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非政府組織代表團回應第96屆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會議

非政府組織代表團回應第96屆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會議
廣告

廣告

新聞稿:非政府組織代表團回應第96屆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會議

1. 香港非政府組織代表團(民間代表團)在上星期五(8月10日)和今日(8月13日),在日內瓦旁聽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下稱委員會)審議香港政府提交的報告。代表團感謝委員會提問尖銳,切中香港少數族裔和弱勢社群多年來承受的困境。跟進報告員居恩·屈特先生(Mr.Gun Kut)Kut直斥對於中國代表團千里迢迢來 到日內瓦訛稱中國沒有種族歧視及人權問題十分失望。他和委員會主席均重申委員會審議是為了讓中國實踐公約責任。 民間代表團同樣對香港政府在會上迴避提問 ,拒絕承諾落實委員會多年來的建議感到遺憾。

政府答覆令人遺憾

2. 香港政府今天在會上的答覆實在令人遺憾。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陳帥夫代表香港政府發言,面對委員會多番要求改革平機會,仍堅稱目前反歧視機制及平機會運 作良好,無需成立法定人權委員會。事實上,香港自有《人權法》以來,對聯合國 不同委員會要求成立法定人權委員會的建議置若罔聞,回應亦一貫陳腔濫調,無視學術自由、表達自由等人權,及急需有獨立於政府以外的法定人權機構作保障。至於《種族歧視條例》,陳僅重覆指會繼續研究如何落實相關建議。對於委員會其他 具體的提問,陳竟然指時間有限,除非委員會進一步提問,否則不作口頭回應。是次聆訊有民間團體在席和網上直播,政府拒絕作口頭回應,不單剝奪公眾知情權, 亦反映政府面對國際社會質詢,只會採取「駝鳥政策」;比起澳門政府代表有條理 地逐點回應委員會提問,港府實在相形見絀。代表團對此感到相當遺憾。

3. 香港大學比較法與公法研究中心主任羅愷麗教授(Ms. Kelley Loper)對香港政府在是次審議中的表現表示遺憾。她指香港過去九年,在多個人權議題均原地踏步, 反映香港至今仍未充份遵守在《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的責任。她預計 委員會是次的審議結論很可能只重覆2009年同樣的建議。

委員會提問切中民間關注

4. 總體而言,委員會成員星期五在會上主要關注香港五個涉及種族歧視的範疇:
(一)平等機會委員會(平機會)和《種族歧視條例》改革進展緩慢;(二)少數族裔的教育政策;(三)外籍家務工受到制度歧視;(四)缺乏打擊人口販運的措施和(五)免遣返聲請審核制度。對於民間代表團同時關注警察缺乏種族文化敏感度,以及單程證制度下中港家庭的困境,委員會則未有觸及。

5. 平機會和《種族歧視條例》:委員會不滿香港的反歧視制度,認為平機會主席及成 員由特首委任,辦法不符國際標準(《巴黎原則》),令平機會的獨立性存疑;對於《種族歧視條例》,中國審議報告員馬魯甘先生(Mr. Nicolás MARUGÁN)在 星期五的聆訊上批評政府遲遲未跟進平機會在歧視條例檢討中提出的建議,說:「政府本來說會採取歧視條例檢討的其中9項修例建議,現在又變成8項,其中6項涉及《種族歧視條例》,但沒有一項是實施委員會在2009年的建議。」他在兩日的聆訊中一要再求香港政府回應。

6. 少數族裔教育:委員會指出,雖然政府今天已透過書面回覆香港有關少數族裔的教 育政策,但認為政府亦應現場交代報告中政策對少數族裔的影響;故委員會敦促香 港政府盡快交代如何加快協助少數族裔的中文學習進度,令少數族裔能夠順利融入 社會,以免繼續在社會經濟上被邊緣化。

7. 移民家務工:委員會成員星期五在會中關注香港移民家務工面對人權侵犯和強迫勞動的情況。委員會了解到移民家務工面對「兩星期離港規定」和「強制留宿規定」 的潛在威脅,加上監控和投訴機制不足,特別容易受害,故要求香港政府回應如何 在該兩項規定下保護移民家務工的權利,以及落實《國際勞工組織》第189號公約 及落實第29,81及105號公約的情況。然而,香港政府無視委員會的建議,堅持一 貫立場,聲稱「兩星期規定」有效防止工人經常轉換僱主或於終止合約後在港非法 工作;高等法院原訟法庭認為「強制同住規定」不是無法接受或顯著增加侵犯移民 家務工基本權利的風險。所有回應皆顯示政府未有誠意解決移民家務工面對的困 境。

8. 甄別難民身份:委員會關注香港統一審議機制的公正性,並留意到香港仍然拒絕甄別難民身份、令聲請人在港期間處於窮困,要求港府基於公約責任作回應。

委員會肯定公民社會貢獻

9. 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指,委員在會議期間多次公開及私下感謝民間團體提供資料,及親身到日內瓦進行遊說。事實上,聯合國審議國家報告的工作方法十分重視民間社會的角色。他強調,委員雖為人權專家,但他們仍然期望能與前線的、獨立的非政府組織對話,以核實在地實況,尤其判斷人權議題的優次,故仍亟需依賴民間社會提供資料,以作出全面的審視。人權監察的羅沃啟對來自中國大陸的非政 府組織缺席是次審議感到異常不安,認為有可能是中國政府對內地團體到聯合國 「說真話」打壓的結果

聆訊過程反映國家代表「霸道」

10. 此外,代表團觀察到,實質聆訊時間嚴重不足。Marugan表示,是次聆訊範疇長達 九年,實在需要更長的聆訊時間,惟聆訊維持只有兩節分別三小時的安排。事實上,多名委員準備了多項問題希望中國、香港和澳門政府代表回應,但多次遭到委員會主席以時間不足為由,中斷委員提問。在星期一的三小時聆訊中,中國政府代表團花上一個半小時述說中國如何沒有人權侵害,甚至沒有預留時間予香港政府代表發言,最後只在委員追問下才讓香港和澳門代表作口頭回覆

11. 在星期一聆訊開始前,會議室內發生了一段小插曲:由於舉行聆訊的會議室座位有限,聯合國公約委員會每次公開聆訊國家報告,均安排特定席位予非政府組織觀察。然而,中國政府代表團竟要求一早已就座的香港民間代表團讓位。此外,中國政府在聆訊結束前致謝時,有別大會和人權專員的態度,並無向公民社會參與和觀察聆訊致謝,反映其對民間社會的不尊重,忽略公民社會在聯合國公約委員會內的重要角色。另外,有多次到聯合國出席會議的羅沃啟和劉慧卿均表示,是次聆訊氣氛緊張,罕有地有配槍警衛在會議室內把守。而民間代表團成員進入聯合國大樓和會議室,個人物品均要經過搜查。

12. 總結而言,民間代表團認為委員會相當認識和關注香港現況,明暸香港消除族群歧視的制度和政策相當不足,感激委員會對香港現況的關切,亦重申香港政府應儘速落實委員會過去提出的建議,實質改革目前平機會、《種族歧視條例》及其他法例的漏洞,致力消除香港種族歧視問題。委員會預計於8月30日發表審議結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