,好啦,借咗銀行錢要還,但冇錢。正路嘅做法係賄賂銀行職員,自然有人搞掂,在香港嘅你聽落好離譜,但在伊朗明顥係常規。最後主角都係唔肯,寧願賣車照畀罰息,人人都覺得佢傻仔。

魚又畀人毒死晒

但,你堅持,可以堅持得幾耐?財團睇中佢養金魚嘅地,想買(邊度都有地產霸權!伊朗北部爛地都係!)。你唔肯嘛?就有人截停啲水。主角就去同人爭執打交,照計只係好少事,但又越搞越大。因為佢唔肯行賄,要訓臭格。對面仲買通埋法醫做假報告,法官就只能「公事公辦」。搞到主角一身蟻。然後呀主角誓不低頭,堅持大衞對哥利亞,高風亮節,頂天立地。但現實就話你知A Man of Integrity,在伊朗有乜後果。真正嘅你反抗越大,成個建制(由政府到鄰居,所有人)就反彈更大。最後?魚都畀人毒死晒,錢又冇得還。再玩大啲?直頭屋都畀人燒埋。家破(但人無亡,導演仲係唔玩呢啲煽情嘢)

仲未夠絶?絶在就係主角肯妥協啦,好啦我賣啦我賣啦—丫,「而家我老闆又唔想要啦喎」。「不過我可以私下幫你半價要嘅」。令人拍案叫絶。

但重點並唔係主角點慘,而係成個社會點樣迫到你扭曲自己。主角老婆其實真係善解人意,百般容忍,成日叫主角唔好咁有原則,仲有份不錯嘅工,在學校做校長,仲成日可以走出去營救主角。但佢老婆正係示範咗咩係「受害者一樣係加害者」。對住異教徒嘅鄰居,佢一樣踢人出校,「我都係跟規矩做嘢」。仲有,佢一樣濫權,一樣搞小朋友,同仇家個女講返去同你爸爸講叫佢唔好玩嘢,否則就我搞你—最後當然唔夠人鬥。

屋都畀人燒埋

(嚴重劇透)

最後係點?由於套戲真係唔係《就算世界與我為敵》,而係A Man of Integrity。所以結局當然唔係圍埋燒嘢食公義彰顯(睇少啲荷里活片啦),導演唔係要你食兩個鐘爆谷然後好似拎到啲哲理返屋企咁(睇少啲超級英雄片啦)。結果當然係,就連我哋呢位正直不柯嘅主角,A Man of Integrity,一樣都係被迫入邪道。體現咗「在伊朗呢,唔係你搞人就係人搞你,冇第三樣嘢」呢個母題。

唔止,主角憤怒爆煲後,就真係抗爭無底線。你見人哋都係搞佢啲魚搞佢間屋,冇話傷及佢家人之類。佢就威咯,買通獄卒,隊冧埋個仇人。呢度嘅處理同《雷洛傳》有異曲同工之妙,講一個原本正直嘅人,點樣同流合污,係貪,我就貪夠五億!

更諷刺嘅係,個結局十分之咁《黑社會之以和為貴》。主角做低咗仇家,梗係去埋喪禮洗脫嫌疑啦。點知一早有人知佢做緊乜,但唔緊要,「以後你就接替佢個位啦」。至此,呢個A Man of Integrity,完全成為佢以前最鄙視嘅人。

好多影評都提到戲入面嘅象徵。係有幾幕都幾震憾嘅,佢先拍周圍,人嘅反應,聲音,然後先畀個大圖你睇。金魚死晒係咁。燒屋都係咁。仲有好有意象嘅西瓜釀酒。

伊朗當然禁酒,但主角就私釀。留意電影中用咗唔少時間特寫佢扭榨西瓜汁,正如有影評指出,呀主角啲西瓜沖越嚟越濃,扭都扭得越嚟越大力,呢個代表佢嘅憤怒越嚟越勁。

最具象徵意義當然係最後一幕:話說主角但凡唔開心,就自己拎個背包,袋住啲西瓜酒,去一個自己先知嘅山洞,入面浸溫泉飲西酒。留意,之前金魚畀人毒死晒佢冇喊,甚至間屋畀人燒埋佢都冇喊。唯獨係最後佢正式由「被壓迫者」成為「壓迫者」,佢就大喊一場了—因為佢卒之守唔住自己咁多年嘅信念,卒之成為自己討厭嘅人。

原文刊在作者 Medium
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