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運動公社

發佈和討論有關運動與政治/社會/經濟的議題 https://www.facebook.com/sportscommune 網誌

體育

為何歐鎧淳的動機不是保護隊友?解讀歐聲明的另一種邏輯

為何歐鎧淳的動機不是保護隊友?解讀歐聲明的另一種邏輯
廣告

廣告

歐鎧淳及其他香港泳隊成員那個痛斥媒體報道失實的Facebook Status一出,想不到網上輿論極度一致。

只要是反對派的,管你是社會主義左翼還是右翼本土,幾乎都只有負評。雖然沒有做過正式統計,但感覺上群眾反映如此負面,有兩個主要理據。一種理據是咬牙切齒地痛斥歐鎧淳甘願護短,為特權精英說話。另一種理據較溫和,是慨嘆游泳名將也要屈服於權貴之下,要寫一段自己不想寫的話。

冷眼看著網絡動態,即想起許寶強日前在明報訪問中提出,在「極權臨近」和民粹主義風行的時代,我們更要擴展生活的可能性。

為甚麼會想起許寶強這訊息呢?因為網絡的主流民意,就是民粹主義中思考可能性變得單元的體現。歐鎧淳本是形象正面、為港爭光的運動員,於是她被視為「我們人民」的一員。當人民不滿泳總/港協暨奧委會的「特權精英」私相授受時,「人民偶像」突然站到早已毫無認受性可言的「特權精英」那一邊,怎會不震撼?於是,一些人選擇指控她出賣人民;另一些人則選擇相信她仍然是人民的一分子,只是被太過可惡的特權精英逼到要發言表忠。

之前讀Jan-Werner Muller那本叫《What is Populism?》(由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出版)的新書,其中一個主旨就提到,民粹主義的特質就是將世界看成是道德高尚的人民和道德墮落的精英之間的鬥爭。在民粹主義這框架下,你一定要是兩個正邪陣營的其中一員。大家對歐鎧淳是狠批還是同情,分別就在有的人認為她已在人民的對立面,有的人盼望她「仍」是在人民一方。

但事情一定要用這框架來理解嗎?歐鎧淳和她的隊友真的不可以因為團隊精神而發出那聲明?歐鎧淳真的不能與因此事受壓力的運動員有私交,所以發出聲明?歐鎧淳是否真的沒有可能真心認為遴選機制沒有重大瑕疪?

民粹主義就是將這些可能性排除在外。歐鎧淳最後只能是屈服於權貴下的天使,又或者是惡魔之一。沒錯,那篇聲明連基本理據都沒有,實在是極度難看,對深化討論毫無幫助。歐鎧淳也可能真的是腐敗精英的一員;歐鎧淳也可能真的是被逼屈從的人民。但如果我們沒有被民粹主義限制自己的思考空間,歐鎧淳大概可以不用成為新一位民粹主義的受害者。

文:Wing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