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勉一

1997年,香港由舊殖民地變成新殖民地,但所有東西都變得更惡俗、更無賴。 網誌

生活

關於喜茶,我想說的是

關於喜茶,我想說的是
廣告

廣告

北上深圳工作的時候飲過一次喜茶,那時候我不知道那是什麼名物,只是工作累了,路過買來飲,不用。那只是賣幾十人仔的一杯茶,上面加了一層很creamy的東西。

後來我在網上看到喜茶門外排長龍的照片,說在一些城市要排幾小時才能買到。

看到的時候,我心想,難道你們的人生平價得只值得用幾小時來排隊買一杯茶?那就是你們的小確幸嗎?你們的人生沒有其他有意義的事情了嗎?難道排幾小時買到一杯茶就是你們的人生成就嗎?

後來我在網上一直挖(其實只是勤力地Google和百度),我隱約感受到一點點的鱔味。雖然我從來沒有低估人類無聊和無思考所以人排我又排、浪費人生幾個小時買杯茶還覺得自己人生很成功的程度,可是我真的覺得那些在不同的媒體出現的「幾小時人龍」的奇怪。

其實很多企業也有請人造勢,例如請打手公司買粉絲給like、請人扮新人歌手的粉絲、請人在飲食App 打分數和寫正評之類的。

那些不同媒體同時吹噓的排隊幾小時,有沒有古怪呢?我很好奇。不要告我誹謗,我只是好奇,也不排除中國有那麼多人生沒意義到這程度的人。

聽說這東西要來香港開店了,我也很好奇,究竟香港人能夠接受浪費人生到什麼程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