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當「國家領導人」梁振英留言

當「國家領導人」梁振英留言
廣告

廣告

題為編輯所擬,文章為編輯轉載。

「國家領導人」梁振英在我的面書專頁帖文,問我是否反對港獨,我回應說現在要討論的,不是那麼簡單支持與不支持,而是要知道為何港獨會在香港出現。支持的要知道,反對的更加要知道,好對症下藥。他再在自己的面書專頁帖文,以我沒有正面回答,就說我是港獨的潛藏力量。

可能我是太高估了自己,以為我的立場已是很清楚,梁先生必已知道,故也不浪費時間重覆觀點。我一直的立場,也是當我到台灣參與論壇後被特區政府譴責時,多次公開說的立場;如在我最新的文章是如此寫:「我重申我的立場,香港現階段是沒有條件實行自決或獨立,故我在現階段是不支持自決或獨立,也不會組織或參與推動自決或獨立的行動的。因此,請中共及它在香港的代理人們,不要再羅織罪名說我在攪港獨。」

這次梁先生又再為我正名了,因他也沒有如一些人說我現在就已透過言論或行動去支持港獨,而只是說我是港獨的潛藏力量而已。潛藏者,即未有在現在此刻表明出來,包括了言論。潛藏的意思應是潛藏在思想中。

我不會回應我是否真如梁先生所說的是港獨的潛藏力量,因那是人的思想自由,是絕對的禁區,梁先生是絕對沒有權力去干預的。即使言論自由有界限,但思想自由是絕對的,沒有人有權也沒有方法不准人去思想甚麼的。就算我真是港獨的潛藏力量,難道梁先生可以把我拉到一個「再教育營」去把我「洗腦」嗎?即使他真的有權把所有有港獨意識的人都拉去「再教育」,港獨意識就可以消失嗎?

我分析港獨就是要指出這種港獨的思想,已在不知不覺間在香港產生及擴散開去。無論你支持或不支持港獨,這是一項不能迴避的事實。

我也不用多說港獨與吸毒是如何的比喻不倫,我只是要指出當年毛澤東主席在特定的政治及歷史環境下,也曾推動湖南獨立。我只是一名學者,不是「國家領導人」,做學術分析的時候,不敢排除所有可能性,只能如我的立場說,客觀地看,現階段是沒有港獨的條件。在未來的那一天,情況會否不一樣,我難以預知,故也不作無謂的決絕式政治表態。正如我知梁先生不是基督徒,在短時間內可能也不會成為基督徒,但我不會斷然說,在梁先生離世前的一天,他不會感受到基督的大愛而成為真正的基督徒,擁抱愛與和平。

只有在專制的社會才會迫人二元表態的,現實是遠複雜得多,這也是為何我會提出應該就港獨進行公開的社會辯論,但看來梁先生是沒有興趣的了。

廣告