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勞工

實習是勞動?應唔應該俾錢?

實習是勞動?應唔應該俾錢?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暑假期間,各大專院校大多會安排同學實習。不少同學抱著一股怨氣,認為付出勞力卻無金錢回報。究竟同學、機構及院校點諗?

實習生:望實習有合理報酬

小明(化名)是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學生,經院校參與民主黨暑期為期兩個月的實習計劃,期間只得院校給予的400元津貼,認為報酬不公。

小明在民主黨地區辦事處實習兩個月,逢星期一至五工作,每天工作8小時,完成實習後可獲相等兩個學科的學分,隨後可向院校領取400元津貼。

在報名參與學校實習計劃前,小明已得悉所有的實習均無報酬,惟實習是畢業要求,修讀雙學位的他考慮到日後需參與學校規定的暑期交流計劃,以及將來每個學年都要參加選修學科的實習工作。他又表示自己向來關注香港政局,既然有機會了解一下政黨的運作,又可滿足畢業要求,所以選擇了民主黨的實習計劃。

不過實習亦增添其生活壓力,小明指自己在一所補習社工作,上司鼓勵他可在暑期多開幾班教學,卻因實習工作霸佔了日間時間,他只能安排於星期六開班,估計每個月少賺約5,000元。他指雖然父母目前有能力繳付學費,但兩人的職業並不穩定,憂慮未來會出現財政困難。

那麼為何小明不在學期之間實習?他稱考慮到政黨工作要求包括活動統籌及處理個案,「拉長黎做好難可以跟貼啲」。而且,第三個學年以後需在學期間參與選修科的實習,學校早已表明該選修科的實習其間不能參加其他機構的實習工作,故打消了在學期之間實習的念頭。

他又不滿「同工不同酬」。目前民主黨有兩種實習,第一種是由民主黨的青年部「民主青年」統籌的「民主小茶飯」暑期實習計劃,實習時數為150小時,每小時可獲40元津貼,約滿後可取得$1,500的約滿津貼,合共約$7,500。第二種則是民主黨與大專院校合作的實習計劃,並無任何酬金。

31946712_1720855924660889_5565794367370690560_o

小明表示自己作為毫無經驗的實習生,不會要求取得跟全職或兼職同事同等金額報酬,但認為自己的勞動付出有價,同時眼見同為實習生的同事,跟自己工作的內容並無差別,卻可獲每小時40元的津貼。

機構:不當同學廉價勞工

實習的怨氣,機構點回應?負責「民主小茶飯」暑期實習計劃的民主黨高級項目主任黎敬瑋接受獨媒訪問,黎敬瑋指,過往「民主青年」的實習計劃只提供較少的津貼,但他們亦認為社會轉變,故提高至每小時40元。不過與大專院校合作的實習計劃,部份規定不容許機構給予津貼,只能給予少量「車馬費」,故民主黨今年開始向院校實習同學提供上限為500元的「車馬費」。

黎敬瑋

黎敬瑋指,民主黨對提供同等津貼予院校實習同學持開放態度,指院校如有要求,他們會在黨內討論。不過他亦承認此安排會影響該黨收取的實習生數目,「雖然我們不是很富有,但我們亦想給予同學機會實習。」

他指民主黨有共識,不要把實習同學當作廉價勞工,認同勞動力是血汗錢、學生有基本尊嚴。民主黨的實習計劃倡議上司與下屬雙向溝通的工作模式,歡迎同學指出上司的不合理要求。實習計劃亦不會「工作單一化」,如只是派發傳單及擺街站,而是讓同學接觸不同範疇,包括跟進個案、組織活動甚至參與與官員會面,讓同學明白青年在社會運動、政治運動和地區工作的重要性。民主黨亦委派監察員監察實習計劃,在實習中期會著實習生填寫中期檢討問卷。

院校︰實習是學習,「出錢」有違實習原意

院校又點睇?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助理總監丘梓勤強調,實習計劃是學習的一部份,社會科學學院的實習計劃屬體驗式學習(Experiential Learning),跟一般職業導向的實習有所不同,故此參與計劃的機構招收實習同學的門檻及要求亦較低,開放予同學的職位亦較多。

丘梓勤認同實習同學為機構提供勞動力並作出貢獻,但指一旦機構「出錢」,同學與機構構成僱員關係,機構對同學的要求亦會因視同學為員工而提高,同學可以選擇的實習工作將會減少。此外,實習內容亦會因為這種「僱員關係」的單向指引而有所限定,削減校方及同學主動商議實習內容的權利,未能做到院校倡議學生主導的實習模式(Student-initiated Internships),即鼓勵同學在實習過程中,自發地發掘出自己的興趣及強項。

IMG_3956

丘梓勤重申,實習計劃的主要目的並非要讓同學「賺錢」,而是讓同學可就個人人生規劃及興趣而選擇實習內容,體驗在職場上如何實踐社會科學知識。

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在2018年,共有134間本地及非本地的實習機構與學院合作,提供460個實習職位予300多位同學。丘梓勤表示,所有實習機構均是非牟利運作,大部份屬非政府組織及小型機構,若要求實習單位給予津貼,憂慮實習機構會因為「出唔起錢」而數目大減,「唔好話134間,會連34間都無」,有違開辦實習計劃的原意。

對於400元津貼安排,丘梓勤指如同學參加非本地實習計劃,學院亦會提供較高津貼金額。丘重申實習工作以學分計算,性質如同課程(course),期間亦會有教學助理跟進監督,並會到機構會面同學了解實習進程,同學亦需提交功課分析自己如何應用學科知識,尤如上堂學習,分別只在於實習是以校外形式(off-campus)發展教學,「同學返學校上堂都唔會要求學校俾錢」。

丘梓勤表示,如實習單位認為有必要給予同學津貼,學院亦不會拒絕,惟不會主動要求。不過他憂慮同學在選擇時或會因應金錢考慮,視實習為賺取金錢的途徑並理解為上班,影響實習的學習性質。

他亦指實習生未符僱員資格,機構亦需要投放資源及承擔同學工作表現的風險,而學院為了不讓學生在實習過程有感「幫人賺錢」,故所挑選的機構均跟企業社會責任有關。

記者:梁芷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