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國際

子宮究竟屬於誰?

子宮究竟屬於誰?
廣告

廣告

起題:《生育政策十三韻》

媧皇天技赤縣開,甩藤成眾庶民材。
千秋萬代衍宗族,三皇五帝迭登台。
曾說多人難成患,後云少育本應該。
如今又憂香火斷,獻策強制促三胎。
傳燈繼鼎通百世,勢眾聲大拼將來。
蟻聚枝繁堪言大,黨強官富更聚財。
際此神州翻稱赤,不靠草繩不靠坯。
愛黨愛國要生仔,人多人少誰主宰。
女兒子宮歸國有,男子金槍聽令抬。
從今排卵宜加速,往後雲雨要成災。(應該是Joy才對 )
不力敦倫要批判,唔交足數必制裁。
務使精蟲重抖擻,不拘一格製奴才。

世界各地都有不同的「造人神話」,但在大中華地區,有些神話卻最能反映到今天仍然有跡可尋的小農經濟色彩。

中國傳統神話說,盤古開天闢地之後,平靜的世界總是要被野心家搞亂。後來黃帝要與蚩尤大戰於涿鹿之野,蚩尤被殺。但這樣的鬥爭,在赤縣神州難以息止。黃帝死後,其曾孫顓頊繼位,也要繼續與野心家共工戰鬥。結果共工也是戰敗,他怒而發脾氣把頭撞向在西南邊的不周山。其實不周山的名字是後來才有的。不周的意思就是不完美,是被共工撞崩了一角,所以才叫不周山。那個山,原本是天柱。頂住天的樑柱變得不完美,結果是天柱折,地維裂,洪水四野,地陷東南,天傾西北,太陽從此由東向西走,江河由西向東流。

女鍋除了斬了四隻大龜的腳來頂住快要塌下來的天之外,又鍊五色石以補青天。補天工程算是一力搞掂了,但要治地上的洪水,就要靠更多的人了。

女媧造人開始的時候,是一個個按照自己的形象以泥土做出來,即所謂「摶土造人」,情況就等於做雕塑。但這個方法實在太沒有效率了,為了要多快好省做更多的人,便想出了以藤繩打成一個一個的結,然後放入泥漿中,把麻繩一扯出來,繩結之處就會甩出一個個的泥巴團,注入生氣便成人了。這種甩繩造人的方法,比逐個揑造快得多了。不過如此粗製濫造,這些泥人後來就變成了黎民百姓,即所謂庶民了。而之前逐個用手做的,因為做工較好,就成為了官員及政治貴族。這種命定主義觀,也可能造成了今天仍揮之不去的階級觀念及對政治權勢的膜拜。

往後的所謂大禹治水,其實就是小農經濟必需要搞好的水利工程,否則便必定是洪水流湍,民不聊生。要治水就要有大量的人力,還要都服膺於總設計師的鴻圖大略,不得亞支亞左。出自甩繩而出的庶民,就最適合做這種奴才了。這一個文化觀念,也做成了中國歷史上幾千年來蟻民心態,對能人賢君的盼望及專制傳統。

日本也有類似的造人神話,但日本的精緻文化也反映在這些神話上。例如日本神話就認為從泥漿甩出來的人,如果掉落鄕村,就會姓村口或村上;掉在河的源頭就姓川端;掉在樹上就叫千葉;掉在井口及溫泉邊,就姓小泉或井上,諸如此類。

在中國大陸西南部的一個部族,也有一個很有趣的造人神話,充分反映了不同族群的文化中心主義。那神話說天神先把泥巴揑成人形,然後要把這些人模放入爐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