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劣幣驅逐良幣】良景反圍標影子功臣談法團辛酸史

【劣幣驅逐良幣】良景反圍標影子功臣談法團辛酸史
廣告

廣告

屯門良景邨業主6月初逼爆業主大會,以近八成反對票合力推翻造價高達約4600萬的天價維修工程。良景居民權益關注組發起人 、屯門社區網絡的成員王德源多番在媒體前強調沒有街坊團結,反圍標絕不會成功,究竟他的謎樣戰友是誰?主流媒體一直鮮有討論。今次《屯們誌》找來其中一名影子功臣、街坊基哥,從另一個角度大談良景邨法團軼事。

● 隱世元老出山 孖青年與師奶抗法團

看似尋常街坊的基哥原來來頭不小 。在良景邨法團成立之初,他是其中一位委員,但已淡出法團事務多年。今次出山,基哥指源自某日被老街坊拉著道:「你今次唔理唔得啦!」老街坊口中所指就是造價4000多萬的維修山坡及裝修大堂工程。基哥翻開法團的報價及文件,「發覺唔對路」。他質疑,文件中七間斜坡修葺公司竟有四間從沒維修斜坡經驗,是次斜坡工程內容大部份更屬日常維修保養項目,根本毋須枉花數百萬。至於豪裝大堂,他直言與其注重大堂外觀,不如花費處理經常壞的升降機,以確保升降機在最佳狀態下運作,保障居民安全。更直斥在30年大維修前花掉大部份維修基金是非常不智。

● 活用市井技巧 遊說政府與議員

於是,他四出奔走接觸不同的區議員、政府部門講述事件問題。一遇街坊就呼籲他們出席業主大會,一起推返天價工程:「唔好比授權書我呀,一定要親身去開會」有街坊反應已交授權書給別人代為投票,基哥更道:「開會前都可以問佢拎返授權書」希望街坊們明白,自己地方的事不能假手於別人。他更笑道最重要是說服到師奶朋友,師奶團在屋邨的影響力,非同小可。資歷深厚的他更活用多年行走江湖的技巧,以退為進,請手握公屋租戶業權的房署「支持」工程,並絕不可投棄權票。過程中,他遇上在良景邨做地區工作的年青人王德源。兩人分工合作,利用自己的網絡,動源所有人脈。後期反圍標大聯盟、民主黨尹兆堅、當區區議員黃麗嫦亦有協助。最終,一眾街坊逼爆6月3日的業主大會,而房署亦投下反對票,合力推倒天價維修工程。(編按:良景邨是一個1988年入伙的公營屋邨,房署於2001年出售公屋及街市後,成了混合公屋業權的租置屋邨,而手握約2300個單位的房署便是大業主。)

● 曾任法團委員 揭法團秘聞

在小業主推倒圍標的勵志故事背後,基哥卻曾背負被法團劣幣驅良幣的失意。眼前身型瘦削的基哥,一邊喝著啤酒一邊說起上半生 的經歷。基哥曾任兩屆法團委員,他稱起初兩屆良景邨法團盈餘達2000多萬,更一度「還富於民」曾免一個月管理費。 但好景不常,法團事務經常以授權票形式處理,無論更換新法團、新主席、甚至管理公司,都由手握較多居民授權的一方勝出,繼而換取看得見和看不見的利益。

●「地磚事件」 遭恐嚇 一度灰心當愚民

基哥後來更因「地磚事件」被換走。出身工程界的基哥,明白工程公司不是開善堂,絕無可能要求對方一文不賺。「我伸隻手出嚟,你咬啦,但咬到出血,我就必須還手!」當年,他反對法團在維修工程使用貴兩倍的地磚,力陳市面上有價格 低近半的優質地磚。惟手握授權票的法團一意孤行, 期間更受到不明人士的口頭恐嚇,他曾向警務署、時任律政司黃仁龍投訴,惟證據不足事件不了了之。隨地磚方案被否決,他已無心戀戰,終被換走。此後,他更淡出公共事務。法團長年是兩派勢力必爭之地,基哥強調今次反圍標事件再站出來,只代表自己,不代表任何組織。問到怕不怕再度被不明勢力威嚇時,基哥反問:「驚就唔做,香港仲有冇公義?」

● 燙手山芋 法團無人敢接

今次成功推倒天價工程後,於基哥眼中未來仍是福禍難料。要團結街坊已經不容易,但若要長期根治法團謀利惡習,建立一個公平公開的法團更是困難。每當探討籌組新的業主立案法團,當天積極參與的鐵腳師奶團往往耍手擰頭:「唉呀,基哥你做,我哋監察你。」基哥指:「個個都話唔好搞我,邊個敢做呀?」原來,勵志故事的背後,是一團無人敢接的燙手山芋,至今仍無人能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