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反釋法遊行案】辯方斥警「殺紅了眼」 拉扯吳文遠施加酷刑

【反釋法遊行案】辯方斥警「殺紅了眼」 拉扯吳文遠施加酷刑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11月反人大釋法遊行中,社民連吳文遠等9人被控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結、非法集結、阻差辦公、襲警等罪名。總督察賈錦林今日(8月28日)繼續作供,稱有信心將吳文遠安全地箍住並帶離鐵馬範圍,不過有示威者拉扯吳文遠,因此警方使用警棍驅趕是唯一選擇。辯方直斥警方為拘捕吳文遠,不惜使用過份武力,是「殺紅了眼」,執法過程使吳文遠及示威者承受劇烈痛楚,指警方是向示威者施加酷刑。

總督察稱使用警棍是唯一選擇 用「最輕微力度」

總督察賈錦林昨日供稱,案發時吳文遠坐在鐵馬上呼籲群眾衝出干諾道西馬路,於是決定拘捕吳。賈今稱,當時計劃使用最輕、確保吳的安全的力度,先扶吳的右手,然後箍住他上身,將他安全帶離鐵馬位置,不過沒有預料其他示威者包括同案被告周嘉發和葉志衍會爭持,於是賈用警棍擊打捉住吳文遠的手,稱用了「最輕微」、「希望佢哋縮到手」的力度。賈又指,當時有需要提升武力層次,用警棍是「非常適合」以及「唯一的選擇」。

賈錦林將吳文遠帶走並拘捕後,收到消息指示威者衝擊警方防線及推鐵馬,於是折返公眾活動區。賈稱目睹推鐵馬者包括同案被告陳文威、林淳軒、林朗彥和鄭沛倫。

辯方指警「殺紅了眼」 總督察否認施加酷刑

辯方代表大律師郭憬憲指,當時均益大廈外的公眾活動區已塞滿示威者,該位置亦不是計劃中的遊行終點,示威者希望沿干諾道西前往中聯辦大閘外請願。被郭問到是否同情示威者欲前往中聯辦的訴求,賈回答指:「訴求在我眼中從來都冇同情,只有可唔可行。」他認為示威者行干諾道西是不可行。

賈錦林認同吳文遠沒有講過「衝出」馬路的字眼,但認為不代表吳沒有呼籲群眾衝出馬路,從吳的手部動作和周邊示威者的反應可得知。郭憬憲指警方不容許示威者到達干諾道西是不切實際,惟賈不同意,並指公眾示威區還未算很擠迫。

郭憬憲續指警方突然從後箍走吳文遠,此舉動會使他錯愕,有可能導致他身體受傷。賈錦林則表示「錯唔錯愕唔係我關注嘅」,並指自己「有信心安全地將吳文遠帶返地面。」

郭播放《明報》新聞片段,指出賈用警棍驅趕爭持的示威者期間,擊中吳文遠的腳。惟郭多次重覆該段影片,賈均稱看不到有擊中吳文遠的腳。直至郭將該動作慢動作播放,賈才稱看到警棍有接觸到吳的腳,但指「我見(周嘉發)縮手就冇打落去。」郭憬憲則指賈錦林「殺紅了眼」,為了拉吳文遠離開鐵馬,不惜一切地使用暴力。賈否認。郭憬憲向賈解釋「酷刑」是指「蓄意地對他人施加痛楚」,香港亦禁止任何人使用酷刑,違反者可被判終身監禁。賈表示明白,但否認向吳文遠施加酷刑。

辯方指警拉扯吳文遠性器官 總督察:只拉扯到衣物

郭續播放影片,指有警員扯吳文遠落地期間,用手拉扯吳的性器官,是施加酷刑。賈則指:「佢(警員)係扯住,但係咪性器官呢,我答唔到。」郭笑說:「大家都係男人,嗰度梗係性器官啦!」賈則指,該警員有可能只是拉扯到吳的褲襠,不肯定是否拉扯到其性器官。

郭憬憲又指,警方拘捕吳文遠的過程使吳和其他示威者感到劇烈痛楚。惟賈回應指「係痛楚,但唔係劇烈」,又指不能代示威者答痛楚是否劇烈,應從傷勢去判斷。郭憬憲無奈問:「你都唔想俾人打掛?」賈則說「我都唔想做違法嘅事」,諷刺示威者違法在先。

對於賈指出動警棍目的是用「最輕微力度」令示威者不再拉扯吳文遠,辯方代表大律師石書銘質疑「打落去唔痛嘅話佢又會縮手?」,指賈是刻意使示威者疼痛,令他們縮手。賈亦同意。

賈曾供稱葉志衍爭持期間企圖搶去警棍。石播放影片,指葉志衍只是揮手撥開揮動的警棍。惟賈不同意。石直斥賈濫用職權,砌詞狡辯,合理化自己不恰當的武力。賈否認。

案件明天續審。

案中兩名被告林朗彥和林淳軒早前分別承認非法集結及煽惑他人在公眾地方作出擾亂秩序行為,兩人毋須上庭應訊。其餘7名被告均否認所有控罪。

記者:黎彩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