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許峰銘

教大言論自由關注組成員丶教大前學生會副會長丶教大關注勞工權益陣線召集人丶工學同行成員。現就讀於台灣清華大學社會所。fb: https://facebook.com/jayynope 網誌

社運

年輕人在中國消費不是一種媚共

年輕人在中國消費不是一種媚共
廣告

廣告

年輕人在中國消費不是一種媚共。

在政治恐懼盛行的年代,親近任何與中國有關之事物,都屬於背叛行為,以致北上深圳飲喜茶丶食海底撈等新興年輕人追崇的潮流玩意,都被政治活躍者視為「90後00後奶哂共無撚得救」的新證據,目的在於訴諸二分香港人與中國人之分別。

然而其實,北上消費從來並不只是近來這一個世代的事。早於香港經濟起飛年代直至近來,東莞叫雞團丶深圳揼邪骨從來是香港部分男士其中一樣的消費活動;即使是女士,上東門shopping行街,亦不是罕見之事;甚至推遠一點,小時候老豆老母親朋戚友點都有帶過去上下長隆中山珠海玩掛?我的意思其實想說的是,香港人在中國消費,並不是一個近來才出現的所謂赤化現象,而是地緣便利及經濟差距,產生的「消費符號化」,我的「購買力」在別的地方能夠象徵出比原來的更優越的意義:中國物價比起香港相對比較低,我用同樣的金錢在中國可以做大爺。此其一。

用消費行為證明與身分認同相關是不智的,換個例子,愛食日本菜,甚至食香港人至愛的雲南米線,是不是就等於我就是日本人?或是雲南人?顯然不是。食日本菜行為說明的僅是消費偏好而已,至於會不會因爲愛食日本菜而對日本不其然有好感?有可能,但並不是必然對等的關係,如果這樣的話,其實每個人都可能「愛」/「喜歡」上很多個國家,因為在全球化下,所有人手執的不只是一兩個國家的產品,你全都對這些國家有「愛」/「喜歡」/「好感」嗎?此其二。

三,亦是我最感興趣,未有答案的部分。去完中國消費,真的會突然不香港嗎?如果有人在中國問你:「你哪兒人?」會有人不回答是香港嗎?當「香港」作為了一個實然地方,一個being recognised的象徵,其實很少人會捨棄這個身分,因為「我」自覺地不屬於廣東,不屬於所謂大灣區,「他們」的所有事物「我」都不認識。反而,去完,更會自覺所有「我」與「他們」的所有「不同」:簡體字/貨幣/語言/交通規則等等,中國的陌生對香港人本來就如一個外國的存在。我思疑,這種「異地」的感覺,對第一次踏進中國的香港出生朋友會最為突出,由過境到一橋之隔的風貌,全都不是熟悉的。

在追求港式政治正確的時代,仇恨中國或許最受歡迎,然而可能會錯失很多真正可以動員說服的對象。可能恰巧的是,最認同自己是香港人反而是這些到中國消費的人,因為了解,所以更覺不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