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遇上管治瓶頸期的文在寅⋯⋯為何支持率不斷創新低?

遇上管治瓶頸期的文在寅⋯⋯為何支持率不斷創新低?
廣告

廣告

在前總統朴槿惠的親信干政門爆發起,曾經參選2012年總統大選敗給朴的文在寅,在當時即時成為一時無兩的風頭人物,不少選民紛紛轉向他以求改變當時陷入水深火熱的國家。文在寅背負著極高的民望上任,其後管治方面亦頗為順利。不過來到2018年下半年,文在寅開始後勁不繼,批評他的聲音有增無減,支持率亦回落至參選時水平。為何文在寅會遇上瓶頸期?他該如何改善自己的民望?

最近韓國民意調查機構 Realmeter 於八月中就總統及政黨的滿意度進行調查,數據顯示,文在寅的支持率持續下降,截至上個週末,其支持率下跌至56.3%,為他上任以來的最低紀錄,受到連帶關係影響,其所屬的執政黨共同民主黨同樣出現支持率下跌的情況,最新數據顯示其支持率跌穿40%,去到39.6%,回落至去年總統大選時的水平。近年對於文在寅政府的不滿,可謂不斷擴大,不少在南北韓首腦會談時得來的威望,亦逐漸減少。

為何昔日民望極高的文在寅,會出現這種狀況?曾經有相關調查讓受訪者選擇給予文在寅負面評價的原因,佔最大比例的是,不少人認為他對經濟及民生問題解決不力,其次為親北韓傾向使人反感。若回顧最近多項民生措施的改革,這不難讓人理解為何文在寅會讓人失望,導致支持率大不如前。

首先,最近文在寅多項支援勞工生計的政策,出現嚴重的本末倒置及不平衡,令不少民生政策均未能讓工作階層直接受惠。今年最低工資再度上調至7,530韓圜。要改善因通貨膨脹及經濟不景氣而出現的社會問題,單靠上調最低工資根本無助解決問題,不但令通貨膨脹更嚴重,而且令中小企業的生產成本上升而造成負擔。同時最低工資中納入津貼及獎金等範圍,變相剝削勞工利益。再加上最低工資的上調,亦加速就業增長率的放緩,2018年上半年新增就業的數量只有83.6個,少於去年同期的215萬個的一半。

文在寅就業一年,韓國的經濟及社會階層的生活繼續失衡。雖然政府在經濟改革上有試圖支援中小企進行創業,例如提供財政津貼及投資。不過,面對大財閥持續的剝削,中小企的生存空間仍未得到完全的保障。而最近政府亦就此現象提出改革方案,為中小企創業失敗的經營者提供財政援助,以支持日常生活的費用,不過這方案一出隨即被批評為本末倒置的方案,不但縱容失業問題,而且應把資源放在支援創業者守業之上。從這改革方案背後的思維亦可見,近期的民生政策可謂非常強差人意。

最近極度引起非議的經濟改革,是韓國保障老年人口收入的國民年金改革。韓國的國民年金制度,猶如香港的「強積金」,於1986年實施,只要是18歲至60歲,每個月僱主會在薪金中扣除9%,並由公司與個人各分擔一半以作供款。根據現行法例,過了退休年齡60歲就以申領年金。不過,在早前的韓國年金公團(IPS)預測指出,韓國的國民年金基金庫會在2042年出現缺口,甚至在2057年耗盡,比早前預測的2060年提前了3年。根據文在寅政府提出的改革方案,就是把年金供款由9%提高至11%,還有延遲申領年金年齡至65歲。此方案可謂「治標不治本」,除了供款讓上班族的生活負擔增加之外,還透過剝削他們的利益,去保持國家其一金庫的運行。這義務性的供款出現負面預測,文在寅政府卻無力平衡各方的利益,成為一個很大的政治挑戰。

文在寅在參選總統期之間之所以民望高企,是因為朴槿惠遭彈劾後,令不少老年人對右翼政治人物失望,從而希望有一個支持民主自由的同時,以民眾利益為先的人成為新總統。文在寅正正背負著這些期望當選。只可惜他就任一周年,民生政績的確欠奉,而且在其實力只能在南北韓關係上發揮。再加上近期不少執政黨的議員及知事的醜聞,又得到檢法機關的縱容,這亦無疑令人懷疑文在寅政府如何透過保護「自己人」,來鞏固黨的實力。不但在民生問題上令人失望,在政治上亦開始出現偏頗及不公的情況。

近來文在寅的表現亦的確令我失望,縱使成功促成南北韓重新建交,但在國內的民生問題之上,沒想到文在寅真的成為了「盧武鉉2.0」,繼續縱容及傾斜於商家及大財團。所以,他遇上的政治瓶頸期要得到解決的話,就必須重新考慮如何「以民為本」、「國民優先」,不但要保障大多數人的生活質素及利益,同時讓韓國經濟得到更多元化、更穩固的發展,讓低下階層能夠享受更多經濟成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