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張達明

香港法律學者,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 網誌

政經

回應梁振英深夜發文:你是否認識鍾劍華文章提及的江湖人物?

回應梁振英深夜發文:你是否認識鍾劍華文章提及的江湖人物?
廣告

廣告

就梁振英面書上對我文章的回應 (【揑造事實的指控可以是「公允評論」嗎?】),以下是我剛在他面書上的留言:

「謝謝你的回應。

我並不清楚梁繼昌及李慧玲事件的細節,故此不予置評。

就鍾劍華事件,我從你的回應可以看得出,你並不明白香港的誹謗法律是怎樣區分事實與評論,容許我在此向你清楚解釋。

鍾劍華有關文章所舉出的關鍵事實是:

1. 你的「競選團隊出席小桃園飯局」而「與會中有人有江湖背景」。

2. 在2013年8月11日,有「江湖人物拖馬撐梁振英」;「當天,梁振英以特首的身分往天水圍出席居民諮詢大會。之前建制派把所有場內的票差不多取盡。場外則有一位名字響噹噹的江湖叔父輩人物,帶着他的一眾門生撐梁振英,還發生追打示威人士的事件。」

相信梁先生亦不會否認以上是真確的事實。

至於你在回應中列舉的指控(例如: 「第一次政府高層領導要公然由江湖人物幫他們維持秩序⋯」、「梁振英領導的政府要由江湖中人及其門生維持秩序」),在誹謗法律下都應該被歸類為評論或意見,因為這些都是文章作者從列出的關鍵事實推論出來的意見。你當然可以不同意,但正如我在昨天的文章提及,關鍵並不在於該評論或意見是否合理或公允,而是在於評論者是否真正相信他所表達的評論。

至於你在回應中聲稱「鍾劍華在網上的文章指我和「江湖人物」有密切關係」,這似乎並不是該文章所用的字句,而是你個人「對號入座」的演繹。鍾劍華的文章是這樣寫的:「他自己與黑社會或江湖中人有甚麼關係,才是最引人疑竇,而他也從來未有認真交代過的事。這個才是香港人應該向梁振英強調的「紅線」。」我的理解是他就你與黑社會或江湖中人有甚麼關係提出質疑,而並非已經下了一個定論。

事實上,我相信不少香港人(包括我自己)都希望你能夠交代,你是否認識文章所提及的江湖中人,你在過往及現在與他們有沒有任何直接或間接的聯繫? 或者你可趁這個機會公開說明及解釋,以釋除公眾疑慮。

無論如何,即使鍾劍華是指控你和「江湖人物」有密切關係,這也是屬於一種基於上述關鍵事實的評論或意見。

要測試有關評論或意見是否符合「公允評論」這抗辯理由,其實可以很簡單,就是問一問市民大眾,有沒有人會真誠相信你在回應中所列出有關文章對你的指控?若有的話,為什麼鍾劍華不可以真誠相信他所表達的意見呢?

最後,我留意到你並沒有指控我在「天下為公 Wolf-Hunting」的錄影訪問片段中有任何揑造事實的地方,但為什麼你當時又要透過律師發信指控我誹謗你呢?」

1w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