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邵家臻

社福界立法會議員/浸大社工系講師/社工復興運動發起人/我信基督,不信基督教/屋邨仔,在石蔭村長大/雨傘人/貓奴/進步社會工作學派/社工註冊局民選委員 網誌

政經

給食環署長劉利群的情書

給食環署長劉利群的情書
廣告

廣告

親愛的利群:

劉利群署長,也許我直呼妳名字是有點冒昧、唐突;但既然是給妳的情書,我也即管斗膽稱呼妳:利群,希望妳感受到一份情誼的親切。

利群,我不肯定邀請妳一起參與拾荒體驗的「英雄帖」措辭是否太強硬,不是妳杯茶;若是,我樂意收回,我願意為妳另寫一封「情書」。

今早,我在「回應蘭姐被食環票控一事與拾平台就拾荒群體處境的訴求」記招上,我細心聆聽著北角蘭姐、葵涌蘭姐及北區黃姐三位的拾荒生活分享,她們的處境和遭遇,難免會令有良知的人激動和感動,這就是「情」;我認為利群妳作為署長級官員,更加需要有「情」,因此我決意為妳寫上一箋情書。

**********************

七月廿三日,利群妳的同事於北角票控一名拾荒長者蘭姐亂拋垃圾,幸而經一輪申訴後,蘭姐終撤銷控罪。不過事情尚未告一段落,食環署的「告完又徹」固然行政混亂,但同時令蘭姐身心俱疲壓力大增,事發後入院一周;事件反映食環署不清楚拾荒群體情況,以致社區屢生衝突。早在上月三十日,我已親自致函予妳,並發出公開的英雄帖,希望邀請利群妳和我一起參與拾荒體驗學習。儘管英雄帖發出後的兩天,妳便安排了副署長黃淑嫻女士致電我,說邀請「正在處理中」;可是半個月以來,我還是得不到利群妳的任何消息。「襄王有夢,神女無心」;我誠意的邀請彷彿就像政府過往的官僚反應,只落得石沉大海的下場。

我的摯友兼同事Fer(張超雄議員)說,他認識利群妳多年,從沒有在妳身上找到一個「情」字。也有人說,面對這個冷漠不仁的政府,相信官員會進行互相以同理心代入的「易構」體驗是癡人說夢。

利群,坦白說,我不認識妳。然而,我相信「人間有情」,我對妳仍然期許,期許一起參與拾荒體驗學習。我深信,妳那滿有意思的名字已反映了妳的與別不同。「劉利群」的「利群」,大概就是妳父母為妳改名字時的一個期許,伯父伯母一定希望妳可以盡公民責任,作出「利群」的社會貢獻。「利群」,應該是有利弱勢社群,而不是有利「優勢社群」吧?我默默地禱告,祈願妳不負父母的期許,不負妳署長的身份,不負妳高級官員的地位。也許我單純,但我還是希望妳會選擇和我們一起參與拾荒體驗學習。

**********************

利群,除了體驗,我還想妳跟我向拾荒群體說一聲多謝和一聲對不起。

多謝,是多謝拾荒者過往為香港的辛勞,她 / 他們其實為香港的環保回收及垃圾整理付出良多。對不起,就是大家都沒有認受拾荒者的工作,以致她 / 他們不斷受苦,不斷被欺壓。

利群,如果妳夠貼地,每天在街頭巷尾總有機會與拾荒者擦身而過。拾荒現象並不是個別社區問題,只要妳願意張開眼睛「直視」拾荒現象,便會明白拾荒是一種工作。

香港貧窮人口多達100萬人,長者貧窮佔33.7 萬。拾荒現象反映了各種政策的失靈,當中包括:扶貧、安老、房屋、勞工、醫療等政策均出現問題,沒有做到提供基本生活功能。利群,無論如何,請妳不要和其他官員一般見識說風涼話;長者拾荒不是興趣,更不是為了細藝,這切切實實是長者貧窮問題。若一味視拾荒行為是違法,一味只懂無情驅趕,甚至又拉又鎖,充公手推車,那只是妳選擇視而不見而已。

我明白,食環署職員都是受害者,一方面政府既無拾荒者政策,另一方面食環內部亦沒有指引給前線職員參考,那只會令執法人員擔當爛頭卒,成為被公眾指罵的代罪羔羊。我認為,當務之急,就是政府正視問題,確認拾荒者的工作身份,制訂拾荒者友善政策。

然而,拾荒者的生活總不能靠想像,靠耳濡目染來感受;說到底,我還是想邀請利群妳和我一起參與拾荒體驗,好讓有足夠知識共同制訂讓食環前線職員及拾荒群體雙嬴的友善政策。

緣份實在是不可思議,云云官員和議員之中,能夠在拾荒議題與妳相遇,就算談不上是運氣,也是或多或少的命中註定。願這訣情書能感動妳,不要輕看由妳促成的體驗,將讓食環職員與拾荒群體雙方更懂得諒解對方的工作,改善社區之間的張力,並有望日後發展推動拾荒者友善政策,期盼今個星期內得到親撰回覆。

**********************

這段日子,我時常拿起手機看看有沒有妳的回覆;
我不時翻閱面書及報章,看看是否找到妳的動態;
每次找不到妳的消息,總讓我忐忑不安。

我一遍又一遍的讀著之前給妳的一字一句;
我既渴望得到妳的回信,但又怕被妳的拒絕。

但我信人間有情,等妳回覆……

等得牽腸掛肚的家臻
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五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