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我反高鐵的心從無改變

我反高鐵的心從無改變
廣告

廣告

香港的高鐵會在九月尾通車,令人想到,這是一條極具爭議的鐵路。前幾日,大馬總理馬哈迪正式宣布停止大馬的高鐵工程,更將其他一帶一路的相關項目都停止,相信,熟悉情況都知道,這真的是大馬人民之福,以下一段是我一位在大馬的好朋友給我的留言,我所知,他並沒有投票給馬哈迪,但從文字裡都看得出,他是贊成馬哈迪的做法,由於大馬都是用簡體字,我不想把原文有所改變;

「大马之所以会和中国签下这个协议,是因为前任首相纳吉 Najib 私人有收贿金唔少,自从他输了大选下台后,大马警察现在积极调查着他这方面的罪行。现任首相马哈迪腰斩和取消这几个协议的发展项目也是因为不想再继续泥足深陷,宁愿赔钱,不想随着工程发展的进程而继续向中国借钱来进行下去工程。纳吉目前已经有因为其他的洗黑钱、“不当使用金钱”罪名被控上法庭了。

还有补充一点,所有在大马进行的这些协议下的工程,根据合同是采用中国的工人和原料,大马没有获得实际上所谓“增加工作机会”的益处,之前在前任纳吉政府签下这合同时,反对党已经强烈抗议这点了。」

從這段留言再加上馬哈迪的決定,令我想到,香港人真的很慘和很無辜,明明看到中港高鐵是一個騙局,更是令到香港人只有損失,而沒有得到真正的得益。我反對香港建高鐵,不是今天,是早在2009年前我已經參與,每次的立法會開會,我休假就一定到立法會撐場,就算要上班,都會查看每一段相關的資訊。差不多每晚都有過千人到場示威。

記得當年,反對派真的是人強馬壯,大家的論點都好清楚,香港是無需要建一條又短,又貴,加上又慢的高鐵。當時所討論的很多質疑,那班官員都未必答得到,就算建制派議員點都撐唔掂,但由於建制派夠票,因此,撥款就被通過。當晚,若果我不是還在政府工作,可能會作出較激烈的行動,最少都掟個膠樽。

這次立法會討論過程,有兩件事令人很氣憤,就是做價和一地兩檢的問題。和一些工程界朋友傾過,呢條鐵路一定接近千億,原來他們是有一個計算方法計出來,我聽了就明白,果然在多番追加之下,真的接近千億。另一方面就是一地兩檢的問題,當時最記得公民黨的兩位大狀,湯家燁和吳靄儀追問,政府是無法解答,兩位大狀更指出,無論如何都違反基本法,果然到差不多完工要通車,就「一言九鼎」下,違反基本法都要通車。

好多時,很多人都會指我呢個阿叔非常之反叛,尤其是對政府施政,我好多時都會反問,我有講錯嗎?就以高鐵為例,香港是一個這樣細的地方,也有這麼多關口,航空業又發達,為何要建一條又慢又貴的高鐵呢?相信答案好明顯就是取悅大陸佬。我反高鐵另一個原因就是,三個字「手尾長」,相信未來香港人還要付出極之高昂的代價。因此,我反高鐵的心永遠不變,更加不會在香港搭高鐵。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