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申訴專員報告揭食環街市亂象 租金不公世襲牌照空置廿年浪費公帑

申訴專員報告揭食環街市亂象 租金不公世襲牌照空置廿年浪費公帑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食環署街市管理亂成點?申訴專訴專員公署主動調查食環署公眾街市攤檔租務管理,發現多個問題,包括相近攤檔租金差距可達90倍;逾七成攤檔可以「世襲」,不需重新投標;同一承租人亦可租用多達逾20個攤檔,違反指定用途作儲物亦無人執法;大量攤檔凍結不予出租,部份長達20年。申訴專員劉燕卿形容情況極不理想,促食環署全面檢討。

目前食環署在全港管理99個街市,雖然對外聲稱出租率達90%,但其實問題多多。申訴專員公署報告指,街市攤檔「租出多門」,共有四款租約,包括市政局及區域市政局制訂的租約,2000年兩局解散後,食環署分別在2006年至2010年應用的「舊租約」及第四2010年8月沿用至今的新租約。

租金曾凍結19年

公署指不同租約安排令攤檔的租金差距大,並不公平,部份面積相近、售賣貨品種類相近的攤檔租金最低及最高可分別低於200元及近13,000元,相差90倍。公署指攤檔來源不同,包括收回流動小販牌照後獲發的攤檔牌照及公開競投。前者無須公開競投,亦只須繳交特惠租金,可低至市價的10%至50%。後者雖然作公開競投,但亦可能會低於市場價格。

公署又發現食環署租金調整機制並不合理。1998年前,兩個市政局會每年調整租金,但在1998年因金融風暴減租三成,並凍租19年至2017年6月30日,期間所有攤檔的租金均維持不變,連原本只獲三年特惠租金安排的檔戶亦在19年來均只繳交極低的租金。食環署在2017年後按「消費物價變動率」水平調整租金,但公署指有關水平低,落後於市場。

自動續約無須競爭

在檔戶續約安排上,公署批評食環署一般批准續約,不會將攤檔再公開競投,並獲准沿用原有租約。公署指逾七成攤檔是低於市場水平,與「自動續約」無分別,減少其他公眾人士競投的機會及原有攤檔進步的原動力,降低街市的整體競爭力。公署又批評,大部份攤檔容許繼承,只有2010年後簽署新租約的攤檔不准繼承,餘下三款舊租約共佔61%、7,874檔均可繼承,等同「世襲」,影響經營權的開放。

不限承租攤檔上限製造壟斷

公署又質疑食環署不限制承租人在同一個街市租用攤檔的數目,有人佔用23個攤檔儲物,又有兩個花店店主佔用34個攤檔出售花卉,令街市被濫用,大幅減少市民選擇。

上層變貨倉
2015年獨媒曾刊出「街市更新系列」,其中油麻地街市二樓所有攤檔全部關門不營業,有檔戶指該處實際是街外檔戶的貨倉。

逾千攤檔凍結不出租

公署亦批評,食環署凍結1,193個攤檔(佔整體8%),其中五個街市被凍結的攤檔丟空4至23年,浪費公共資源。公署以元朗同益街市為例,區域市政局在1995年凍結出租以準備翻新,2003年及2005年食環署提議進行防滲工程,但因檔戶反對無法進行,至2016年食環署仍未完成防滲工程,逾200個攤檔丟空20年。公署認為,攤檔如因個人利益反對,食環署亦基於公眾利益推行工程。

公署促制訂有效的租金調整機制,令公眾有更多機制參與競投街市,並設立資料庫備存繼承單位的資料,按個別街市就個人別承租人可承租單位設定上限,並統一租約。

申訴專員劉燕卿認為情況極不理想,食環署對街市的管理有違公平及開放原則,檔戶經不同途經承租,租金差距可以非常之大,但最終物價卻相距不遠。劉燕卿亦批評自動續約及世襲問題,令攤檔變成私人財產,而同一承租人租用多個單位,令消費者選擇減少。劉燕卿批評食環署管理街市制度諸多漏洞,過去五個年度虧蝕逾16億,認為街市租金水平太低,不少均低於差餉物業估價署估價,認為需制訂全面、有效的租金評估機制。

IMG_7759
圖:申訴專員劉燕卿

獨媒記者問到攤檔的特惠安排歷史,源於部份流動小販牌照基於社會福利理由批出,當年收回其牌照時將其遷到街市。劉燕卿指了解特惠安排設立原意,但認為只應是過渡安排,為了公平健康的市場,認為特惠安排制度應予改善。

對於是否違反《競爭條例》,劉燕卿指要交由競委會評論,公署未有任何研究。劉燕卿指多少街市已經老化,食環署應在新租約條款加入翻新時可搬遷攤檔等條款,她又形容因工程受阻而凍結出租攤檔逾20年是「匪而所思」。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