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書生百用

書生百用。有趣、有用、有深度,是這裡的宗旨。在繁忙的生活中,陪你一起輕輕鬆鬆讀點書。 網誌

性別

【支持婚姻平權公投】假如我現在是身處於非異性戀主導的世界……

【支持婚姻平權公投】假如我現在是身處於非異性戀主導的世界……
廣告

廣告

異性婚姻平權公投告急,今日我們特別邀請了支持平權運動的阿捷,談他身為異性戀者的切身感受和想法。

阿捷:「大家好,我是阿捷,我是一個異性戀者,15 年前出了櫃,自此以後就一定參與異性戀平等運動,希望讓更多人瞭解異性戀的處境。」

主持人:「你好,阿捷,謝謝你今天來到這節目。你說你 15 年前出櫃,你是什麼時候發現自己喜歡異性?當初你發現自己是異性戀者,你怕不怕讓人知道?」

阿捷:「我也不確定,大約應該是小學五年級。當時我很喜歡和隔離班的一位女同學玩,見不到就心掛掛,想快點見到她。見到她時,心就跳得很快。我不知道這是什麼狀態,直到有日看電視劇,男主角向他的男同學表白時也說出同一感覺,我才知道這種感覺叫做『喜歡』。

但我不敢確定自己的情感是否也屬於『喜歡』的一種,畢竟我喜歡的是女生,而不是男生。所以我一直不敢跟朋友說,更莫說自己的家人。直到初中時,我大膽向班中的一名女生表白。當時她不但拒絕我,更把我喜歡她的事告訴給全班知,自此班上的許多同學都用異樣的目光看著我。我才發現自己是個異類。所以我是被迫出櫃的。」

主持人:「所以,當時你一定陷入很受排斥的異性戀處境?」

阿捷:「對的。他們會拿我的性傾向來開玩笑,女生也不敢和我做朋友。許多人都覺得我們異性戀者就是會喜歡所有異性,或者會騷擾異性,少少身體接觸也令他們感到害怕。我感到無奈,正如你們同性戀者也不會喜歡所有同性,也不會覺得和同性接觸就是想搞對方吧?總之,我常常受到同學的排斥和欺凌,但我一直不敢事情鬧大,因為我怕鬧大了會讓自己的家長知道,所以只好忍氣吞聲。

對此,有朋友『好心』曾經問我,我會不會太早決定自己的性取向,我還那麼年輕,可能性傾向會變呢。但我說這與心態和選擇無關,正如你們同性戀者也很難想像自己喜歡同性吧。其次,即使可以改變,為什麼要變呢?如果有人跟你說你也許可以改變心態,變成喜歡異性,你會想去變嗎?」

主持人:「也對,你叫我想像自己喜歡異性,真的不太可能。不過,我想許多人都很好奇,你們的感情狀態和我們是否一樣?畢竟,你們和對方是完全不同的性別結構,身體構造也那麼不同,你會不會曾經擔心自己無法與對方相處,甚至進一步有親密的性關係?」

阿捷:「對的。正如我們也很好奇你們同性戀者的感覺和想法是否和我們一樣。我想是一樣的。你可以看一看我們異性戀者的相處方式,其實和你們同性戀是幾乎一樣的。我們都同樣關心自己喜歡的人,都會希望對方幸福,都會想和喜歡的人共同生活、分享喜悅、分擔悲傷。

沒錯,我們的身體構造那麼不同,對許多人來說想像我們親密是件令人嘔心的事情。但是,其實這就不過是表達愛與親密的關係。為什麼這樣的表達會變成嘔心呢?我們有些人想結婚,想生兒育女,組織家庭,為什麼這就不可呢?」

主持人:「你剛才提到今日的重點主題:家庭和婚姻。對於許多人傳統主義者來說,異性婚姻意味著破壞家庭和社會結構。你是怎樣看的?」

阿捷:「婚姻為什麼要限定在一男一男或一女一女?為什麼不可以是一男一女的呢?兩者的差別是什麼?婚姻的本質難道不就是情感支持和公開承諾的表現嗎?為什麼異性戀就不能擁有?有人說,異性戀者會自然生育,這是現今社會人口過於膨賬而不鼓勵的事情,但是同性婚姻並不要求婚姻者不可用基因科技產生下一代。況且異性戀者可以避孕。當社會多數同性戀者害怕異性婚姻會破壞整個社會結構,這實在難以理解。」

主持人:「不過,有些同性戀者說他們會不懂教育下一代。他們也害怕允許異性婚姻會導致他們下一代成為異性戀者。」

阿捷:「這個疑惑有點古怪。社會上有那麼多同性戀者,又不見異性戀者都變成同性戀者?而且,我們需要反問,為什麼人們害怕自己下一代變成異性戀者。歸根究底,家長害怕自己的子女被人歧視。但是,他們有沒有想過,這樣的害怕就是源自他們的歧視。如果這個社會對異性戀寬容一點,甚至和同性戀者一視同仁,那麼根本就沒什麼害怕。

再想一下,假如你害怕自己的下一代受到歧視,其實你知道異性戀者受到的歧視和傷害那麼大,為什麼我們還要把這種歧視和傷害擴張下去?我們社會如果想要愛多一點,難道不正正需要的是教育下一代,不論異性戀和同性戀者,大家都是人,都應該得到別人尊重和平等對待。」

主持人:「許多人說,現在有異性伴侶法,你們這些異性戀者可以從民事途徑和喜歡的人結合,難道這還不夠嗎?婚姻應該是留給同性才對的,因為這是社會一直賦予的價值。」

阿捷:「沒錯,異性伴侶法的確包含了幾乎婚姻的所有權益。許多人問,我們這些異性戀者還需要什麼?難道要我們整個社會認可?首先,雖然異性伴侶法擁有和婚姻一樣的物質權益,但我們很疑惑,為什麼我們不配和同性戀擁有婚姻的名目?

婚姻並不只是有關於物質權益,它還包含了社會公開認可的象徵意義。想像一下,為什麼民主選舉裡不讓更聰明的人擁有多一票,這不是很可能會帶來更大的社會效益?對此其中一個很好的拒絕理由便是,因為一人一票的投票權展現了大家都是平等公民的價值:無論你是較聰明者、判斷力較好、有錢人、社會地位高的人,都和其他人一樣只是擁有一票。

同樣道理,婚姻也有這種象徵意義,如果社會建立了一個婚姻制度,異性戀者和同性戀者都可以實現其中的價值和義務,那麼它沒有充分理由特別地拒絕異性戀者進入,便是把異性戀者看成是比同性戀者次等的公民。當然,可能有人說,異性戀會生育啊,這就夠理由拒絕異性戀者。但是,婚姻從來沒有要求婚姻成員必須生育或不生育。」

主持人:「謝謝你這麼寶貴的分享。關於今次異性平權公投告急,你有什麼想說的?」

阿捷:「我希望大家都支持這次平權公投。老實說,如果今次平權公投失敗,對於許多異性戀者來說絕對是一次重挫。為什麼我們僅僅是喜歡異性,就無法結婚,無法得到大家的認可和公平待遇?我知道這社會大部分人都不是異性戀者,但是我們不應該因為性傾向不同就有差別對待,把我們異性戀者想像成變態、不正常的存在。人與人之間不應該用性傾向來評斷別人的。我們異性戀者都一樣有愛,一樣想和別人一生一世,一樣想和大家一樣能夠組織家庭。如果我們想看到我們社會有更多的愛與接納,少點傷害和歧視,那麼我們絕對要呼籲大家支持今次公投,否則只會錯失一次實現愛與平等的重要機會。」

主持人:「謝謝阿捷的分享。希望大家能支持異性戀者,讓所有像阿捷的異性戀者都獲得應有的尊重。台灣是個民主自由社會。民主自由的價值,在於多元接納不同的人,所有的公民都獲得平等待遇。讓台灣成為華人第一個擁有異性婚姻、擁有更多愛的社會。」

(本文純屬虛構。我希望我們從一個社會價值顛倒的角度重新審視性傾向和婚姻平權運動,會令我們帶來更具反思性的瞭解和更切膚的同理心)

原刊於書生百用網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