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職工盟

香港職工會聯盟(簡稱職工盟)1990年成立,現有90多個工會成員,代表近20萬打工仔。我們堅守的使命:凝聚集體力量,推動自主工會運動,改變社會以達至工人的尊嚴生活! 網誌

社運

面斥不雅——一個廁所清潔工被解僱的故事

面斥不雅——一個廁所清潔工被解僱的故事
廣告

廣告

清潔工人薪金微薄,支撐著城市運轉,卻往往被人賤視。在紅磡體育館擔任廁所清潔工的阿雪,最近被觀眾謾罵,更被投訴至失去工作,最後來了工會求助。

阿雪負責表演期間清潔廁所,已在此崗位工作23年,從未被人投訴。她是個單親媽媽,獨力撫養兩個兒子,多年來一直是日間返律師樓做茶水,晚間兼職清潔工。阿雪已屆65歲退休年齡,近年患上耳石脫落,常見暈眩。她擔心暈眩影響茶水工作,會得失老闆客人,所以選擇離職。現在,兼職清潔工是阿雪唯一的工作。

紅館表演場次較疏時,阿雪一個月只需工作數天,高峰期則可能連續工作二十天。雖然時薪僅$36,但阿雪敬業樂業,與同事相處融洽。她雀躍地分享:「劉德華同蘇永康都認得我㗎,有次仲專登行埋嚟同我打招呼,話咦四眼姐姐又係你呀。」

上月紅館一連舉辦了廿多場黃子華棟篤笑,阿雪如常清潔廁所。7月15日晚上,她多次發現女廁內滿地尿迹,每每弄乾不久又隨即要再清理。在散場10分鐘後,她入廁所後發現其中一格廁格地上儼如變了一個水塘,便說了一句「又搞到咁污糟,痾到成地都係,今晚啲fans都唔乖」,然後繼續清潔。

阿雪清潔完畢離開廁所後,一位在外面排隊如廁的觀眾可能聽到阿雪的抱怨,便指罵阿雪「咁冇禮貌,唔鍾意做咪唔好做囉」。阿雪回應自己只是對著地下說,並非要指責她,該觀眾仍繼續追罵:「把口咁賤,抵你一世做呢啲工啦。」後來有其他紅館同事經過,叫阿雪先離開,但該觀眾繼續追罵阿雪,追了好一段路。

阿雪其他同事指,當晚該觀眾向館方正式投訴阿雪,連其他同事也一起被罵,搞了大半個鐘。其後,紅館經理指示阿雪寫信解釋當日事件,阿雪在信中道歉,也為自己連累同事被罵感到難過。阿雪工作至7月尾黃子華完騷後,外判公司主管通知她8月起不再需要她,理由是「紅館上面話以後唔洗你返」。

阿雪現時正向外判公司爭取復工。她說,兩個兒子已很大,又有穩定收入,她也沒什麼經濟壓力,最重要的是想討回公道:「我都係想爭番啖氣,如果冇我地呢班人,都唔知個環境會變到幾污糟,我唔想清潔工俾人鬧又賤又cheap。」

黃子華告別表演之際,為香港市井文化把了一脈:香港人雖有滑頭、市檜的一面,但還是會守著一條底線。在公眾地方張貼「面斥不雅」四個大字,大家會自覺識做。你不必去做聖人,但也不至於淪為人渣。底線失守,就是這個城市崩坍的先兆。

香港盛行投訴文化,類似事件屢見不鮮。利用管理層的怕事心態,踢走「言語不敬」的清潔工人,你是成功了,盡顯上等人的威風。但同時卻輸掉了,一座城市的同理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