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前線科技人員議政小組

我們是一群關心時事的前線科技人員,希望聚集志同道合之人,以科技人員的技術和觸覺,為業界,為香港發聲。 歡迎所有從事科技行業的有心人加入我們。 網誌

政經

香港「缺水」的謎思(之一)

香港「缺水」的謎思(之一)
廣告

廣告

文:李妙梨@前線科技人員

六七十年代,香港出現「制水」,更因為不夠水,當時大興土木興建了十七個水塘,成為香港重要的水資源,還有不少人常常提到最後方案:向中國購買東江水,解決「缺水問題」。可是隨著科技進步,歐美國家及日本都在找尋或相繼應用新水源時,我們有沒有思考過:香港是不是仍要大量購買東江水呢?而我們的水資源管理系統又是否完善呢?

最近讀到不少有關水資源管理的資料,發現了大部分「缺水」或將面對水資源短缺的國家或地區,都只是欠缺一套完善的水資源管理系統,而完善的水資源管理系統,並非一個食水安全法就足夠。以歐盟的水資源管理系統為例,就有一個 water framework directive, 所有會影響水質及保護不同水資源(如 surface water(地面水)、groundwater(地下水)、bathing water(沙灘水及非飲用水).....等)都在這條 water framework directive 之下。此外,同農業發展、坭土、工業污染、污水處理⋯等,還有環保 directives ,怎樣做好源頭減廢、化學物質應用及監管都在 framework directive 範圍內。

再回到香港,莫說未有 water framework directive,連最基本的食水安全法都欠奉,所以難怪 2015 年時,星加坡學者,Professor Asit K. Biswas 曾經指出香港的水資源管理方法相當落後,如果香港政府再不肯承認現有系統的弊病,很可能會出現比鉛水更嚴重的食水危機。

而根據 2010 年的立法會文件,曾提及香港沒有可持續的地下水資源。但在 2015 年,就有一個香港大學的研究顯示,吐露港附近就可能有 3850-6850 mcm 的地水儲備(幾乎同我們每年購入的水量相若,如果可以保護當地的生態環境,地下水是可以持續補充的)[1],可惜當時未有再進一步研究,去探討水質⋯等。直到 2016 年,一位加拿大學者,Dr John Cherry 在香港硏究地下水水質[2],發現香港不單沒有詳細的地下水研究,更發現香港地下水竟然已被污染,由於經費有限,未能找到污染的根源,只是推斷有兩個可能:1. 六、七十年代的工業污染。2. 香港的污水系統老化,污水滲漏入坭土,再污染地下水。

地下水一直是歐盟國家的重要水源,主要依賴地下水為食水的國家有奧地利、丹麥⋯等。德國及荷蘭都有七成食水是地下水,連日本都有百分之十三的食水是地下水,所以如果香港可以改善地下水水質,更採用歐盟的水資源管理方法,地下水也有可能成為我們的重要水源儲備。

在全球極端天氣影響下,為了未來仍然有足夠的食水,香港需要進行大規模的本地水資源硏究,同時還需要找出其他地下水源,更一定要找出地下水的污染源頭,避免及減低地下水污染,去淨化和保護這個珍貴的水資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