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商場監視多 清潔工組織難 與APM爭持十年捍權益

商場監視多 清潔工組織難 與APM爭持十年捍權益
廣告

廣告

草根行動媒體】 特稿(2018.8.17)

一般人想到清潔工,總很容易想到街道上受聘於食環署外判的清潔工(如上月的觀塘食環署外判工友罷工);或者會想起房署聘用於公共屋邨的清潔工(如去年12月的海麗邨外判清潔工罷工)。然而,其實大家有沒有留意到,在許多大型商場,也一樣有清潔工,而且, 不是直接受聘於商場,但是同樣面對外判的問題。香港婦女勞工協會(下稱女工會)及其所協助成立的清潔工人職工會(下稱工會),就去調查四大地產商轄下外判清潔工人處境,了解到商場清潔工不合理待遇的一面。最後更揭發到嚴重欺壓個案,引發後來到APM商場抗議的行動。

「商場環境,很多人以為在冷氣地方清潔工作好輕鬆,但實質工人在工作時間要不停在商場內遊走,工具或只有一塊布一個夾一個掃,不停要抹玻璃、彎腰夾走垃圾。商場最多的其實是閉路電視,四處是保安﹔控制室對清潔工的位置和工作時刻掌握,工友都要不停手。工友在商場又行又抹,但商場不屬於他們,他們只能從後樓梯出入上落,休息飲水都是在後巷,那裏又熱又焗不通風。」女工會的總幹事美蓮說。

女工會幹事阿茵也嘆:「在商場想和清潔工友談話不容易,談久一點,就會有人過來干擾你,因為CCTV在看著。」美蓮又續指:「工會成功組織工友是因為懂得分辨那個防煙門是可以進入後巷後樓梯、那個防煙門一按就响。其次就是要找到地庫某個角落的垃圾房,工人要飲水食飯和簽到的地方,那裏既是垃圾房也是停車場,一陣陣垃圾味混和汽車廢氣。除了商場,這裏也是工友工作的地點,因為商場收集的垃圾是要運到垃圾房。垃圾房也是清潔工食飯的地方,因為飯盒及隨身物品都只能存放在垃圾房不可帶上商場,所以到底層地庫的垃圾房也可找到工友。」

談到APM商場的抗爭行動,最早可遠溯到2007年,承判清潔是港威清潔公司,當時清潔工友薪酬極低,時薪不夠20元,低於政府最低工資保障運動標準,但並不違法,工友有寃無路訴。但令工友站出來的是不公道。因港威在低薪中把部分的薪金部分當作津貼以逃避供強積金、又每月扣減工人十元,以及用種種名目扣工人薪金,如入職時先繳交50元作制服的按金,工作圍裙如有損壞就要賠償。當時同一集團還包括旺角火車站的新世紀商場。兩個商場工友一起秘密開會,由互不相識到惺惺相惜。大家交流情況,發覺公司用每人扣少少的策略,令工人不察覺,但全部加起來、金額卻驚人。工會知道,要工人為個別所扣減的錢去勞工處或勞審是高難度,因為時間和精力消耗大。而且工友都有經濟壓力,害怕會失去工作。所以策劃大行動,透過市民的支持去迫新鴻基承擔外判責任,迫外判商取消不合理制度及退回多扣工人的金額。

於是一個星期日的下午,清潔工友都預先走在商場的各樓層,等著。女工會聯同中大基層關注組、中文大學學生會、一班工運朋友,約四十人,分3隊走進商場,大隊拉著横額進入觀塘APM商場抗議,二隊由商場3樓放下直幡、第三隊向顧客派傳單。工友雖沒有加入隊伍也沒有叫口號、但一齊在場當作參與了。互相拋個眼神心領神會。

行動在商場內僵持了一個多小時,直到新鴻基派人到場並即時找來清潔公司負責人,即時三方開會,行動才中。在場內,曾探訪工友的學生,向市民講述外判商如何壓搾工人。當年工會與學生指斥新鴻基作為外判主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新鴻基地產坐擁百億資產,斥資五千萬為商場宣傳及裝飾,卻連一個合理的工垃作待遇也不能提供,實枉為「以心建家」的理念。」

事隔一年,2008年,女工會又再聯合中文大學學生福音團契社會關注組,訪問了11個新地屬下商場清潔工人。發現新地旗下商場的清潔工,薪水較當時市場平均工資25.2元少,甚至東港城的日更清潔工平均時薪只有13.8元,比市場工資少45%。其他發現包括:1)平均每日工時10小時,部分更長達12小時;2)部分商場規定員工每日用膳時間只有半小時;3)部分商場不容許員工在工作時間飲水、休息;4)新都會廣場清潔承辦商被指不准員工透露自己工資,否則會被解僱。當中最誇張的,是APM商場清潔外判商,被員工踢爆禁止員工跟其他人談話超過三句,否則扣薪300元。這次,工友臨時罷工,全部停在垃圾房,然後叫工會去幫手。老闆到場,結果又是工會與老闆吵了一架。最後,令公司作出改變的是學生團契拉隊到新鴻基總公司門外抗議。

再事隔一年,2009年,新地外判清潔公司又再被女工會揭發自2008年10月開始每月公司扣取工人強積金但無供款,而且還被拖欠2009年5-7月的薪金。女工會當年的新聞稿指出:「工友每個月辛辛苦苦工作都是為了生活、為了家庭,工友已經體諒了公司數個月,但是水電費、屋租會體諒工友而不用他們繳交嗎? 當然不會!! 所以,工友決定向工會求助不再容忍公司無良的行為,經過一輪探訪和與工友相討後,清潔工人職工會於2009年6月與港威清潔公司負責人商討有關拖欠清潔工友薪金及強積金問題。」。談判順利,因為另一新地商場新世紀中心的工友在商場拉橫額。過後,外判商港威清潔公司承諾盡快支付五、六月薪金,以及分期退還強積金供款予工友。

近幾年,外判清潔公司已轉了另一個叫增力的清潔公司,而且是新地的附屬公司。今年5月,有APM的清潔工友聯絡工會指表面加人工實剋扣,因原有的有薪食飯時間被取消,三十分鐘休息時間亦被取消。其實,無論增力還是新地,都連續15年參加社聯商界展關懷的活動,故工會向其他在APM工作的會員查詢確為普遍情形後,立即發信給新地及向社聯投訴,此舉馬上湊效,一個月內公司便與員工商討,工友成功保存了原來的飯鐘安排及三十分鐘的休息時間。

阿茵是近年入職的幹事,談到這次爭取,她嘆道,其實全靠多年的組織工作,工友的信任和資訊提供,像這樣的剋扣事件才有可能輕易解決。現時的APM和新世紀清潔工,成為工會會員,與其他會員一樣大多經歷過工潮,體驗過面對不合理要靠工人集合力量才可改變。阿茵表示,工會成立於2002年,十多年來,加入的會員,大部份是政府外判承辦商的清潔工,包括食環署、房屋署、及康文署,因為工會主動關注外判制度。其次是大地產商轄下商場清潔。另外也針對領滙(及後領展)轄下商場的清潔工,以及公營部門如地鐵轄下的清潔工。工會的力量,實在是來自多年不懈的工友組織、爭取、教育工作,還有市民的現身的支持。

(【草根行動媒體】特別呼籲:女工會賣旗籌款,將於2018.8.18早上7時至中午12時舉行,於九龍各地鐵站出口均會有義工賣旗。女工會經濟與人手拮据,站在基層立場發聲發力,深耕社區勞工組織,無任何宗教、政黨背景,只為基層打工仔女和主婦去打拼爭權益,堅守廿多年。現女工會財政匱乏,希望廣大市民多多支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