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十年後,再聽謝安琪的《Binary》

十年後,再聽謝安琪的《Binary》
廣告

廣告

《Binary》的碟名,應該是受到《囍帖街》歌詞的啟發,此首已成為香港流行音樂的經典作品,既寫了一段愛情已消逝的故事,也寫了昔日有很濃喜慶氣氛的利東街,終逃不過被改造的命運,時過境亦遷。這種變化與從中所產生的傷感,很能夠對應著港人對回歸後之香港(「溫馨的光境不過借出到期拿回嗎」此句,較明顯地說了香港的「回歸」),普遍會有的失落情緒;連過往的小資情調(「小餐檯梳化雪櫃及兩份紅茶」),都因主權易手,而變了味。Wyman於《囍帖街》之中,用了「忘掉」、「放下」、「學會瀟灑」等詞語,雖告訴我們在很壞的時世裡也能夠重新出發,但這所謂的鼓勵內,又帶著無奈、需接受殘酷現實的感覺,乍聽起來,是頗為消極的。

從05年灣仔利東街重建事件所點起要保育的重要苗頭,到日後(06/07年)的保護天星/皇后碼頭運動,觸發了港人本土意識的開始高漲,大家對現在香港很多方面的不認同,但這些運動又促使到香港人更在意自己的身份。或許我們往再深一層去理解這歌詞,便可發覺它充斥著的沮喪中,也可能藏著不熄的希望(「又再婉惜有用嗎」、「別怕」),於黑暗的深夜裡,亦會有天上的星光。《囍帖街》夾雜這樣複雜的情感,對演繹的歌手來說,本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可聰明的謝安琪揣摩到了一條「中間路線」,她沒有將悲傷放大,而是採用較平和的語調,留給了聽眾不同思考的空間。負責曲編監的Eric Kwok,於前奏內便已為《囍帖街》掛起了「紗簾」,令此歌帶有種朦朧之美,或令人穿越回到那,泛著淡淡金黃色般的舊殖民時代。

周博賢主理的《十字架》,對上了《囍帖街》所帶著的美好「往日情懷」之感覺,是謝安琪繼《我歌…故我在》之後,又一首在音樂和演唱方面,都很能牽動聽眾情緒「跟著走」的抒情佳作。它最後一段Chorus的「提升」設計,仿佛有衝破被自己所建的圍墻的意味,釋放出了要像童年時心沒旁騖一樣,大膽去做大膽去愛的內心情感,但結尾又重現失落的廢墟,踏回到去,猶如屬於自己宿命的軌跡之中。而歌名可理解為溫度,或是角度的《17度》(體現了"Binary"的概念),在一開始時出現的幾粒音,就已經有營造出清晨涼意般的效果;Cousin Fung創作的音樂,有90年代的「都市」風格在,令人想起了林憶蓮以前的歌曲;當中歌詞寫到的「從交叉角度相遇」,又於唱片封套的白色部分,有所體現。謝安琪運用自己的氣聲唱法,更降低了歌曲的「溫度」,表達了與對方交錯過後關係的不再熾熱,例外是插句(橋段)「又想過……時地已過」那處的「閃回」開始,演繹情感能夠配合到所唱的內容變得高漲,也更帶有著林憶蓮的影子。

節拍加速的《私隱線》,其歌名亦是有雙重的含義,你既可按照字面上去理解,或懂廣東話的人,其實會知道它是「癡L線」的粗口諧音,可看作創作人周博賢對噪聲問題的控訴。《私隱線》於批判列車上的「大聲公」不斷「音奸」全車廂人的現象氾濫之同時,也顯露出個人私隱在當下容易被外人捕捉到之問題;它的音樂律動感強烈,後段又被有意地製造出少許迷幻的氛圍,再結合模仿車廂內講電話的混雜噪聲採樣,給人有點眩暈之臨場感。而《烏托邦》較為灰蒙蒙的音樂意境,更襯托出那「沽名釣譽」、「暗箭齊發」,外表儘管包裝燦爛,內裡卻已腐化的社會(歌詞除了謝安琪的一小段所謂"Rap"之外,幾乎一韻到底,再次體現出周博賢擅長的「押韻」之功力);而此首歌內,充滿對現實無奈、無力的感覺,但不知是否出於要表現這種感覺,抑或是錄音的問題(其實《私隱線》已曝露了這問題),它整體上顯得有點無精打采、令人提不起勁,從另一角度來看,是削弱了此首的鋒利性。

至於要數本人較偏愛的作品,其一是讚頌社會小角色的《如花》,由以電結他奏起的「醒耳」Intro,便已很快能帶聽眾「入戲」(可能會有過分的解讀,但我覺得這「出位」、被推前的電結他演奏,或許代表著平凡但又在發光發亮的社會小角色)。而唱出了「只懂跟風不思索笨得很」的《入型入格》,也是有趣、有性格的一首;歌曲採用了相互講電話的形式,像平時的閒談但又跟著一定的節奏來"Rap",頗具新鮮感;而周博賢靈活地又符合歌之內涵所填的詞,跟曲咬合緊密(「十二金釵與貝多芬 魚翅和魚蛋粉」),讓人朗朗上口,像其內的「獨家試菜、十蚊菜同埋我的鐵蓋」,更是能博得大家一笑。到歌名跟《神奇女俠的退休生活》有所呼應的《港女的幸福星期日》,仿佛延續了Kay第一張專輯後段——《一人之夏》內的那種悠然自得、心無牽掛、「平淡卻是最美」之感覺,為滿是苦情歌的樂壇,送來了又一縷清風。

在07年的《鐘無艷》獲得成功之後,謝安琪愈來愈多的作品也偏向了大路的風格,Kay也變得更加地「入屋」。但於此張分水嶺般的專輯內,雖主打《囍帖街》這種頗為「圓滑」的金曲,可你仍能聽到於較「鬼馬」之編排、或較豐富的音樂元素下,專輯所帶著的市井、草根、或很港式的味道;即使屬「年度之歌」的《囍帖街》,亦巧妙借情歌的包裝,來主要說非愛情的話題,以獲得更多的關注和迴響。謝安琪的《Binary》,猶如她愛的茶餐廳,提供糅合香港特色的西式餐飲,也提供親民的魚蛋粉;而Kay和周博賢,依然心裡沒太多旁騖地,沒只懂跟風地,繼續共同入型入格地,展現出不止是二元,而是很多元的音樂面貌。

首選:囍帖街、如花、入型入格
評分:8.2/10

原文刊在作者網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