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職工盟

香港職工會聯盟(簡稱職工盟)1990年成立,現有90多個工會成員,代表近20萬打工仔。我們堅守的使命:凝聚集體力量,推動自主工會運動,改變社會以達至工人的尊嚴生活! 網誌

勞工

選擇抗爭 工會人越戰越勇 向路德會追回加薪兩成

選擇抗爭 工會人越戰越勇 向路德會追回加薪兩成
廣告

廣告

眼前是阿英、阿平及阿蘭三位路德會社會服務處轄下津助安老院舍的「照顧員」,何以引號引著照顧員?因為路德會於4月被揭發以低薪聘請「支援服務員」,但內容與「照顧員」完全一樣,扶抱、餵食及沖涼等均為份內工作,人工卻相差近3,000元,路德會旗下有四間院舍,據我們所知資料,約有50名工友受剥削,由此推算,路德會全年共剝削涉事工友逾180萬元。

長期受剝削,有人選擇啞忍,有人選擇抗爭。

抗爭之前一無所知

對於以上種種,阿英、阿平及阿蘭原本一無所知,對於院舍的撥款制度、薪酬待遇的架構等等一曉不通,直到社區及院舍照顧員總工會派出實習同學Michael落區,Michael被她們形容為「哥哥仔」,阿平接過「哥哥仔」手上的宣傳單張,了解政府的撥款來龍去脈,覺得很有道理,對他說:「不如你給我一疊單張,我入去幫你派。」

誰知院長把一切看在眼裡,在院舍門前等候她,查問與Michael的談話內容,又呼籲阿平不要派單張,阿平卻斬釘截鐵回應:「睬你都傻!」,一心要維護自己權益。

抗爭之時勇字行頭

工友知道遭長期剝削,自然忿忿不平,約莫十來個工友聚集起來,隨即部署行動,向傳媒揭發事件,逼使路德會正面回應事件;又趁母親節到路德會總部抗議,動之以情,讓大眾關注。面對傳媒,她們勇字行頭,站在鎂光燈下把事件清楚說明,沒有想過戴口罩,亦不怕被人認出。

問及會否有任何擔心,阿平笑指:「聽過工會之後,我先夠膽反機構,有道理就要講出嚟」,在旁的阿蘭亦說:「想得到嘅嘢就要爭取,而且我哋係應得,唔係無理取鬧」,阿英點頭,認為自己一直盡忠職守,不怕對方秋後算帳。

抗爭之路不會完結

事件後,路德會下四間院舍的「支援服務員」全獲加薪約二千五百元,由原來的底薪14,140元增加至16,640元,並且放寬了每月1,800元津貼的限制,不過要真正更改工作崗位名稱,要先等待院方的顧問報告。回顧事件,阿平說:「如果唔出聲,公司會繼續呃落去,出咗聲,公司會有所補救」。這群工會人越戰越勇,訪問當日才剛與院長開會反映意見,投訴部門內不公平待遇,亦正在撰寫聯署信,就增加院舍人手作出建議,阿英解釋有足夠的人手才可以確保院舍質素,最終受惠的一定是接受服務的老人家。再長遠一點,她們計劃年底會搜集區內的院舍薪酬資料作比較,阿平直說:「如果其他人嘅人工高好多,我哋都要繼續講數」。

阿英、阿平及阿蘭在路德會津助安老院舍分別做了6年、10年及2年,她們所居住的區域與院舍相近,她們希望長遠在該院舍工作,正因如此,她們知道一定要為自己的權益爭取。

那麼,你又如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