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生活

韓劇《火星生活》:成功改編之處在於「在地化」,還有以意識串連劇情

韓劇《火星生活》:成功改編之處在於「在地化」,還有以意識串連劇情
廣告

廣告

久違了「拍手叫好」的感覺了,因為2018年的韓劇來到現在,一直未有一齣我能夠給予滿分。直至看過《Life On Mars(火星生活)》後,終於能夠有一齣讓我看得心服口服。編劇的巧筆絕對令這翻拍之作生色不少。

一名刑警在追查「指甲油連續殺人案件」時,因被兇手的襲擊而幾乎死亡,醒來卻是1988年。本以為是一個穿越時空的故事,但劇情舖排上編編告訴你不是這麼簡單,而是一種關於潛意識、夢境的心理探索。刑警在三十年前遇到的人與事,均是真實無遺的歷史,就算有他的介入,都沒有改變到歷史。而當中劇情的巧妙之處,一邊反映刑警如何在1988年的時空與搭檔表現默契查案,還有逐漸把現代的殺人案背景抽絲剝繭,貫徹地了解前因。劇情縱有些少瑕疵,但意念及佈局上可謂高分之作。

此劇的成功之處,是改編英劇的同時,亦能將時代背景設定得非常本土,容易讓本地觀眾產生共鳴。80年代的韓國,除了在多部談及民主運動的電影之外,小論述上還未包括得到,而這齣劇所設定的場景、人物服飾、城市面貌等,均能真實呈現韓國80年代的風貌,在觀念上亦設定得到位。現今世代性別平權的意識很高,但三十年前的韓國,男女不平等的問題相當嚴重,在此劇中亦有呈現出來,如劇中的女主角經常被其他男警員吆喝,為他們斟茶遞水、送信派件等。80年代的多種社會風貌,都非常仔細地呈現出來,成功令翻拍的元素,變得彷如原創般自然。

要呈現韓國的80年代,不但會提及到民主運動,圍繞這議題的論述都有在劇情舖排中展現出來。1988年為確立民主制度後一年,舉辦漢城奧運的前夕,卻未見韓國社會有充分的自由及人權。劇中的釜山為主要場景,還有為了讓漢城奧運順利舉行,有夜間的演習、還有囚禁知識分子的精神病院或福祉中心,這些均為歷史中有真正發生的情況。1975年獨裁者朴正熙為了「整頓市容」,就下令警方及地方官員「清洗」街上的不良份子,直到1986年,不少孤兒、流浪漢、小販、傷殘人士及異見人士更被拘捕,並帶到不同的「福祉院」或「精神病院」,釜山的「兄弟之家」正是著名的例子。這些可謂「人間地獄」,皆因內裡的暴力行為絕對不能想像,而且更受到獨裁政府的嚴密監控。

在韓國的80年代,不只是以上涉及社運的事跡被寫進《火星生活》中,警權過大在此劇中都有反映出來,看看他們對嫌疑者的審問態度,就知道是什麼一回事了。還有80年代驚動全韓國社會的「池康憲逃犯挾持人質事件」,真實中的他對著警察及記者大喊「有錢無罪、無錢有罪」,成為了形容大韓民國的金句,而在劇中亦有呈現出來。一方面在呼應史實,亦讓我們細心思考現今的韓國社會有否進步。

《火星生活》可謂近年改編劇中最出色的一部作品,不但「在地化」有助產生共鳴及追看性,而且亦能讓我們用另一角度了解80年代的韓國,除了「光州事件」及「六月民主運動」外還存在什麼令人值得深究的史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